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

向天盏苦菜花 2017-08-11 08:50:25

朱自清笔下父亲的背影,可以让几代中国人感动,事实上是说出了人们一直压抑在内心的,却又从未改变过的那份亲情。

日久天长,人们似乎也习惯了这样一种心态——真正的感情是不需要表达出来的。

的确,许多至深至真之情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所依靠的不是言语,而是任何一个充满爱的动作。

记忆中,不管对父亲还是对母亲,我从没说过一句我爱你。回想起来,我和父亲好像没有过多的交流,顶多是他语重心长地教育我,我不从心的应付。亦或者是我们俩剑拔弩张的拌嘴。

但是,任何一个人都将父母的关爱记在心里,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越来越在乎,越来越煽情。我父亲对我人生的影响还是很大,虽然我的人生过了还不到一半。

在我爸爸的督促下,整个小学我积累下厚厚几堆的日记本,当我长大点后,偶然有次翻起,竟像看故事一样。比如我忘记了小学有个朋友叫做王楠,玩的挺好每天放学一起回家……比如有一个淘气的男孩子有次和我闹着玩,把我摔地上胳膊肘上蹭破了皮,疼了我好几天现在还有疤痕……比如我在满十二周岁之后终于可以骑着自行车上学的愉悦心情……比如第一次剪了刘海之后的害羞整日不敢抬头和同学对视……

三年级结束后,爸爸突然给我报了一个软笔书法培训班,老师是一个年长的老人,在自己家里开设书法培训班,在书法界算小有名气,具体什么成就小孩子的我没多大关心。从那以后我开始了每周末乘公交车去南苑四里上培训班的日子。不但如此,每天除了完成学校的和爸爸布置的作业,我还要写五张毛笔书法字……刚开始的时候我很不乐意写书法,有时候故意把墨水弄的桌上衣服上手上都是,那时候我没有一件衣服是干干净净的……直到五年级开学有个老师说我的字有笔锋了,我才正真认真对待书法,乃至至今还喜欢,偶尔在家里会练练字修身养性一下。

五年级的时候,爸爸给我买了语文数学的《每课三练》课外练习,硬是要我每天晚上做好了由他批改。从那时开始,每天晚饭结束后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时间,我要在八点之前把课外练习做完,等爸爸批改好,订正好。尤记得那时候我是个调皮的小孩子,有时候会在爸爸批改的时候偷看第二天的作业的答案,将它抄在墙上,至今还能在我卧室的墙上找到答案的痕迹……

小学毕业,爸爸让我考宏达初中,那是唯一一所市里的私立学校,教学水平相对马乔初中要好很多,但是相对的学费要贵几倍了。即使如此,爸爸毅然决定让我去宏达念书。那时候我成绩不是很优秀,考试报名的时候爸爸把我一直以来参加的书法比赛获得奖全拿出来了,为的就是可以额外加分,也是那时我才明白,爸爸是想让我有一技之长。拿到录取通知书的一刻,我真是庆幸自己有书法这一技之长,也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理解爸爸的良苦用心。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初中之后,爸爸反而不怎么管我了,学习成绩没有硬性要求,周末回家也没有督促我写作业,甚至从不问我班级排名。整个初中,爸爸没有一次给我开过家长会,来过学校。但是在中考结束后,爸爸陪同我回学校填志愿,也还好那时候自己争气,中考超常发挥,顺利考进了市一中。但是我还是清楚地记得中考完之后,爸爸的忧心,担心我考不上一中,最后释然的表情。

记忆里好像是从初中寄宿开始,爸爸越来越少的管教我,我们的对话也越来越少,高中亦是寄宿,有时候甚至可以一个月没有话讲。

直到高考结束选大学选专业,爸爸也没有给我提出什么意见。只有在大一开学的时候,爸爸突然说送我去学校,从海宁到金华,三个小时车程,爸爸陪着我,开学报道,找寝室,整理,吃饭,到下午四点多他才回去。那种父亲陪同的感觉很奇妙,很安心。

大学有一次回家,我提着行李箱走一段石子路,爸爸老远看见我,放下手中的活,走来帮我只手拎行李箱,身体歪斜着,但是很结实。吃饭的时候好的小菜他会献宝似的叫我吃呀吃呀,尽管我不是很爱吃。

直到渐渐长大,我才明白,有一种亲情,它是无时无刻的牵挂,是时时刻刻希望家人都安好。

有一种亲情,它是无言的,是严肃的,在当时往往无法细诉,然而,它让你在过后的日子里越体会越有味道,一生一世忘不了。

向天盏苦菜花
作者向天盏苦菜花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向天盏苦菜花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