生活太复杂?你该来这里看看

凤凰联动 2017-08-11 10:34:22
蜀山悠居

文/司羽酱

我尝过泉水的味道,闻过岩花的香气,听过热闹的戏,唱过无终的曲。——云姑
 
 蜀中有一女冠,自封“涉世遗人”,生在川南小镇,长于观音堂下。求学岭南,客子兴阴诗卷里,也认他乡是故乡。她自幼生在烟霞,不喜儿女情长,所以在乙未年入了青城拜师学道,成为了全真龙门派丹台碧洞宗第22代玄裔弟子。她长居山中,偶有闲情,便记叙些痴语,久积成册,著成一本《居山而行》。


“90后第一女冠”、“全真教”这几个标题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个人是有点抗拒的,因为这样听起来会让人以为这是一本道教玄学书,尽是讲一些道教奥义,不好此道的人可能会迷迷糊糊看不懂,后来看了介绍,才知道是讲一女道人的山居生活,让人一下子想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来。

初初翻开此书时,我误以为打开了我的童年,乡下山野间的稻田,祖屋后的村庙,也有间观音堂,每逢节庆,父母长辈总要收拾一些纸钱香火前去拜祭,祈求来年的丰收与幸福,也有同书中云姑记叙的那种抬上亲人的尸首,吹吹打打,哭着低泣着,放着哀乐走上山去,自此魂归大山那般的场景。


我的童年仿佛与这个90后女冠重合,除却她的大伯、五伯甚至爷爷都是道士,她最后也入了道观
蜀山悠居

文/司羽酱

我尝过泉水的味道,闻过岩花的香气,听过热闹的戏,唱过无终的曲。——云姑
 
 蜀中有一女冠,自封“涉世遗人”,生在川南小镇,长于观音堂下。求学岭南,客子兴阴诗卷里,也认他乡是故乡。她自幼生在烟霞,不喜儿女情长,所以在乙未年入了青城拜师学道,成为了全真龙门派丹台碧洞宗第22代玄裔弟子。她长居山中,偶有闲情,便记叙些痴语,久积成册,著成一本《居山而行》。


“90后第一女冠”、“全真教”这几个标题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个人是有点抗拒的,因为这样听起来会让人以为这是一本道教玄学书,尽是讲一些道教奥义,不好此道的人可能会迷迷糊糊看不懂,后来看了介绍,才知道是讲一女道人的山居生活,让人一下子想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来。

初初翻开此书时,我误以为打开了我的童年,乡下山野间的稻田,祖屋后的村庙,也有间观音堂,每逢节庆,父母长辈总要收拾一些纸钱香火前去拜祭,祈求来年的丰收与幸福,也有同书中云姑记叙的那种抬上亲人的尸首,吹吹打打,哭着低泣着,放着哀乐走上山去,自此魂归大山那般的场景。


我的童年仿佛与这个90后女冠重合,除却她的大伯、五伯甚至爷爷都是道士,她最后也入了道观,而我仍在俗世沉浮,看不破这红尘世事。她有闲情逸致在山野间徜徉回忆那纯朴的童年乡间,感慨城市化后家乡的变迁,而我忙得没有时间吐槽故乡恶俗的商业广告,被柏油铺满遮盖的青石小路,没完没了的汽车噪音。有时候真想这么不管不顾地隐居去,出家听起来太脱俗了不适合我这样爱吃肉百无禁忌的粗人,想什么也不管地过自己的悠然生活。


然而现实总是太现实,人很难真正脱离这个红尘,脱离那些俗事。书中云姑提到出家以后,舅妈劝她找个对象,找个可心的人,不至于孤独一生,云姑本人不置可否,觉得一人独居于山林也很好。我佩服她这种勇气和毅力。

在我决定“注孤生”以后面对父母亲人的劝诫、警告,意味深长的眼神,我产生了巨大的动摇,也许我还没有准备好真正地面对孤独,家庭、社会对我的影响也很大,但她的文字给了我力量,那种坚持到底终得悠然的惬意真令人向往。

《居山而行》有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封面装帧,画面设计看起来很舒服,书脊装订能平摊起来看,书页不会翘起来,个人认为这是书阅读最舒服的状态。


 “他日故人能忆我,青衣云履埋枯骨。”她在心中过着一种“断舍离”的极简生活,与青山遥相望,每个人的生命各有其运行轨迹,实在是强求不得的。

也许某一天,我们踏上蜀道,沿着山路缓缓而行,会遇到这个带着山情水意的女道人,与她一起看看这红尘俗世,聊聊那老子道学。如此,甚好。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凤凰联动
作者凤凰联动
294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凤凰联动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