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发芽过。

顾南康 2017-08-11

我就站在他一转身就触手可及的地方,直到光阴错落无踪迹,直到棉袄变薄衾,直到芭蕉从青涩熬到了颓黄,他仍然没有回头。

想起前阵子看的影片《春娇救志明》,其间有这样的一幕:志明与春娇在台湾遇到地震,春娇由于恐惧蹲在原地不敢移动,志明试图去拉春娇走但是没拉动,然后出去桌子底下把桌子移过去但进不了走廊,之后因为这件事春娇怒斥志明太过自私,出事时候只想到自己。

当时看电影的时候,觉得春娇真的是奇作无比,默默地站了志明的队。不觉得志明自私,也并不认为志明的做法是错误的。甚至想跟春娇扯头发干一仗,给她个耳光让她清醒过来,警示她麻烦让自己的作为跟上自己的年龄。

直到昨晚九寨沟地震殃及了我所在的城市,当时我正躺在28楼家里的沙发上开启家庭ktv模式,突然觉得沙发摇了起来,下意识的以为沙发质量有问题,正准备破口大骂无良商家。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吊灯在摇晃,墙壁在摇晃,整个房子都在摇晃。即时感到此事不简单,怕是地震,于是撒腿就往外跑。平时素未谋面的邻居统统在楼道里碰见了,由于穿着拖鞋跑不快,我光着脚一路从28楼跑到了楼下,楼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在小区物业的指挥下有秩序地往外撤退。

惊魂未定的我给他发了个简讯:地震了,我们都在撤退。

他回复过来三个字:听说了。

我身旁一个男生一把搂过惊慌不已的女友,抚着她的头发安慰她说没事了没事了。看到这一幕,我瞬间酸了鼻子。第一次经历此番情境的我内心慌乱不已,脑子里不断闪现的念头就是要是刚刚房子坍塌,我来不及跑出来会怎样。

信号断断续续,我开始担心他要是联系不上我会不会着急。直到差不多十一点,在物业的安排下大家陆续各自回家。我赶快刷新微信,看到与他的对话框里,仍然停留在他的那则三字简讯:听说了。

再无下文。

一股从未有过的失落感强烈地涌上心头,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担心我的安危吗。一开始自己还给他找理由,说不定他太困睡着了,直到看到他发的几条朋友圈。我才意识到,或许,他真的不爱我吧。

我与他之间维持了差不多两年的暧昧关系,明里暗里我也不是没有表示过我对他的爱意,他也并非不明白,但他说还不想谈恋爱,始终没有给我一个想要的名分。他依然会偶尔对我关心对我好,我也依然心安理得地接受着他的好,并默默地等待着他把我们之间的这层薄膜挑破。

直到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开始仔细地审视我与他之间的关系,其实不过是他刚好需要,而我刚好在。其余之外,再无其他。我开始理解余春娇这个我曾经称为作女的女人,当你深爱一个人的时候,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被放大。

或许,他真的是不爱我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收到他的简讯:早安,小胖。

我回复一句:胖你麻痹,以后不要再叫我小胖。

他:你吃火药了?你以前不是说过我可以叫你小胖的吗。

我没有再回复过去。

我们的共同朋友都称呼我大名:郁南南。

只有他可以呼我:小胖。

无论他是扯着嗓子喊,还是在我耳边低声温柔说,我都会应允。但,那真的如他所说,是以前的事情了。不是亲密的人,直呼我大名就好了,而小胖这类爱称,我只供应给爱我的人。

我就站在他一转身就触手可及的地方,直到光阴错落无踪迹,直到棉袄变薄衾,直到芭蕉从青涩熬到了颓黄,他仍然没有回头。

我的名字在他的心里,从来没有发芽过。

或许,他真的不爱我。

那么,祝福你,再无其他。

南康言:

这世界简直太多郁南南了,与另一个人杵着一段不清不楚的关系在岁月里蹉跎。

如陈俊生在《我的前半生》里说:“其实对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想现在结婚,还是不想结婚,那都是借口,只有想跟你结婚和不想跟你结婚。”

任何关系,还是泾渭分明一些的好。

你爱我就是爱我,不爱我就是不爱我,别特么牵七扯八玩什么暧昧。

他若是爱你,就不会推脱说自己目前不想恋爱,让你等等。

相信我,这样的话,你就会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到他的红色喜帖用金箔印着他和别人的名字。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顾南康
作者顾南康
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顾南康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