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技

G 2017-08-11

今天接了三弟A,和D爸以及Z叔吃饭。当然,D爸是不会浪费吃饭的时间在单纯和儿子培养感情上的,他的每一顿饭都有创造价值的潜力。这次的客人是刚刚退休的M司令和C院长,还有M的夫人,W阿姨。

M是客人中最先到的,他是典型的经过战争历练的军人,皮肤黝黑,个头不高却也孔武有力,落座饮茶侃侃而谈,言语中透出一种独特的干练与沉稳。

没过多久C也到了,他则是典型的学者模样:脑门很大、发际线高,架着一副斯文的方形细框眼镜。

随后大家入席,D主坐M上坐,C次席,接下来是Z、A和我。我开车,不能喝酒。Z叔不知为何今天也不喝酒。M带了一瓶用泛黄的白纸包住的好酒,但没有拆开。于是剩下四位每人倒了一壶Z叔带来的黄瓶酒。

饭局开始,大家互相寒暄,推杯换盏。M是在座中最年长,50年代生人,经历很多。M开始说他在越南打仗的故事(是少数杀过10000人的将军),在中美建交时期在使馆当武官的经历(与联合国及外交部某某交情甚笃),又谈了下当今的印度局势以及对文官军职的鄙视。Z叔不失时机地问了句军队系统的某某是不是要被调查,得到了M肯定的答复。

D和C很少插话,偶尔回应几句,频频举杯。我和A轮流为诸位添酒。

喝过一轮后W姗姗来迟,她有那种满族美女特有的五官轮廓,年轻时一定极美。虽已年过五十,眼角的笑纹也是平添了温柔的气质,颈间挂的佛珠更是显得宁静安详。W坐在C与Z之间,只喝茶,不饮酒。

一番寒暄又喝过几轮后,C打了个电话给他的秘书,让她也赶来参加。而Z叔不知为何也放弃了原则,添了一壶酒开始加入战局。Z叔作风很是生猛,不用酒盅,先敬M再敬C,半壶半壶地干。这样几轮下来,C也抛开学者矜持,变得健谈起来。

C是80届的大学生,学了日语,先后为五位国家领导人担当翻译,之后在外交部做到司长,再转到现在的岗位。不知是不是喝酒的缘故,C的言语显得有些狂妄(上届总理我都不屑给他当翻译),举止上对人也不甚尊重,期间还打电话催促他年轻的女秘书(20多的女孩不化妆也漂亮,直接过来)。这次其他人变成捧哏,Z叔开始数他认识的一些人物,引来C的鄙夷(某某算个屁啊,我叫他老大出来就是一句话的事)。

C这一段说完,Z开始让A去给M和C敬酒,也是按壶喝的那种。M是来者不拒,C却好像有些不胜酒力,往往是举杯说话就是不饮,每次都要Z叔托着杯底才能勉强喝下去。

Z叔,其实是D爸二十年前的司机,后来D去美国发展,Z又给各种人物当司机,关系够了之后自己做点生意,做的还不错。但他对D爸相当感激,所以每次D回国他都会打点好接送吃住,饭局也是大多参加。Z叔总对我和A说“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今天算是亲身示范了。

酒酣耳热,DMCZ四人开始商量他们的正事,W则与我和A聊起天来。W很喜欢貌似老实的我们两个,给我们看他22岁儿子的照片,一个长相老城有些内敛的小伙,一点也看不出是提倡素质教育后的北大附中校友,也许是因为妈妈太保护他了(我就怕美国不安全,不敢让他出国。W这么说)。不知A怎么想,我很愿意与W说话,因为对我来说她很美。这时Z叔回来了,开始夸W是渡己渡人,对我们两个好是因为她对谁都好,消了M的煞气,M最应该感谢她。

谈完正事后,气氛更热烈了。3斤的高度白酒已经喝完,Z叔又叫了几瓶冰啤酒。D爸喝的高兴,聊起了一些内幕趣事(实际上父上与他吃饭时这些事他都是一见面就聊);M有些微醺,和A讲他在出生开始就在美国长大的一双小儿女(A是ABC);C是真的醉了,忘记他的秘书还没来的事,开始说起和自己关系亲密的常务副省长、住在东山墅的权贵朋友,晚上9点半还非要给人家打电话(最后还真的打了,但是神奇地条理清晰地对对方承诺安排出国考察的事宜);Z叔似乎也醉了,非要和C抬杠,说自己认识党校保卫处的处长(C表示他和那个处长更熟),两个人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好不容易才劝下来。

最后还是W说时间不早了M还有文件要改,好不容易让醉鬼们结束了这次饭局。

回去的路上,D和Z问我,觉得他们喝的怎么样?我说M有点多,C是真醉了。Z告诉我说,他们都有一斤半到二斤的量,今天根本没醉,这都是演技。Z先自己按壶喝,之后又让A喝,是为了保护D,也让M和C明白如果真拼命的话大家都得倒,所以都留有余地。后面打电话的桥段都是在借醉酒显示自己实力。还说这些人之前都接触不多,就要见鬼说鬼话。今天如果我父上来就好了,因为他看人很准。

我说,原来是这样啊,很有道理,我还要多学习。

我想说的是,C是个没有真才实学,依附关系升官发财的人。手法拙劣没有底线,必不能合作。M能做实事,很聪明,拉他入伙或能成事却代价较大。当然D一定有他自己的更正确的答案,他后来的笑意也并不真心。

值得庆幸的是我用浪费的三个小时白吃了一顿燕兰楼;D爸把那瓶没开封的“留到下次喝”的酒交予我让我带给父上;回家的路上趁着A喝多交流了一些平时不会说的话 更了解了这个兄弟;那个和我们同龄的女秘书终究是没有来。

唯一难过的是为W感到惋惜。做慈善、学佛修行、过度保护儿子,种种这些都在别人演技中的一句台词里找到了答案。

感谢父上,总是带我去好朋友之间的饭局。

我还想说的是,不喝酒的人也可以发挥演技,往往效果更好。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G
作者G
2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G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