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孙路明起的很早(小说连载)

豆角在藤上眺望 2017-08-11
2,孙路明起得很早
 
孙路明,这天起得很早。因为昨晚休息,没有上班。要是平时,他早上一定起不来,一定要睡到上午九十点钟,才起床。因为他晚上12点上班,凌晨4点打卡下班。下班时,骑着电动自行车,穿过路灯昏黄空荡的大街,迎着露水沉降的晓寒,回到家里,已是早晨4点一刻左右。再抽支烟,看看手机上的新闻,睡觉要到4点半左右。这样他一个大上午时间,就在睡觉中报废了。因此,本杰明,平时晚上上班时,第二天都起得很迟。
“没有香烟了,买烟去!”孙路明坐在床上,看到床头边,昨晚抽得一根不剩空空的烟盒,心里滴咕着。
这些年来,孙路明在孤独漫长的单身岁月里,没有染上什么不良的恶习,除了抽烟。不打牌不打麻将,不唱歌不喝酒不泡女人等等。唯一的娱乐,就是业余时间,到街上网吧里上网(家里电脑宽带是今年9月底才装的),听歌,看自己的新浪博客,浏览一些反映当下社会生活的论坛等。或者坐在酒店大堂一楼的沙发上,在酒店行云流水的背景音乐的引领下,看着落地玻璃窗外,大街上车水马龙的车辆,与行色匆匆的人们,进入恍若隔世的如梦如幻的境地。或者呆在家里,与文学书中一些人物,移步移景,或者由上及下环环相扣的情节呆在一起。等等。总之,孙路明,除了一天2包烟外,没有什么其它不良的恶习...
2,孙路明起得很早
 
孙路明,这天起得很早。因为昨晚休息,没有上班。要是平时,他早上一定起不来,一定要睡到上午九十点钟,才起床。因为他晚上12点上班,凌晨4点打卡下班。下班时,骑着电动自行车,穿过路灯昏黄空荡的大街,迎着露水沉降的晓寒,回到家里,已是早晨4点一刻左右。再抽支烟,看看手机上的新闻,睡觉要到4点半左右。这样他一个大上午时间,就在睡觉中报废了。因此,本杰明,平时晚上上班时,第二天都起得很迟。
“没有香烟了,买烟去!”孙路明坐在床上,看到床头边,昨晚抽得一根不剩空空的烟盒,心里滴咕着。
这些年来,孙路明在孤独漫长的单身岁月里,没有染上什么不良的恶习,除了抽烟。不打牌不打麻将,不唱歌不喝酒不泡女人等等。唯一的娱乐,就是业余时间,到街上网吧里上网(家里电脑宽带是今年9月底才装的),听歌,看自己的新浪博客,浏览一些反映当下社会生活的论坛等。或者坐在酒店大堂一楼的沙发上,在酒店行云流水的背景音乐的引领下,看着落地玻璃窗外,大街上车水马龙的车辆,与行色匆匆的人们,进入恍若隔世的如梦如幻的境地。或者呆在家里,与文学书中一些人物,移步移景,或者由上及下环环相扣的情节呆在一起。等等。总之,孙路明,除了一天2包烟外,没有什么其它不良的恶习。
叶凝晨露,草野清芬。一条穿过两边的草丛蜿蜒如蛇径的沙石土路上方,长着乡村田野万吨级的安祥与宁静。孙路明,骑着电动自行车,从外面附近小区超市买烟回来,打破了早晨家边五六十米长沙石土路上方的开阔与寂静。
“又去买烟?”见孙路明骑着电动自行车蜿蜒下来,正准备下车推车进屋时,后面高坡上住在三层楼的老母亲,在大门边一边捡菜一边高声说。
孙路明没有作声,径自推车进屋了。坐在沙发上,过完烟瘾,过了一会儿,他看看闹钟上的时间快8点了。这才到后面母亲屋里下面吃早饭去。
