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找我聊天

樗櫪子 2017-08-11
现在,我一个人坐在书桌的前面,开始写着。房间里没有多余的声音,只听得见空调嘶嘶,门外走廊上时不时传来钥匙叮当响,有人说笑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一切又都重新归于寂静了。

就在刚才,表妹在微信上找我,如同前几次一样,她只发了两个字,在吗。我是没有耐心回答这一类无解的问题的。不说下文,只抛出一个劣质的钓饵,有哪一条鱼愿意理睬?现在的人啊,讲求着效率,讲究着性价比,早就丢失了与人缓缓推据,你来我往的美感。在暧昧期的男女会耐着性子去玩一玩,吊一吊对方的胃口吧。一开始就带有性欲的聊天,不论是缓慢推进还是赤裸裸地要求,都是一颗躁动的心。但我想到她的年纪,她的不谙世事,她青涩的任性,她圆鼓鼓的脸,她还能感情充沛地去做一件事,不管是喜欢,还是讨厌,都那么单纯,都那么爱憎分明,界限隔得清清楚楚,我又不忍心拿成年的冷漠对待她。于是我详详细细地跟她说明了我的回复习惯,以及表明了自己愿意陪她聊天的态度。我徒劳地希望她能慢一点,再慢一点长大,在那个蜕变的瞬间,她就要开始用一种全新的眼光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她会不明白,会困惑,会开始受伤,会经历撕裂,最后麻木,习惯了表面一套,背后另一套,不至于黑化,但心开始蒙尘。

她告诉我小小的,小小的,少女的小小烦...
现在,我一个人坐在书桌的前面,开始写着。房间里没有多余的声音,只听得见空调嘶嘶,门外走廊上时不时传来钥匙叮当响,有人说笑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一切又都重新归于寂静了。

就在刚才,表妹在微信上找我,如同前几次一样,她只发了两个字,在吗。我是没有耐心回答这一类无解的问题的。不说下文,只抛出一个劣质的钓饵,有哪一条鱼愿意理睬?现在的人啊,讲求着效率,讲究着性价比,早就丢失了与人缓缓推据,你来我往的美感。在暧昧期的男女会耐着性子去玩一玩,吊一吊对方的胃口吧。一开始就带有性欲的聊天,不论是缓慢推进还是赤裸裸地要求,都是一颗躁动的心。但我想到她的年纪,她的不谙世事,她青涩的任性,她圆鼓鼓的脸,她还能感情充沛地去做一件事,不管是喜欢,还是讨厌,都那么单纯,都那么爱憎分明,界限隔得清清楚楚,我又不忍心拿成年的冷漠对待她。于是我详详细细地跟她说明了我的回复习惯,以及表明了自己愿意陪她聊天的态度。我徒劳地希望她能慢一点,再慢一点长大,在那个蜕变的瞬间,她就要开始用一种全新的眼光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她会不明白,会困惑,会开始受伤,会经历撕裂,最后麻木,习惯了表面一套,背后另一套,不至于黑化,但心开始蒙尘。

她告诉我小小的,小小的,少女的小小烦恼——她怕自己变胖,她想要开始减肥。在我看来,她真的很可爱,她是那么全心全意地烦恼着,怕自己变胖,变得不好看,穿不上漂亮的裙子;同时又戒不掉爱吃的小零嘴儿,又不想跑步,运动。在当时,我用着浸淫在成人世界的粗暴思想,趾高气昂,居高临下地,简单直接地发了一串文字过去,噼里啪啦。大意就是,答案不是摆明了么,想要减肥就要少吃零食,多运动,饮食规律。表妹的回复,慢慢的,迟迟的,大多都是我意料中的,嗯嗯,好难啊,不想运动...我带着一种胜利者姿态,高高在上地指点江山,你应该这样,那样,方法已经告诉你了,不是明摆着的吗。我甚至开始鄙夷她内心的不坚定,嗤笑她还是个做事摇摆不定的幼童。但在我这样做的同时,心里升出点点滴滴的不适,只是自己还没来得及意识到那是什么。

自己在那个年纪,是没有身材上的烦恼的。虽说算不上好身材,至少算是一般的普通身材。但也不是全然没有烦恼的。从小学六年级开始,脸上就换着地儿长出了痘痘。有时候背后,前胸甚至手臂的上臂也会长出一颗颗小小的痘痘。直到现在,痘痘也会时不时出来骚扰我,不过总算不是大面积的了。初高中最为严重的时候,去医院看了好几个医生,最终折腾到现在也算是好了许多吧。有时候我会想,自己在面对异性时候的紧张和不敢看他们的眼睛,不喜欢和他们靠的太近,和他们相处总是用一种大大咧咧的模样,是不是因为中学阶段样貌产生的自卑,不能自信,不敢像个“正常”女孩子展现出温柔,甜美呢?我从未停止对自己的性格形成的探索。渐渐地,我自己也被弄糊涂了。自己原本的性格是怎么样的呢?像那邯郸学步的旅人,忘本了罢。

