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怕啊,怕你走

我还是叫跑菇吧 2017-08-11

尽管长时间以来,我一直以社厌星人自居,但在漫长的社厌期之前,我一度是很怕失去朋友的。

“我在你心中排第几位?”我也问过这个问题。

我有过很多好朋友,是真的好。来我家进进出出厨房帮我妈一起做饭给我吃的;她心情不好我陪她喝酒聊一晚上天的;一有空就凑在一起玩的;衣服鞋子一起穿的;一起看杂志聊电影的;一起创业失败继续想别的办法做梦的。但我说我有过,因为我跟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如今就只剩下逢年过节相互问候的情分了。我曾经遗憾、难过、比失恋还痛,我歇斯底里过也自我检讨过:

好好好你跟你男朋友在一起所以没空,你重色轻友;

行行行我跟我朋友去逛街没叫你一起,我背叛友情;

对对对你想跟男朋友在一起无可厚非,我要求太多;

不不不是不是我真的没照顾到你想法,我应该反思。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少的人能被定义到“好朋友”的范畴,最多是萍水相逢的同事或者同学而已。好处是,我越来越少经历“好朋友被抢走”的事情。而我也终于意识到,原来朋友是分两种的——朝夕相处的朋友和志同道合的朋友。

学生时代大部分的好朋友,都是朝夕相处来的。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放学回家,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朝夕相处,让我很容易就和某个人成为字面意义上形影不离的朋友。如果这位形影不离的朋友恰好与我有相同的兴趣爱好,那就更好了,我们谈天说地,关系能更进一步;如果我们凑巧没有相同的爱好也没关系,长时间的相处可以为我们创造一些共同爱好,譬如聊八卦啊,追潮流啊,作为同学的话,甚至一起刷题一起写作业也能变成一种共同的“爱好”。朝夕相处的朋友是真朋友么?当然是,我从不怀疑。我跟许多曾经每日相伴的朋友们经历过非常多人生的重要时刻,那样的友谊一度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但另一方面来说,一旦这种朝夕相处的模式被打破,这一类的朋友会轻易的被任何外界因素“抢走”——我们各自有了新的朋友了、我们去不同的城市工作了、我们中有一个人恋爱了……

相对的,还有一类朋友,我们最初变成朋友是因为志同道合——想考同样的学校、想选同样的专业、喜欢同一个明星、都喜欢看电影看美剧、都想出国。地理位置上来说,我们认识的时候可能并不在同一间学校、同一家公司、甚至不在同一个城市,我们相识的方式可能是学校以外的课程、音乐节、旅游途中等等。我跟这一类朋友有着看似并不“知根知底”的认识方式,但我们之间却因为相同的目标和追求而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是啊,交朋友这件事说到底,也就是想找个永远聊得来,永远不冷场,冷场了也永远不会尴尬的人。这一类朋友,几乎不可能被“抢走”,因为我们之间友情的维系靠的并不是没完没了的聊天和无时无刻的腻在一起,我们可能看起来没那么热络,但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所以事实上我们比任何每天相伴的人都更彼此了解。我们互相之间的影响比任何人都深都重,遇到真正意义上需要思考、需要做决定的时刻,相对于其他人的建议,我们更看重彼此的想法,我们相互看着对方,就好像是看着世界上另一个自己。

到现在,我已经不会傻傻的去问任何人“我在你心中排第几位?”这样的问题了,我甚至开始不会遗憾,我慢慢的接受了很多朝夕相处的朋友只是陪我走过一段路这样的设定。

时间最终会告诉我,谁才是沉淀之后的那个真朋友。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我还是叫跑菇吧
作者我还是叫跑菇吧
27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我还是叫跑菇吧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