这是一栋砖混结构三层楼房。是孙路明的弟弟出钱做的。原因是他弟弟年青时在城里打工时,谈了一个女朋友。谈到最后,对方要弟弟在市里买一套商品房作为婚房,作为基本的条件。年青的弟弟,那时,哪有钱在市里买一套商品住房啊!1990年高中毕业,考到省城一所中专学校学了2年还是3年的营销专业,回来被分配到一家加工棉花的国营企业上班。头一个月工资才60几元。那时工资低,但还是比较值钱。10元钱,能买一家三四口人,一天的有鱼有肉的象样的菜。不象现在的100元,贬值得快。在市场上,手里一张100元钞票一拆开,买不到几样象样的东西,一下子就没了。都抵不到过去老毛时代的1元钱,或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10元钱。年青的弟弟,在国营企业里,稳稳当当地上了几年班。到90年代中后期,就遇到朱镕基砸碎铁饭碗抓大放小杀出一条血路的企业改革。下岗潮,国营中小企业倒闭潮,如寒流一样袭来。于是孙路明年青的弟弟和其它工人兄弟,从此没有安身立命的过河的船,被一双无情的手,冷酷地推向波涛汹涌一望无际的大海!去笑,去哭,去自生自灭吧!没有办法,年青的弟弟,为了生活,拿出多年的积蓄6000元,到省城一家电脑学校,学习电脑。然后,再应聘城里一家私人电脑公司打工。以至再后来的打工过程中,通过考试被应聘到电信公司,从爬电话杆装电话最基层的做起,一直到后来的宽带安装与营销等岗位。工资不高,做业务的,收入靠业绩说话。在电信行业上班才几年,哪有那么多钱,来购买市区当时1500多元一平米的商品房。以至于女朋友和他分手,对象谈崩。没有办法,年青的弟弟,为了结婚成家,一气之下,拿出多年的一点积蓄,再向妹妹借了一点钱,在城郊乡下老屋宅基地里盖了一栋三层楼。现在他弟弟已结婚,夫妻俩带小孩在外打工。以至于三楼一楼底下,76岁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在里面住,目的是给弟弟他们看家。二楼住着孙路明快要病退的大哥。
“滋——嗞——”液化气罩上,蓝色的火苗在旺旺地烧,热锅里的油,与刚才一瓣冷水一碰撞,发出嗞嗞地响声。孙路明,在母亲屋里冰箱上方拿出半支面,下了锅,盖上锅盖烧。
“你昨晚没吃夜霄啊?”在家等待病退的孙路明的大哥,坐在堂心,一个三人座的木质沙发上对他说。
“我昨晚休息,没上班。”孙路明,在厨房里,望着冒着热气的锅盖,转过身来对着他大哥回答道。
“没上班?!就是上班,你每晚都吃夜宵。每晚20元,我晓得。”坐在木质沙发上,还有半年时间,就要病退的大哥笑着说。
“谁说的?!”孙路明,心里滴咕道。看来他晚上上班在外面的情况,家里人都知道。有人在监视他?!他晚上上夜班吃夜宵,是今年春节前,因为得了胃溃疡,在医院住了9天院。出院后,遵照医生嘱咐,平时生活中,要按时按量,一日三餐,要注意保胃。不能饱一顿,饿一餐,这样,对胃不好。时间长了,容易伤害到胃。在这之前,本杰明,晚上上班时,从来不吃夜宵,早上起来也不吃早饭,一直就这么空腹,饿着肚子,日积月累,时间一长,他的胃,就被这饱一顿饿一顿的生活习惯给弄坏了,以至去年年底春节前,被查出得了胃溃疡住了医院。为了保胃,为了使胃溃疡这毛病不再复发,所以春节后,孙路明晚上上班时,一改往常。每天晚上0点以后上班过程中,他都要吃夜宵。只是在吃夜宵过程中,和另一同事,一同去街上24小时都不打烊的面馆里,去吃夜宵。两人互相请,今天你请我一晚,明天我请你吃一次。一碗牛杂宽面10元钱,或者一碗肥肠炒饭9元钱。每请一晚,请得人大概要花20元钱。这亲,两人平均每人每晚10元钱。上班的晚上吃夜宵,不上班的晚上不吃。就这样,孙路明,为了保胃吃夜宵,被好事的人,以每晚吃20元夜宵,给传到家里。哎,无语啊!好事的人,怎么这么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啊!这么关心起他的生活来!以前孙路明在风雨飘摇寸草不生的城市街头,自强自立,求生存时,从未看到有人关心他,关注他。如今有了自由身,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却被人无端的关注,一举一动密切地关注!真叫人无语啊!