表妹很喜欢吃东西,零嘴儿还有肉。其中她最喜欢的是鸡肉,一餐可以吃下小半只鸡,还有少些别的菜。家里在吃的方面,也尽量满足她。她现在刚刚开始发育,舅妈开始担心她的身材走样。我突然感受到了她内心的焦灼和担忧,一如当年的我一样。在母亲带着我奔走在不同的医院,我甚至是有些自暴自弃的。既怕治不好,又怕治不好。我开始有一种感觉,母亲和这个社会上的人都是一样的,他们只想把这种不美好,不好看的现象从我身上铲除,这样让我很恐慌。似乎在他们眼中,我就应该适应这个社会的标准,而不是保留自我,成为自我。回想起来,要是那时候母亲能对我说一句,女儿,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妈妈爱的孩子。哪怕你一辈子都长痘痘,哪怕社会上有人对你指指点点,嘲笑你,打击你,妈妈永远不会嫌弃你,妈妈永远爱你。如果当时母亲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就能让我感觉到自己是被主动接纳的,而不是被动的接纳。被动的接纳就是,看遍了医院,实在没有办法治好,只能被迫接受这个现状。

其实我心里明白,父母心里是爱我的,他们太担心我被这个社会的苛刻标准所伤,被同学排挤,被陌生人用异样得、同情的眼光注视。实际上,这种情况也确实发生了。我高中的班主任对我说了一句话,XXX,你脸上怎么长了这么多痘痘啊?她确实是出于好意吧,但这种浅显,或者,肤浅的好意还比不上冷漠。没有人喜欢伤疤被揭开,当时心里是愤怒,羞愧,和难过还有委屈。那是一个课间,还有许多同学坐在教室,班主任的声音又大,在场的同学,坐在我附近的,都面露尴尬。没有人说话。我和班主任在高一的时候曾经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命运的捉弄下,三年她都是我的班主任。面对她,我只有害怕和委屈。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让我不愿意去和她走得太近。但是面对班主任的问话,尤其是带有关心意味的话,难道不回答吗?这样只会让自己在她心中的印象更差。当时的我,成绩垫底,和同学关系不好,整个人看起来冷漠,孤僻。我连跟她说一句话都需要很大的勇气去逼迫自己,因为怕受到二次伤害。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有那种窒息般的压抑。三年里,只要一想到要和她说话,心就开始咚咚地跳,胸闷,手心出汗。只希望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尽量避免和她的一切接触。但她开口和我讲话了,而且还是这么让我难堪的问题。我只能随便说几句,有去看医生,在吃药。

我也太清楚因为胖,被人指指点点的感受了。初中的时候,某班有个女生,胖胖的,脸上也长了痘痘。我时常惊讶于青少年的恶毒,这种恶毒,语言上的羞辱和捉弄,看似虽小,实则对当事人来说,是天大的事。同学,男同学,一提到她的名字,就会露出猥琐的笑容;女生,提到她的名字,就会开始鄙夷和嫌弃。共同的地方,就是嘲笑。某班的男生把班里一个外形好看的男生和这个女生开玩笑地凑成一对,比如老师上课提问到其中一个,班上的人就会起哄另一个的名字。这个女生有什么错呢?她何错之有?要遭受到这些折磨?我偶然地在饭堂和她聊过几句,她性格温和,也很有礼貌。想到这些,我就觉得残酷,谁说校园时代就纯真,就无忧无虑?对那个女生来说,校园时代也许是她不堪回首的往事。跟我的高中生活一样,充斥着不安,恐惧,无措,却还要强作镇定,自己一个人扛。真的没有谁能帮助自己,心理辅导?父母?老师?事实的情况是,很多人都在潜意识中认为这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更恐怖的是,他们甚至会认为,这是学生自己本身的问题。

你因为胖被人说?谁叫你吃这么多的?还不是你自作自受?
你因为长痘自卑?谁让你作息不规律?是不是偷吃什么油炸的东西了?有的人就是喜欢吃东西啊,难道这也有错?作为旁人有什么权利对别人的生活指指点点?

我赶忙找到跟表妹的对话框。把当年我希望别人对我说的话,告诉了她。“XX(表妹名字),姐姐跟你道个歉。姐姐之前的语气不太好。不应该指手画脚干涉你的选择。如果你只是喜欢吃东西,因为怕同学老师因为你发胖而不喜欢你的话,那大可不必担心。只要你身体健康,开心,多吃一点,胖一点没有关系的。没有必要硬逼着自己去减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是我的妹妹,姐姐永远爱你。如果你以后变胖了,有同学嘲笑你,不用自卑,可以理直气壮地顶回去,‘我的身材怎么样,关你什么事。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我们不怕外人怎么说,最怕家人嫌弃,挑剔,硬把我们推出去,融入这个社会的标准,最怕家人不接受我们原本的样子。唉,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支持和作为家人的理解传达出去呢。老妹儿。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樗櫪子
作者樗櫪子
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樗櫪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