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宫和也 15000字访谈 『+act.』 10/11

おむつ 2017-08-11

二宫和也
适应的意味 。

文 米川里代

他是现今国民偶像组合岚的一员,同时集创作乃至编曲才能于一身。
在综艺节目里,他冷静而睿智的言行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让岚的幽默迸发。
他总是看得更远。
早期已涉足电视剧、舞台剧等领域的他,表演可算他最为突出的一项才能。




他是一个可将细微的情感表现的淋漓尽致、让人完全入戏的高手。他的演技没人敢不服。他所扮演的各种角色,大多绝对称不上耀眼,而是极为不起眼、极为贴近日常生活、普通到极致的角色。这样的角色反而更考验演员的技术与天分。想见他一定深深懂得人类的各种感情及由此引发出的种种言行,才能如此这般轻松完成表演。即,考验演员的洞察力、理解能力、想象力。他的实力可以证明他的这些能力。也因此,他的表演才能够抓住观众的心,深深留在观众的记忆里。不仅如此一个浅浅微笑也好、穿透人心胸的忧郁双眸也罢,都让人感受到某种不可言喻的哀伤,让人不得不想要去了解。所有人都会被他身上的忧郁所吸引。

一起工作过的剧组人员也确实都形容他是一个随性的人。还都谈到,由于他过于轻松的完成如此复杂的表演,到现在也无法得知背后原因究竟是长久的努力还是天生的才能。另外,据说在片场,他的表现一直自然而然,...

二宫和也
适应的意味 。

文 米川里代

他是现今国民偶像组合岚的一员,同时集创作乃至编曲才能于一身。
在综艺节目里,他冷静而睿智的言行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让岚的幽默迸发。
他总是看得更远。
早期已涉足电视剧、舞台剧等领域的他,表演可算他最为突出的一项才能。




他是一个可将细微的情感表现的淋漓尽致、让人完全入戏的高手。他的演技没人敢不服。他所扮演的各种角色,大多绝对称不上耀眼,而是极为不起眼、极为贴近日常生活、普通到极致的角色。这样的角色反而更考验演员的技术与天分。想见他一定深深懂得人类的各种感情及由此引发出的种种言行,才能如此这般轻松完成表演。即,考验演员的洞察力、理解能力、想象力。他的实力可以证明他的这些能力。也因此,他的表演才能够抓住观众的心,深深留在观众的记忆里。不仅如此一个浅浅微笑也好、穿透人心胸的忧郁双眸也罢,都让人感受到某种不可言喻的哀伤,让人不得不想要去了解。所有人都会被他身上的忧郁所吸引。

一起工作过的剧组人员也确实都形容他是一个随性的人。还都谈到,由于他过于轻松的完成如此复杂的表演,到现在也无法得知背后原因究竟是长久的努力还是天生的才能。另外,据说在片场,他的表现一直自然而然,从未有过改变。的确,毕竟连在好莱坞的舞台上,他都还是一如往常。关于岚现今国民级别的地位,他的视线也过于冷静。而他究竟是如何做到如此豁达的?究竟是什么造就了他这样的性格?表演的问题自然不会放过,同时也想要就令人深深好奇的二宫和也本身来进行访问。然而,就像他那句“我对自己不感兴趣”一样,他并不需要谁来理解他,他知道人是不可能完全理解彼此的。如果你一定要刨根问底,他也不会反驳你。而乍看之下像是打幌子的话语,背后却透露着类似真理的某种东西。与这个人对峙,好似僧侣与师傅之间问禅般考验智商。时而抛出这样一句话,“一个人要想了解另一个人的话,那就不能跟其他人在一起了”。强有力。因为过分有道理。这次的访谈并未得到最初想要了解的关于真正的他的答案,在此对读者致歉。然而就像他本人说的那样,“既然用说的,那不然就留一些言语上的暗示,这样能给人留一些想象空间,不是正好?”就让我们根据他所留下的蛛丝马迹,来想象二宫和也这个人吧。




—— 这次终于请到二宫君来当我们的封面人物,现在开始从表演入手,来探索你的性格。
好。

—— 目前是《大奥》上映期,恐怕您也在很多杂志的采访中都谈过这个部分…… 所以首先想问的是二宫君是怎么对待表演的?
嗯…… 这么一想,的确是在各种杂志上说了不少关于《大奥》的东西(笑)。不过啊……关于表演也没什么的。最后还是会回到到底什么才是关于表演这个问题上来。我一般都没怎么考虑过。

—— 没考虑过,意思是说没想过要表演角色?
不…… 应该说没想过表演这件事的定义。

—— 表演的定义,其实本就没有。
没怎么想过。怎么说…… 这么说虽然特别随便,但真的就是工作的一个部分而已。

—— 但也还是工作中喜欢的一个部分吧?
是啊。但是我也没有讨厌的工作,本来就。

—— 原来如此。那个啊,想问的事情太多了,这样可能会有点我单方面的感觉,我这么问下去没问题吗?
嗯。不过啊,我的确没想过这个问题,到底演戏是什么。

—— 你对待工作本来是一种怎样的态度在做的?
这个当然就是开心就好的一个心态了。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强大的信念什么的。完全就是只要开心就好。

—— 你说没有讨厌的工作,所以演戏这个工作,你也做的很开心,很喜欢没错吧。
嗯,没错啊。不过,其实也不是说……演戏高兴,应该说拍摄现场很重要。希望片热热闹闹,我一直都想让现场气氛能热闹。




—— 比如说有剧本找上门了,那你在开机之前都会做什么样的准备?那个,首先你一直都说你不怎么读剧本,这个部分情况会各有不同吗?
没啊,一直都一样。

—— 剧本真的都没读?你都怎么看剧本啊?
嗯……哎,要分剧本了,不太一样。不过一样的是,不管什么作品都不可能随自己心意拍的。所以不太想。结果肯定都是不可能百分之百按自己的想法来的。就算自己写剧本,自己导演,到最后还是无法(全部按自己心意来),这种例子多的都堆成山了。

—— 因此你直接在拍摄现场凭感觉去表演,而不是提前深入读剧本,去想象和预测。
嗯。

—— 想达到对方对你期许的效果。
嗯,对。我觉得这样就对了!

