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情者,教人在城市裡驀然痛快。

亮光星兒 2017-08-11
濫情者,教人在城市裡驀然痛快。

不知從何開始,我對胡晴舫的文字有了不一樣的相處態度。
初次閱讀的契機,源於大學畢業製作需要廣納閱讀,而隊友順手撈了一本『城市的憂鬱』給我,說這本書,挺好。
淺藍色的封面加上拼貼式圖樣,很快就勾起我的興趣,想知道這人和我們的城市到底如何憂鬱。
但,彼時終究太過年輕,翻個三分之一頁就棄之高閣,玩電腦去了,和朋友的哈拉打屁了,網遊世界裡的聲光柵柵,且比那些字更加吸引,誰還憂鬱。
幾天後還給書主,還要說:真是好看(——書封設計的很好看。)
畢業,就業,我走上一條不回頭的老化過程,青春和學生時代就此遠去。
然後,我遇見了『她』。
那是身處迷茫中的我的一盞明燈,正當我在成人的世界裡混沌不清,適應不良時,是『我這一代人』讓我有個安放的地方。
都說我們這一代如同浮萍,看似想去哪就去哪,實則如無根的遷徙者,無法成長,在社會這片海洋裡載浮載沉。
幾乎是癡迷,我彷彿就是在沙漠中遇見甘泉的乞者,瘋狂地衝向那些字裡行間,想尋求一些生命中無法言語的解釋,他將我不敢說的、不會說的通通在紙上標記清晰,像地圖,一點都不能馬乎過去。
隔了幾年,我依舊在這裡旋轉,在生活裡浮游,且戰且過。
越發學會沈默。
某日早晨,在小城的圖...
濫情者,教人在城市裡驀然痛快。

不知從何開始,我對胡晴舫的文字有了不一樣的相處態度。
初次閱讀的契機,源於大學畢業製作需要廣納閱讀,而隊友順手撈了一本『城市的憂鬱』給我,說這本書,挺好。
淺藍色的封面加上拼貼式圖樣,很快就勾起我的興趣,想知道這人和我們的城市到底如何憂鬱。
但,彼時終究太過年輕,翻個三分之一頁就棄之高閣,玩電腦去了,和朋友的哈拉打屁了,網遊世界裡的聲光柵柵,且比那些字更加吸引,誰還憂鬱。
幾天後還給書主,還要說:真是好看(——書封設計的很好看。)
畢業,就業,我走上一條不回頭的老化過程,青春和學生時代就此遠去。
然後,我遇見了『她』。
那是身處迷茫中的我的一盞明燈,正當我在成人的世界裡混沌不清,適應不良時,是『我這一代人』讓我有個安放的地方。
都說我們這一代如同浮萍,看似想去哪就去哪,實則如無根的遷徙者,無法成長,在社會這片海洋裡載浮載沉。
幾乎是癡迷,我彷彿就是在沙漠中遇見甘泉的乞者,瘋狂地衝向那些字裡行間,想尋求一些生命中無法言語的解釋,他將我不敢說的、不會說的通通在紙上標記清晰,像地圖,一點都不能馬乎過去。
隔了幾年,我依舊在這裡旋轉,在生活裡浮游,且戰且過。
越發學會沈默。
某日早晨,在小城的圖書館書架上,我再度瞥見那抹藍——曾經青春無知的那個顏色,此時好像能夠理解的那個顏色。
我將『城市的憂鬱』拿下,拿下時我數數,兩百多頁,肯定能很快讀完。
那些輕狂在胡晴舫的文字面前總是很容易顯現,而當你開始逐字而去時,總能感到自己是如何無知,抑或態度輕浮,或過度拘謹,或尷尬啞然。
緩緩地閱讀著,我和那些不知名的沈默、漂浮以及失根的情緒找到了能夠短暫上岸的沙岸,沾惹海水的濕黏與刺人的砂礫於一身,爬呀爬著。
我回首那片差點將我淹死的海洋,竟有些懷念。
我知道那深海裡雖然兇猛且充滿危險,卻也存在著溫柔且綺麗地景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江湖,是要拿一生去闖蕩的。
我感謝胡晴舫寫了這些文字。
終其一生也許我們都不能領略見山不是山的境界,有可能我們都一直停留在見水到底是要見誰的地帶。
但我們可以透過梳爬胡晴舫的字句,了解生活之精妙,關係中的曖昧難解時刻。
在曖曖的日子裡痛快一回。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亮光星兒
作者亮光星兒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