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

Vicky糖 2017-08-11

每一次去广州都几乎恨不得是此生最后一次,就像谈恋爱以为自己没有可能再爱上一样。

车站总是那么多人,被挤到手碰到身前男士汗津津的后背,原谅我极抵触这种来自他人体液的不适感。可能源自于某段职业习惯,怀念那时的与人接触手上的塑膜。

只睡了3个小时倒也精神抖擞,瞥见邻座的女子着白裙湖蓝长丝巾捧着《梁启超家书》看得入神,抬手间玉镯从手腕起落,并无貌美如花,眉眼平淡。唯消瘦矣。

向来恐独行的我做足了万全。前次的心悸冷汗腹痛胸闷历历在目,如堕入深海陷入泥沼。怕极这投身茫茫可又不得不前行的滋味,左手接住右手送出可好?

昨日聊到某友,无论身处何时何处何景,或奢靡或喧嚣或逸静,全然一脸阳光双眼明媚笑容没心没肺。

我学不来呢。

我只能看到你深夜的伏地恸哭跌宕时的泪流满面。你也是脆弱的啊,脆弱与韧坚刻画的眉眼。

我将你放在心底,有光照进去的时候拿出来晒晒,这样每次便有了抵御这众生的勇气。

今日没有阳光,窗外没有杨桃树也没有大叶藤没有落叶满地的簌簌,你说人都有所坚持,你也在坚持呢。

我,坚持什么?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Vicky糖
作者Vicky糖
1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Vicky糖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