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念西风独自凉 —— (三)

美叫 2017-08-11
接下来的半个月,整个公司都忙疯了。华姐到了上海了,给了很多工作上的指示。

比如,办公室的桌子摆放不对,得重新布置。花草公司送的花草太丑了,要全部更换。研发部门年初就定好的研发计划,被强制中断,换了新的总监,重新再来一遍。

每天都过得跟打仗一样。做不完的琐事,处理不完的指令,找不到工作的节奏,跟在厦门没两样。

有一天加班到晚上十点,我昏昏沉沉的站在门口打卡,指纹机出了问题,一遍又一遍的喊:“请重新输入!请重新输入!”

同样在加班的胡长清出来,用管理员的身份调整了指纹机。我再按指纹,就过了。我一言不发的要走。
胡长清喊我:“一起。”

我不想和他一起,那天之后,我都尽量在避开他,我不想和他扯上任何关系。还好,他也没有继续下去。

我没等他,走进电梯。在电梯要关门的瞬间,他赶上了,按了开门键,电梯重新打开,他跨步进来,站在我身边。

“这么晚了,你一定饿了吧,我请你吃饭吧!”他说。
“不用了,我不饿。”我拒绝。
“那我送你回家。”他又说。

“我已经叫了滴滴了。”我举起手机给他看,我是真的叫了滴滴。
电梯在十楼停了下,有人进来。他突然问我:“张念,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我看他面无表情的盯着跳动的楼层,手里抓着手机和车钥...
接下来的半个月,整个公司都忙疯了。华姐到了上海了,给了很多工作上的指示。

比如,办公室的桌子摆放不对,得重新布置。花草公司送的花草太丑了,要全部更换。研发部门年初就定好的研发计划,被强制中断,换了新的总监,重新再来一遍。

每天都过得跟打仗一样。做不完的琐事,处理不完的指令,找不到工作的节奏,跟在厦门没两样。

有一天加班到晚上十点,我昏昏沉沉的站在门口打卡,指纹机出了问题,一遍又一遍的喊:“请重新输入!请重新输入!”

同样在加班的胡长清出来,用管理员的身份调整了指纹机。我再按指纹,就过了。我一言不发的要走。
胡长清喊我:“一起。”

我不想和他一起,那天之后,我都尽量在避开他,我不想和他扯上任何关系。还好,他也没有继续下去。

我没等他,走进电梯。在电梯要关门的瞬间,他赶上了,按了开门键,电梯重新打开,他跨步进来,站在我身边。

“这么晚了,你一定饿了吧,我请你吃饭吧!”他说。
“不用了,我不饿。”我拒绝。
“那我送你回家。”他又说。

“我已经叫了滴滴了。”我举起手机给他看,我是真的叫了滴滴。
电梯在十楼停了下,有人进来。他突然问我:“张念,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我看他面无表情的盯着跳动的楼层,手里抓着手机和车钥匙。
“不讨厌。”我说。
“但也不喜欢。”他笑了。

十楼进来的人站在我们前面,微微侧头瞟了我们一眼。
电梯到达一楼,他要去地下一层的车库。我走出去时,不知为何想要跟他说:“你这样,挺奇怪的!”
话到了嘴边,又缩回去了。何必给自己找事呢。

回到住处,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我没洗澡躺到床上,脑子里已经是团浆糊了,闭上眼就睡了。一觉到凌晨,外边的天已经开始透光。我拿过手机看时间,4点28,有未读的微信。

一条华姐:“下个月我要去欧洲,你帮我准备下签证。”
一条胡长清:“你到家了吗?”
还有一条是爸爸:“再过几天是你妹妹生日,你不要忘了。”

清醒慢慢回到脑中。华姐要去欧洲了,估计一去就是十天半月。她在欧洲指令会更多,并且喜欢非工作时间跟你说工作的事情,我已经领教过多次,想起来就让人有点烦。

每年妹妹的生日,爸爸都记得很清楚,总是要提醒我。而我的生日,总是要过了几天,他们才会想起来。

我决定洗澡。我仰头憋着气迎向淋浴头,大压力的水流打在脸上,有些痛。只忍了几秒,就移开了脸,但还是有水冲进了鼻子,有种溺水的感觉。我思考着,今年的生日该给妹妹送什么,去年是Mac,今年呢?

中午时,我给妹妹发微信,直接问她:“你生日要到了,想要什么?”
妹妹张爱没回我,我想她可能在上课。

下午我给华姐处理签证的事情,找了旅行社代办,很顺利。华姐把我叫到办公室,特别叮嘱我:“我去欧洲后,公司这边你要盯着点儿,我发现这些人啊,我不在的时候就乱来。你可得留心了!”
“是。”我不懂她的“乱来”是指什么,但也不打算问。

出办公室的时候遇到要进去的胡长清,他瞥了我一眼,勾勾嘴角说:“等会儿有话跟你说。”
我装作没听到,面无表情的跟他擦身而过。

张爱回了微信:“姐,你祝我生日快乐我就很开心了。”
“是吗?”我淡淡的回了一句,习惯性的带着我对她的质疑。我从小就爱质疑她说的每一句话,因为她太会说话,哪怕是表达不满的话都能说的委婉动听,大家只爱她。

“真的呀,真的祝我生日快乐就好!”张爱很快语音回我,带着点撒娇。
“爸让我给买点什么。”我故意这样说,找一种莫名的快感。
“爸这样不好的。你不要管他,我去跟他说。”张爱激动了。

