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松物語> - - 婚約並非男女平等

阿邦 2017-08-11

<近松物語>由溝口健二指導,1954年上映的一部經典名作,改編近松門左衛門之作品,善於描繪女性的溝口,雖說力不從心的拍攝此片,但還是將整個歷史情境與人物情感呈現得美輪美奐。溝口三次奪得威尼斯後,近松物語 也揚威坎城影展,進入主競賽片,雖無得獎,也不影響此片後世廣為流傳的經典作品,當一個作品的情感或議題能讓當時帶人感動也能讓後世人有所共鳴,那必定不受人遺忘。反而是超越性的存在。<近松物語>將一個封建時期父權社會導致女性被壓抑的一代,男主角的武士道精神`女主角的忠貞兩人迫切渴望的超脫世俗的價值觀,而這種壓抑逼出了男女主角淒美愛情故事。

希臘神話中多情的神王宙斯苦苦相戀赫拉女神300年之久,用盡無數次方法試圖將她取到手,一次宙斯將自己化成天鵝,吸引赫拉女神的憐憫,直到雨停日出,宙斯化為原型,要求赫拉成為他的情人,並立下婚約。這是希臘神話第一次將婚禮搬到故事上頭,婚約是反應希臘民族由母性社會過渡到父權社會後,男人必須擁有的權利,宙斯在立下婚約後繼續不斷地在眾神與凡人之中尋歡求愛,卻堅決赫拉必須保持忠貞,是個不折不扣的一夫一妻制的捍衛者。一夫一妻制的婚姻並非兩性關係的平等,是反應女性受到的奴役,原來在母系會社裡頭婚姻關係反而是鬆弛的,到父權治時期,男人將女人娶到自己的氏族,而女人必須守貞操,必須留下卻著無疑的種子,男人這方面本身不受到束縛。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國家起源>指出專偶制的特點就是丈夫對妻子的獨佔,不是在男女平等,是對婦女單方面的約束,男子可以嫖妓`自由尋歡。宙斯與赫拉的婚姻就是兩性關係的巨大衝突的一種表現。

<近松物語>描述的是一個編歷師在自己的工廠,暗地裡對女僕阿玉心懷不軌,望能與她有所私通,而阿玉因抗拒而編出將與茂兵衛立下訂婚之約,引起編歷師的嫉妒之心。一次編歷師夫人的哥哥經濟出了問題,急需五兩銀,對茂兵衛尋求幫助。茂兵衛不顧自身危險,偷用了編歷師的印章,當編歷師發現茂兵衛的竊行,加上對她的嫉妒,變本加厲想盡方法逞罰他。編歷夫人發現自己丈夫對阿玉心懷不軌,將自己躲入阿玉的臥房,而此時茂兵衛正好要逃脫,想告知阿玉,卻陰陽差錯讓其他奴僕發現夫人與茂兵衛兩人在同一間臥房,編歷師誤以為自己妻子有所不忠,要求妻子切腹。最終因夫人的愧疚不服與茂兵衛犯下私奔大罪.......

溝口健二對於女性的關懷,在著方面達到極致,將這種父權體制下的悲劇女性刻畫得淋淋盡致,全片不斷呈現上述恩格斯的觀點,開頭沒多久一群人圍觀街道上準備到行刑場徒上的兩個通姦男女,僕人們立即奮而向茂兵衛發洩道『男人為什麼有權利私通?但女人們一旦發現私通就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真是太不公平了。他們沒殺過任何人,也沒偷竊。』

男女主角在私奔的過程更是足以媲美羅密歐與茱麗葉超世的淒美。茂兵衛在面對武士道精神的衝突,揪竟要效忠自己主人還是成全與夫人的深深相愛,這種糾結不斷呈現衝突,而過了這份精神上的衝突,卻又碰上自己父親過不去整個傳統的愚忠,不息大義滅親。而女主原本將自殺以盡自身的尊嚴,卻因茂兵衛道出自己的苦苦暗戀,讓她超越對世俗的評價,從社會上的連結跳脫出兩人獨自相戀,在自己的情感世界之中,不顧被盯在十字架上的危險。而溝口健二的美學也是值得一談,在黑白美學當屬第一的大概就是黑澤明,而溝口可能也是第二人選。對光影的掌握,種是帶有矇矓的美, 將這場愛情風雨添加不少情調。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阿邦
作者阿邦
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阿邦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