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威格《断头女王》

Kwaine 2017-08-11

无意间在图书馆经典名著书籍处随手拿出一本茨威格的《断头女王》,花了两天读完了,感触很深,深深感觉到很多情况下,我们也像玛丽·斯图亚特那样被历史、被生活、被社会紧紧携裹着,身不由己却又似乎任性妄为的前进着。以下是书中给我启示最大的只言片语,共飨。

道德与政治

道德与政治走的是异乎寻常的路,因此人们总是对同一件事有着完全不同的评价,这全看人们是从什么观点去评价,是从人道的观点还是从政治利益的观点。 譬如,从道德上看一件完全不可原谅的行为,从国家政治的观点看则是非常正确的举措,因为在政治上起决定作用的不是措施的合法性,而是成效!

中世纪

中世纪是残酷的、充满暴力的,但不能因此说它是没有感情的。在它的某些风俗习惯中,还保留着一种深知自己残忍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缺乏的。 每一次行刑,不管多么残忍,在恐怖中也会瞬间闪现人性的尊严。刽子手在动手杀死或拷打牺牲品之前,必须请求他的牺牲品原谅对其肉体犯下的罪孽。

最近与一位友人谈论起中国农村社会,也就是很多“老少边穷”地区复杂的社会生态,听来令人咋舌,我从没想过在现代民主社会居然还有如此之多侵犯人权的行为在偏远的农村不断发生。但后来我问他,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他平静的说,什么怎么办,没什么好改变的,我之所以要说这些令人“不齿”的事情,就是因为它就是社会现实而已,看起来肮脏、不堪,可是却是老百姓赖以维系社会关系的基石。我想,这就如同中世纪在人们头脑中的印象一般,看起来如此的黑暗,却是我们人类社会终将经历的过程,而且是必要的过程,我们没办法切身体会当时人们面对黑暗的痛苦是怎样的,但我们不能用“黑暗”这样简单的词汇去概括它。

拥有政治敏感性的伊丽莎白

外国使者起初是恳求不要杀死玛丽,后来变成严厉的警告,甚至公开的威胁。然而伊丽莎白很有处世经验,执政25年来谙熟各种政治诡计,因而有敏锐的感觉。她从那些慷慨激昂的言辞中只捕捉到一个信息:响亮而刺耳的言辞中并没有刀剑的当啷声,就算杀死了玛丽,外国势力也不会当真拔剑相助。 最后,她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以此作为对法国和西班牙外交恫吓的回答。

历史

历史总是对生者保持沉默,而当生者不在人间之后,才敢向后世对死者的事迹进行评说。 伊丽莎白的内心冲突其实正是站在历史的交叉点上旧制度与新制度冲突的鲜明写照。

政治的激情

政治上的激情一旦走到了狂热的地步,道德意识、法律意识便会荡然无存,什么正直、荣誉,统统都会抛到脑后。而后,即便是暗杀也会被歌颂为向神献上的美丽的祭品。

发疯

发疯般的勇敢与发疯的界线是很难划分的,因为英雄行为常与蠢笨有相通之处。在处理实实在在的问题方面,桑丘要比堂吉诃德聪明;从理智的角度,忒耳西忒斯要比阿喀琉斯考虑的周到。但是,哈姆雷特有句名言:“在荣誉遭遇危险时,即时是一根稻草之微,也要慷慨力争。”

孟子:舍生而取义者也。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Kwaine
作者Kwaine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Kwaine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