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

扁水草 2017-08-11

隔了一整天再记,连大的情节都记不太清了。但是觉得还是要写下来。

似乎是穿了一件白天在收拾的衣服去参加班级聚会,场景是阴天的冬日,有一些人在玩闹。我饶有兴致地看两对情侣穿着红衣服对话,他们似乎中途换了伴侣,依然是红衣非常相配,四人发出得意的笑声。

我也在笑。那时我知道他就在我身旁,却没想到他忽然走上来,说“那么我们也该是一对啊”。我穿着那件厚重的深蓝色毛衣,他好像也是。他从背后环住我,我觉得奇怪,但仍高兴的转身去抱他。

后来场景更换,一些人在一起谈天,不知道怎么的他却很不高兴。我问他怎么了,他忽然爆发来:我这样表白被你拒绝,怎么能高兴地起来?我惊讶,“没有要拒绝你啊”,后来两人便高兴的在一起。

后来又到了公交站——我对安宁十里店这一站实在是执念极深,来来回回梦过好几次。他和我站在那里等车,分别是又是来来回回吻了很多遍。我对嘴唇压在我脸上的触感和声音记得极为清楚,当然还有他的脸——三年了,他每次见我都是夏天,每次都是那身衣服——又不对,我们在北京的冬天见过一面的,但他怎样都很好看,好看极了。

前两天他忽然打电话给我——他从不给我打电话的,微信聊天也很少——我们聊了一些稀松平常的话题,之后便出现一个十几秒的空白。他真是不太会找话题,而我那时又很倦怠,顿了很久,他说了一句“还有什么话聊吗?”真是拘谨极了的木头人。

他10号在北京面试,而我这次15号才到,周转斡旋几次,终于是没见到了。我那时候笑说前几年每年只见你一次,今年真好,算上我毕业、在北京和我返校,一共见了你三次啊。

他说,那是因为,又要很多年见不到你了啊。

第一年的时候和你聊画展,两个人用朴素直白的语言却也聊的流畅开心。你那时候还要更拘谨更木讷,拒绝和我撑一把伞,吃饭时也不好意思分享一盘菜。那年那天是七夕,我觉得真喜欢你,但第二天的飞机转上海去巴黎,又能如何呢。

在法那一年,我提过两三次想你来巴黎玩,一面是客套,另一面是真想见你——你跃跃欲试,看了机票签证价钱作罢。那时的我也真是不解风情,明明知道你也只是平常家庭的孩子罢了,为何徒增这些负担。

第二年我回校毕业,在学校打发许多时光。后来约你去爬山,依旧去了美术馆,两个人一前一后看画,趴在森林间的露台上聊了好久的天。大连少有这样的地方啊,一眼望去全是盛极葱郁的树,身后有玩滑板的小姑娘,追赶同伴发出童声。

我和你在一起的很多瞬间我都只想到“惬意”二字。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我说了你全都懂——尽管那是一些人类共情的时刻,我觉得我说与任何人听他们都该懂的,但有些人迟钝有些人装傻,只有你聪颖又耐心,偶尔狡黠地应和我。

后来我们攀上山顶看夕阳。那是我头一次从海之韵公园的另一头走下来,那里的山实在是太大了——但日落的时候,我们正好走到山巅,拍了很多你和我的背影。

在太阳消失在群山之时的三五分钟里,我就这样站在你身边,一言不发。你也没有说话,我们就这样注视着远方的夕阳。我的心砰砰跳得厉害,我拼命控制呼吸不让自己显得太紧张,我一面看着太阳又想着你,谁说所爱隔山海思念起来才痛苦,你就在我旁边啊,我想到你仍然觉得煎熬。

后来下山时你问我那几分钟在想什么,我挣扎了许久才把真相憋回去,勉强回复了一句“不想说”。你觉得奇怪——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跟你用这个借口吧——你又说起你的,你说你想到三体里太阳毁灭地球的场景,我哈哈大笑起来,后来还把这个梗说给女友们听。我有点哭笑不得,为我的深情和你的宏大的差别,但我没觉得苦涩,因为我喜欢你,真的是一件因为太遥远而变得分外单纯的事情啊。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扁水草
作者扁水草
12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扁水草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