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仁”“义”还是“仁”?

罗梭 2017-08-11

梁启超曾在其著作《儒家哲学》中提出: “以仁为人生观的中心,是孔子最大的发明,孔子所以伟大,亦全在此。不唯如此,义之一字,孔子所不讲,孔子只讲智仁勇。” 而在冯友兰的著作《中国哲学简史》中孔子一章提出: “对于个人品德,孔子强调仁与义,尤其是仁。” 而为同为民国学者,却对“仁”“义”这两大重要概念提出异议,颇感疑惑。针对这一矛盾的论调,笔者在此提出拙见。 一、何为礼? 李泽厚在《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说: 他是在周初确定的一套的典章制度规矩仪节。 是原始巫术礼仪基础上的晚期氏族统治体系的规范化和系统化。 张光直在《美术神化与祭祀》中说:“古代中国王朝循环与文明的盛衰并无干系,它仅仅意味着个别社会集团政治命运的变幻,其领袖取得或失去建立统治的道德权威。”而获得权威的方式正式原始巫术即是祭典。张光直举商王的例子“商王在筑城,征伐、田狩、巡游以及举行特别祭典之前,均要求的祖先的认可或赞同。” 此两处叙述能够佐证李泽厚的论述。所以,我可以简单的将“礼”定义为一套西周时代的习惯法,用来约束部落的秩序。李泽厚在《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说: 孔子在这个动荡的时代,明确的站在保守落后的一边...他主张维护周礼...维持原有的社会经济结构,以免破坏原有的氏族制度和统治体系。同时,赵鼎新在《东周的战争与儒法国家的诞生》 中说:子产一生推行众多的改革措施,但其中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举措是公元前536年铸刑于鼎,并颁布国之常法。 铸刑于鼎本就是破坏原有的氏族制度和统治体系。从叔向至子产的信中就可以看出:“民知有辟,则不忌于上,没有争心......民知争端矣,将弃礼而征于书。锥刀之末,将尽争之。乱狱滋丰,贿赂并行。”所以由此可以推导出,孔子反对铸刑于鼎,初亩税等导致国家科层化破坏原有的封建体制的行为。 二、何为仁? 冯友兰认为: 忠和恕的做人原则也就是仁的原则。 而忠是什么?冯友兰认为: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尽己为人谓之忠。 还有另一方面恕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关于忠,梁启超认为:中心为忠,如心为恕中心为忠即是拿来自己来做中坚的意思。,就是尽己。 关于恕,梁启超认为:从实践方面说,是推己及人。 忠恕之道,则是以自己为标准(中坚),尽自己之所长。(尽己为人)并且从而判断他人的价值标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也就如朱子说:尽己谓之忠,推己及人谓之恕。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朱子认为:“克,胜也。已,谓生之私欲也” 亦是如此。克己便是战胜私欲,而战胜私欲的方法便是忠恕之道。而依据论语: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 梁启超说:好了好了,知道一贯就是忠恕了。 从此可知,梁启超认为一贯一词是忠恕,结合郑康成的注论语“仁者,人也”的注释:人也,读如相人偶之人。相人偶的人字......偶就是耦而耕的偶,是人与人相互的意思。将仁理解为一种至高的人格。 梁启超说:若待仁字是人格的抽象名词,句句都通......《论语》说仁的内容有种种都是完成人格必要的条件。 但是,此处梁任公所作叙述,笔者认为有不妥之处,仁不是一种人格,而是一种礼的核心,一种粘合剂。 李泽厚说:参以孟子亲亲,仁也,仁之实,事亲是也,可以确证强调血缘纽带是仁的一个基础含义。 同时,他又在下文叙述道:礼本是对个体成员共有外在约束力的一套习惯法规,仪式,礼节,巫术。 由此可知,礼既作外,且“血缘纽带是仁的一个基础含义”,则仁既作内,仁则成为礼内部的粘合剂。同时,李泽厚对仁,以孝悌为中心,将其上升至情感性的心理原则,不光是外在的规则,同时还是内心的认同。 李泽厚说:孔子没有把人的情感心理引导向外在的崇拜对象或神秘境界,而是把它消融满足在以亲子关系为核心的人与人的世界关系中。 此处,笔者认为李泽厚先生以孝悌为核心延伸出的一套理论是狭隘的,是一叶障目的。