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记(一)

蓝色茉莉 2017-08-11

2017/8/11 凌晨1点18分

近来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有许多明日里未尽的“事业”,却不得不面对常理下生物钟的无情面孔。漂亮的话说多了,自身也会有一种飘飘然之感,以为话说出口便是目标达成之时,太过天真了。

睡得越来越迟,而我也总有一种“总归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悻悻然,以为在某个夜晚会忽然醒悟到睡眠的重要性,从而乖乖入睡。这几天以来的实践告诉我,不可能,除非从观念上改变。

2017/8/8

尝试写一些文字,取材自我身边发生的事、遇见的人。虽然文字很朴素,也写不出极佳的作品,但我希望通过另一种方式,讲述一段不同时空发生的事,以及那一时空的我。

2017/7/21

上午在kindle商店挑书,无意中看到了孙老师译的《1984》,很快下了单。三年前的那条新闻,我依稀记得标题:青年译者孙仲旭因抑郁症自杀,当时只感叹了一句好可惜。

孙老师不是一位职业译者,而是广州某航运公司的员工。业余从事文学翻译不是为了糊口,更大程度上是出于一种兴趣和坚持。

如今找到了孙老师的豆瓣账号,这个标记过已读1299本书的Luke豆友,曾经每月会分享自己的读书记,也会和其他同好们分享译作以及出版的进度。

以往我总会惋惜,怎么舍得离开这个有书的世界呢?可现在,随着越来越多抑郁症患者选择结束生命,我开始转变了自己的想法。毕竟我并非当事人,无法感受到那一种心理上受着折磨,孤独而不快乐的人生状态。

天堂有一座图书馆,也愿孙老师在那里一切安好。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蓝色茉莉
作者蓝色茉莉
21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蓝色茉莉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