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家旧书店

Bamboo_86🍁 2017-08-11

距离县城最繁华的街段向东走,不需要拐弯,直走一小会,刚好在喧闹的边缘,一家名叫“小小书屋”的书店就在这里了。

发现这里,一直是我的自豪。县城很小的缘故,我小学时就富有一种冒险的精神,所有大大小小的胡同我都钻过(免不了被狗追过),每次我都幻想胡同的尽处有一片未知的空间,可都失望而归。只有这个旧书店除外。

拉开两侧移门,看到四排既长又高的书架,堆满了各种泛黄扉页的旧书,一架梯子摆在尽头,以供人摘取高处的书。

过道仅容一人通过,每个过道处都站着一个读者,或戴着高度数眼镜的稀发老者,或扎马尾安静的女生,或一脸睿智相貌的男生,这些是常客。

门口处摆了一张桌子及一张小型躺椅,老板娘就躺在躺椅上,手拿一本书读着。每当有人拉开移门,老板娘就会从躺椅上直起身子,对着客人微笑下就算打过招呼,接着读那本书。而当客人要结账时,老板娘就从躺椅上坐起,拿过钱,来到桌子前打开抽屉翻找零钱交给客人后,便又躺下复读。这便全是我对书店整体的第一印象。

当然,以上仅仅只是外室。

书店里的书大多是泛黄的,代表着年代,我第一次去时看到一本厚厚一本《鲁迅杂文集》,里面开着一张南京图书馆的发票,是一九八几年的,定价才一块一。

那时我才五年级,鲁迅还是我们的圣人(当然,现在也是,但更有血肉),这本有着浓厚历史气息的书籍仿佛成为我与鲁迅先生相见的媒介,我欣喜若狂地带回家,一直收藏着。

那时在我看来,这本书就是我的古董,我的宝藏。

可惜彼时的我偏偏是个不喜欢读书的人,就像《三重门》的林父一样,喜欢书,但仅仅只是收藏,很少去读,而且痴得很。

从收藏《鲁迅杂文集》以后,我时常去这家旧书店淘书,里面每个书架摸透了,第一个书架主要是医药书籍,二,三则是各种中外名著,有新有旧(出版时间),最后一个书架则是我的最爱,全是中国古近代的各种人文书籍。

鲁迅,巴金,茅盾,《三侠五义》连环画,《水浒传》早期版本,一应俱全,这第四排书架是我的天地,我时常搬运着。

基本上每个跟我玩得好的朋友都被我带进这家旧书店,我会兴高采烈给他们做导游,哪排书架有什么,哪些书比较有趣。时间一长,配合我瘦弱的外表,在别人眼里倒有些儒雅多学的假貌了。

老板娘是识货的,书全是旧书,但老板娘还是有着自己的一套“价值体系”。

出版时间近的,便宜地很,按书的厚度依次加价,一本十年前出版的《茶花女》定价四元。而对于出版时间远的,像《黄帝内经》,《老上海》什么的,起步价都不便宜,堪比新书,甚至有时薄的比贵的贵。

如今大三,上次去这家旧书店还是我复读时候,大学里学会了沉淀下来,能够读进去书了。正赶上书荒,就又来淘书。

老板娘还是一眼认出我来,与我话了会家常后,我便一头扎进了熟悉的第四排书架。

书店变了,内室已经没了,这倒是小事。那第四排书架上能够看进去的书太少了,各种经典书籍缺失,剩下许多难啃的书,或竖排文字不习惯,或繁体字体看着着实费劲,或各种早期冷门书籍难以消化。

时间一分分过去,还没有找到一本满意的书籍,看了这么久不买书总是不好的,那边老板娘开始责骂儿子写字不专心而破口大骂的异常又分散我的注意。

最后,我随手挑了《呐喊》,《彷徨》便结账去,一本五元,我略略惊诧于老板娘的“价值体系”不同以前,但没说什么就走了。

回去的路途中,我不停再想这家书店的一切变得陌生了,书籍的变化,老板娘的温和态度以及“价值体系”的丢失,这仿佛不是我曾经爱着的书店。

或许,它从来都是那个样子,只不过是我儿时认识不够罢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Bamboo_86🍁
作者Bamboo_86🍁
1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