同时,笔者还可举出如李泽厚先生相同的例子: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 日本学者仁斋认为:可知道云者,乃指仁也。而孝弟其根本也。编者以此置诸首章之次,盖明孝弟乃学问之本根也。有旨哉! 由此可见,仁斋同样认同孝悌是仁的根本,同时:子安宣邦在《孔子的学问》中针对这一句写道: 仁斋的“孝弟这,其为仁之本与”的读法,实在对朱子的“孝弟乃是为仁之本”的解读法的批判和对立的基础上形成的。 这也就说明,朱子同样也认同孝悌是仁的根本。 梁启超曾对仁是爱人作出批评:若从旧说,只说仁是爱人,便到处窒碍。仁者不忧,为什么爱人的人便无愁呢?仁者,其言也讱,难道爱人的人一定要少讲话吗?颜渊问仁,孔子答的克己复礼:仲弓问仁,孔子答的如见大宾,如承大祭,这又和爱人有什么关系呢? 同样,我们也可以提出质疑樊迟问仁,孔子答仁者先难而后获。又与孝悌有什么关系?子曰:刚,毅,木,讷,近仁。又与孝悌有什么关系呢?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又与孝悌有何关系? 程子曰:孝弟,顺德也,故不好犯上,岂复有逆理乱常之事。德有本,本立则其道充大。孝弟行于家,而后仁爱及于物,所谓亲亲而仁民也。故为仁以孝弟为本。论性,则以仁为孝弟之本。”或问:“孝弟为仁之本,此是由孝弟可以至仁否?”曰:“非也。谓行仁自孝弟始,孝弟是仁之一事。谓之行仁之本则可,谓是仁之本则不可。盖仁是性也,孝弟是用也,性中只有个仁、义、礼、智四者而已,曷尝有孝弟来。然仁主于爱,爱莫大于爱亲,故曰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由此可知,爱人,孝悌,敬鬼神而远之,义,刚,毅,木,讷等都为一种品德,是仁的一部分。而何为仁?无非克己,无非忠恕。如孔子所说:知忠必知忠,知忠必知恕知恕必知外。忠恕才是仁的基础,由忠恕划定仁的范围,爱人,孝悌,敬鬼神而远之,义,刚,毅,木,讷等都为忠恕范围内的要求,品德。 三、何为义? 上文已经论证,孔子说的“义”是无数品德中的一个。 而孟子则是将“义”这个概念延伸至一个体系的重要人物。就如同梁启超说:孔子言仁,孟子言义,荀子言礼。 李泽厚说:孟子的特征在于,他在继承孔子仁学的思想体系上有意识的把第二个因素的心理原则作为整个理论结构的基础和起点,其他几个因素都直接由它推出。 这个“它”则是指“爱人”。之所以认为这个“它”是爱人。因为梁启超有过此类叙述:孔子死后,门弟子析为二派...一派注重内省的身心修养,以曾参、子思,孟子为代表。 且又有如下叙述:曾子的弟子是子思...孟子受业子思之门人,所受影响更为明显。李泽厚依旧有如下叙述:因之,任何国君、统治者只要能觉悟到,认识到自己这颗不忍人之心,从而行不忍人之政,便可以一统天下。且孟子曰:皆有怵惕恻隐之心,无恻隐之心,非人也。 可见,从字面意思来说,不忍人之心就是恻隐之心,而其正是爱人的表现,而爱人的表现就是“义”。义之一字不光是有爱人一面。梁启超说:《汉书。艺文志》有《漆雕子》十三篇...孔门智仁勇三德,专讲勇德一派,孟子书中所称北官黝养勇、孟子施舍养勇,移不动行为最后目的,全是受漆雕开的影响。且又说:什么叫义?义者,应事接物之宜也...对于出入进退,辞受取与,一毫不苟。 可见义不光继承了孔子所言的“义”和仁的范围中的“爱人”同时还具有游侠气息(梁启超语)。梁启超说:孟子道性善,说仁义。亦是最好的概括。 四、是仁义还是仁? 冯友兰说:对于个人品德,孔子强调仁与义,尤其是仁。而作为其佐证的正是: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上文已经论证,“义”与其他如爱人,孝悌,敬鬼神而远之,刚,毅,木,讷等都为一种品德。而冯友兰将义作为与仁所相对的一组概念。但将仁义相对的人正是孟子,而孟子的“义”之理论已经脱离孔子所言的“义”。 所以,在冯友兰所叙述的孔子学说中,是“不说义的”。而梁启超所言:义之一字,孔子所不讲,孔子只讲智仁勇。也亦非如此,依照本文论述,以仁为中心,智、勇,亦可作为一种在仁范围内的品德,而非专讲。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罗梭
作者罗梭
1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罗梭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