果然,晚上爸爸给我打电话,我正在加班,帮华姐做欧洲行程规划以及攻略。
“小爱说,你不要老是送她东西,她不好意思的。”爸爸说。

“哦。”我有点失望,也不知道到底在失望什么。
“你如果有空的话,就去南京看看她呀,反正离得那么近。”爸爸又说。
“我刚到上海,还有很多东西要熟悉。”我说。

“哦,那有空就去吧,没空你们俩姐妹多打打电话,微信上多聊聊天。”爸爸想了想,建议说。

我上大学后,很少主动联系张爱,除非有事。她倒是经常找我,只是我不怎么搭理她,次数多了,她也不爱找了。姐妹情深之类的戏码,从来没在我们俩身上上演过。爸妈早就觉察到我们姐妹关系的疏离,一直想让我跟张爱亲近点。

“嗯,好。”我回答完毕,电话里陷入沉默。爸爸不知道能继续说点什么,大概两分钟过后,爸爸说:“我先挂了,你在外边好点。”
“嗯好,你们也是。”

电话挂断后,我像被人打过似的,蔫在电脑前,盯着电脑上的英文网页,特别想吐。

我来上海快一个月,没有一个人问过我:“你在上海好吗?习惯吗?”没有人在意我。江琎没有问过,张爱没问,爸爸也没有问。我趴在电脑前,难过的想吐。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同样加班的胡长清不知何时过来,担心的问我。
此刻的我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把头深埋在手臂上,什么都不想做。
“你怎么了,胃痛还是哪里痛?”胡长清急了。

“我没有哪里痛,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吗?”我用发闷的声音告诉他。
胡长清没说话,听动静像是走了。

我趴了很久,直到呕吐感消失才抬头。胡长清坐在对面,无声的望着我。
我感到窘迫,和被他看到脆弱一面的恼怒。

“你看够了吗?!”我先发制人,咄咄逼人。
胡长清叹了口气,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这样很累啊,张念!”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很想这样回他,可是他的话让我心酸得说不出这样的话。他说中了,我是很累啊!

“我请你吃夜宵吧!”他说。

他等了很久,才等到我的点头。因为我想象了我马上回家的凄惨模样,躺在床上,孤零零的,内心是难过的荒芜。我可能会哭,像个被人遗弃的孤儿那样哭。太可笑了,我不想自己变得那样可笑。

胡长清带我去了他常去的餐吧,已经是午夜,餐吧里热闹非凡,穿着管家制服的服务生穿梭其间。

“热闹点比较好!”胡长清一直说:“半夜就是要热闹点!”
等点了啤酒和菜之后,他才问我:“你不介意吧?这么吵,如果介意的话,我们可以把东西打包找一个安静的。”

“还好。”我说。这会儿满大街都是人最好了,热闹的时候,人才不会想七想八,尤其是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不知道胡长清是误打误撞带我来了这里,还是特意的。我心里既希望他是前一种,又希望他是后一种。像个婊子似的!

啤酒上来,我喝水似的喝掉大半杯。胡长清说:“你慢点喝!”然后又招了服务生过来,加酒。

很快一杯就被我喝完了,第二杯上来,我接着喝,一言不发的。一直喝到第四杯,我才停下来。

“不难过吗?”胡长清忧郁的看着我。
“涨!”我冲他笑着,顺便打了个长长的酒嗝。酒气散去后,肚子里的张缓解很多。我又喝了很大一口。

“你开心吗?”胡长清问我。
我皱眉,装作没听清。没想到到上海后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居然是他。

“你 —— 开 —— 心 —— 吗?”胡长清提高音调,拖长了话音。
我看着他漆黑的眼球,学着他的样子反问:“你—— 觉—— 得—— 呢?”

“我怎样觉得不重要,关键是你怎样觉得。”胡长清说。
我的眼泪瞬间落下来,顺着我的眼角,脸颊,从下巴滑落到胸口,打湿了领口。

“欸,欸,你,你别哭啊!”胡长清惊了,站在我面前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他是想抱抱我的,可是又不敢,只能双手在我面前形成一个虚抱的手势。
如果他是江琎就好了,我边流泪边想他。我很想他,我想躲进他的怀里大哭一场。我从来没在他面前哭过,从来没在他面前表露出我的软弱过,哪怕我一直想做。我欠他很多。

“我好了。”我找纸巾擦了眼泪,胡长清还是站在我身前,默默的看着我,眼底是露骨的心疼。

“你这样我很难过。”他说。
“对不起。”我道歉。

“你不用道歉。看到你难过,我不知道做什么。”他说。
他的话让人舒服。

“谢谢你!”我真诚的跟他道谢。
胡长清轻轻的笑了。

他送我回家,快到时,他问我:“你还讨厌我吗?”
“我不讨厌你。”我这次是认真的。

“那就好。”他满意的笑了。
我顺着昏黄的路灯走向住处,渐渐心生出一丝懊恼,对自己放纵情绪的懊恼。我不该喝酒的,我不该哭的。我不该让胡长清看到这一切的。

我刚进屋,胡长清的微信就来了:“你到了吗?”
“到了。”我回。
“那就好,晚安,早点睡。”他回。

隔了会儿他又发来一条:“什么都会变好的。”
他是个让我觉得矛盾的人。
“谢谢。”我很认真的打出这两个字。

洗完澡躺到床上后,我给江琎发微信:“我很想你。”我知道我不可能马上得到回复,他的作息一向规律健康。

但我还是觉得失落,浓浓的失落。酒精并没有填满心底的荒芜,反倒让那些藏在角落里的东西更加肆无忌惮。如果再不睡去,我将会被完全淹没。


公众号美叫呀:Meijiaoyaya
公众号美叫呀:Meijiaoyaya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美叫
作者美叫
435日记 2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美叫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