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观尽毁和给你冷敷

竞一 2017-08-11

小乐的坑 经过校内选拔赛,我跟薰薰入围市里的中学生作文竞赛。 周六上午作文竞赛之后,在返回的路上,我和薰薰跟带队老师请假,提前下了公交车,换乘另一条公交线,直奔工业大路。 薰薰一路上都在哼哼唧唧地唱歌。快到站了,我忍不住问道:“薰薰,那么大的小区,怎么才能找到一个人?” 薰薰盯了我一眼,说:“实话告诉你,我也不知道。碰运气呗!” “……我们没有很多机会用来浪费……”象今天这样的机会,能够躲开小乐的视线出来,不需要说谎,太难得啦! “所以说是碰运气嘛!”薰薰一双大眼瞪着车窗外,右手的指尖在自己的腿上敲击着某种节奏,类似万马奔腾的意思。 “话说,”她又盯了我一眼,“你确定那个人在这边儿么?” “我……不能确定。”我摇摇头,“只知道乐妈在家,乐爸出差了。” “对呀,都是没准儿的意思嘛。或许乐爸真的出差了。你我就是白跑一趟呢。” 我们下车了。薰薰把黑呢子大衣的领子立起来,说:“你,也伪装一下,万一迎面碰上呢?” 我也把领子立起来,说:“如果迎面碰上,我怎么伪装他都认得出来……” “自恋吧你?人家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见个面儿了,能看见你?” 我没接她的话茬儿,直接说:“这些天,我一直睡不好觉,不知道该怎么跟小乐说。” “说也是我说,你为难啥?”她翻了我一眼,“小乐他是爷们儿就得挺住,不然他老妈咋办?” “我就是担心他受不了打击,出点啥事儿……” “老爸婚内出轨,不对,这是包二奶的节奏。他小乐如果不能冷静对待,算我白认识他了!” “你那么肯定?小乐不会太冲动?” “你身边那个兄弟是个狠角色,你知道吗,峰哥?”薰薰比我和小乐大几个月,她叫我峰哥的时候,都是鄙视我的意思,她接着说,“给他个由头儿,他就能把人活埋了,你信不信?” “薰薰,你别说得这么难听,小乐的个性确实很强,有城府,但他不是坏人。” “对你我,他是好兄弟,这没的说。对别人,我可没你那么温暖的视角。那就是个狼崽子,也说不定……” 她制止我继续说话。拉我到一个球形的冬青树后面,说:“前面那个大门,就是那个小区。一会儿咱们快点进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呆着,能看见大门口的行人就行。” “守株待兔?看见的概率不大吧?” “小峰,咱俩来这儿就是赌运气哒!赌他今天中午请那母女俩,出去吃好料儿……” 我们进了小区,发现迎面是一个小花园,早春季节,枯枝败叶的,没什么景致。在靠近影壁的一个拐角儿,找到很好的视野,坐在花坛边上,冬青树刚好可以遮挡我们…… “……冷了吧?”我问她,“我在这儿盯着,你去活动活动?” “我也怕他认出我,尽管我不自恋……” “你们女孩纸都怕着凉,这个季节不宜户外久坐。听我的,去走走。” “真暖心,极品男就是有档次!好吧,听人劝,吃饱饭。我去走走。你可盯住了啊!” 过了一会儿,我看看腕表,已经快一点钟了,想着今天算是赌输了……白跑一趟。 薰薰跑过来,两眼放光,说:“出来了出来了!狼崽子他爸出来了!” 我被她拉起来就跑,拐弯抹角转到小区的另一个出口,远远地,看见小乐爸爸抱着小的,搂着大的走出大门。 我愣愣地看着那个三口之家的背影,说不上心里是啥滋味儿……只知道在看见他们的前一秒,我还在抱着幻想:薰薰看错了,理解错了,他们是别的关系…… “走吧……”薰薰扯了扯我的袖子,“你都是这个表情,小乐得啥样儿啊?三观尽毁……” 我心里堵得慌,长出了一口气,还是闷,我低声说了一句:“回去吧!” 薰薰跟我的乘车方向相反,我自己在公交车上晃悠了一个来小时,脑子里想着接下来怎么办,推翻了几个方案,差点坐过站。 下车后,第一眼就看见小羽,她焦急地跑上来,眼泪汪汪地说:“哥,听说你把脚崴了,很疼吗?大夫怎么说?” “你听谁说的?小傻瓜,哥没崴脚。”我帮小丫头抹着泪,笑道。 “小乐哥哥说的。听你们一起竞赛的同学说,你崴脚了,薰薰陪你中途下车,去医院了……” “小乐?他人呢?” “小乐哥哥跑回家了,他说要拿一些冰块儿,给你冷敷……” 小羽抱住我的胳膊,小手扯着我的两个裤脚儿看了又看,抹着眼睛说:“哥你真的没事吗?不要忍着不说……这样走回去会加重病情……” 我看见小羽的手儿都冻红了,忙握在手心儿,说:“哥真的没崴脚。小傻瓜,手都冻僵了吧?怎么不戴手套呢?” “小乐哥哥喘着粗气跑过来,说跟我一起去等你下车。到了公交站,才说你崴脚了。我说回去告诉老爸老妈,他说让我在车站等着别动,你下车后让我看着不让你走,以免加重病情。他去拿冰块,顺便打电话给老爸老妈……” 这个小乐,准是生气我没告诉他跟薰薰提前下车的事儿,所以骗小羽在公交站傻等,还急得直哭……他自己不知在哪儿偷笑呢……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竞一
作者竞一
5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竞一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