“你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工资,交给老娘200元生活费,再除去每个月交到银行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费,剩下来每个月拿到手的只有三百多元钱,一个穷人,还每晚吃夜宵?!”他大哥坐在沙发上,笑着揶揄道。
屋里的空气在凝固,孙路明大哥的娓娓道来的话语中,似乎藏有某种剑锋,它深深地剌痛本杰明本来就不甚柔韧牢固的神经。是的,在公安机关当夜间巡逻员,就是给公安部门打零工。上了整整10年夜班,每月工资1300元。就是图它稳当,而且按劳动合同法来,给自己交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因为在A省内地经济欠发达本地小城市,给私人企业打工,私人老板从不给员工交社保。如交社保,最起码要在公司干满一年以后,方有可能。这从当地民生论坛上经常看到:有网友发帖控诉本地私人老板欠薪三四个月五六个月,或者干了多少年,公司从未给其交社保的帖子中,就可看出本地,非公中小企业里,员工生存环境是多么地恶劣!因此给公家打零工,就是图它给自己交保险。交保险,公家也是把我们当小工看待,叫我们自己,每年用钱把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费先垫上,然后,年底,再统一拿发票到单位报销。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个人该承担多少,就承担多少,公家承担多少,就承担多少,分得清清楚楚。然而去年市里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交费改革,每个人与社保局签下协议,每个月,按时向银行交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费用。不仅如此,而且社保费,年年涨,今年养老保险与医疗保险,加在一起,共750元,按时按量地交到银行,就跟交水电费一样。这样可苦了这些给公家做小工的人。就拿本杰明来说吧,月工资1300元,除掉每月固定交给银行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费用750元,再上交生活费200元,剩下拿到手的工资每月只有350元。
“我在吃老本!”孙路明,听了他老大的话,没好气地说。转身向厨房热气直冒的锅灶走去。
“还吃老本!你那一点钱,够几回吃的。”孙路明大哥那冷嘲热讽的带刺扎人心的话,从堂心紧跟着追到厨房孙路明的后心背上,透心地凉。“哪天房子拆了,还了新房,一个装潢就把你那点老本给折腾光了。不知量力,还吃老本?!”
他大哥所说的老本,是指城郊乡下的大片土地,被市开发区占用,所得到的土地补偿款。从2000年开始,一直到2008年,孙路明总共分到的土地补偿款,大概有8万多元。老大的话,让他很伤神。这些年来,孙路明一边上公家的晚班,一边利用白天不上班时间,在做兼职。这兼职,就是在外跑业务。先是向城区各大宾馆,酒店,茶楼,医院,地毯式推销洗洁精,84消毒液,洗衣粉,洗衣液等快速消费品。以赚取一些收入,弥补公家低薪的不足。后来不干了,把自己所开拓的市场客户资源给了新业务员。自己去跑城区高层住宅平板太阳能业务。辛辛苦苦跑了一年,也签了一个上百万工程的销售合同。由于房地产不景气,开发商房子不好卖,工程款不能及时回笼。工程款回不了笼,则自己另一半提成至今尚未拿到手。这让孙路明没有好心情。
以至于孙路明吃过早饭后,回到自己屋里,站在窗前,神思却不知不觉地回到,过去一年,跑房地产太阳能工程业务的,那个阳光翩跹的艰苦又快乐而难忘的一个又一个日子里。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豆角在藤上眺望
作者豆角在藤上眺望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豆角在藤上眺望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