—— 目前这个状况是,不少导演编剧都想跟你合作,你怎么看?觉得开心吗?
开心啊。有人能觉得,“想跟这家伙一起工作”,我自然特别开心。

—— 你认为作为演员必备怎样的特质?
必备的特质?我想想。我呢,真的很幸运,完全没时间考虑这些事,也一直有作品送上门来。说实话,其实就没什么。很久很久之前我就已经步入这个圈子了,可能就是自始至终待在拍摄现场吧?

—— 啊,的确!
就是按点来,按点走吧?工作人员煞费苦心安排出来的时间表,就按时间走……然后一部戏没完成,一切都没有意义。

—— 这次我们也采访了跟二宫君合作的制作人啊导演等等,感觉到二宫作为一位演员受到很大的信赖。你自己怎么看?
我觉得很幸运。不过说实话,坦白讲我对演戏没兴趣,或者说,受到很好的评价我当然开心,但是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想法了,顶多就觉得对方这么想我很欣慰而已。反而综艺节目如果有人说好看,对我来说比较好理解。

—— 那是不是因为你在表演上追求特别高,所以很难满足?
嗯……不过也不是我有什么追求的目标。

—— 金子导演说你是随性的人,的确是这样没错。不会有那种我表演给你看的想法。
嗯,是的。

—— 没有对手称不上表演,之前你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流星之绊》采访)也谈到,表演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接招。这种意识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相当早就有了吧,我倒没有把它想的那么复杂。





—— 采访进行到此你已经说了多次“没想过”这句话,不过你的戏给人一种想了很多的感觉。
那我岂不是很赚(笑)。

—— 不用想就能做得到?
这个就是心态的问题了吧?例如说,如果感兴趣的话,就会觉得演戏有趣啊,有想挑战的角色啊,等等。但我的话,全都没什么强烈念头。

—— 这样啊。不太会再产生兴趣吗?
这个也不好说。

—— 也无法断言说就不会了。
有的时候就也有。不过我真的只要现场高兴就好了。我从来没想说自己这个那个的……我觉得想也没用。

—— 表演的现场主要分为荧屏与舞台剧的现场,他们的差别并不大?
嗯,没影响,两者都是现场开心就行。

—— 那为了达到你所谓现场开心的目的,你都会注意一些什么呢?
尽量去创造一个大家都很开心的片场,现场开心是最重要的。

—— 剧本也是看一遍而已?
差不多是这样(笑)。

—— 会觉得某个场景特别好吗?
当然会有,不过就到此为止,不会再多想了。

—— 这是一种类似放弃的感觉吗?
也不是这么说……知道它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了,因为拍摄不一定都会按计划走,觉得不错的戏最后也许就被剪了,那多受伤(笑)!

—— 从前你就没有过明知如此还是想坚持自己演法的阶段吗?
(装出很认真的表情)“怎么这样啊?”那种?哈哈哈(笑),如何呢,说不定有过吧。

—— 跟导演商量这里想这么拍什么的。
啊,经常商量啊,像这种商量都正常。比如这个部分这样演会不会比较好之类,都有的。

—— 那演戏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拍戏的时候,我想的都是戏。像今天晚上吃什么啦,回家做什么啦,这些都不想(笑)。

—— 玉木宏桑在《大奥》的采访中谈到,跟你拍戏特别愉快。而之前松重丰桑也说过很愉快。你是拍对手戏的时候瞬间能根据对对方的理解做出判断吗?有什么秘诀吗?
就是跟对方聊天吧……因为我觉得对方的存在是前提条件。

—— 前提条件?
嗯,就跟一个人是做不出采访来的一样。

—— 的确。那当你发现对手很难对付的时候会怎么办?
不,又不是跟对方在比赛,我从来都没觉得谁难对付过。

—— 那有没有觉得有意思过?
这个每次都这么觉得。每次……因为啊,比如说啊,看杂志的时候你觉得这个人挺可爱,但是实际上见了面,跟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你不觉得这种就很有趣(笑)?应该是因为这样。


—— 的确,这个确实是有趣。
是吧,很开心的。所以说,拍戏不也是吗?对方抛出来的东西让自己很意外也不错,有时候也会根本就接不住。不管是能接到还是接不了吧(笑),毕竟每次都不一样,彩排也会变,正式开演也还是会变啊。反倒是不可能全都一样。这个部分每次都觉得很有趣。






—— 会不会有感觉跟角色特别同步的时候?
我自己?自己的话不会。

—— 真的吗?
嗯……因为表演本来就是无数个点聚在一起,形成一条线。就是这个过程才开心,想自己干嘛。

—— 哦~原来如此。
我觉得自己是不可能一个人活着的,对吧。

——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如果地球上只剩自己一个人,那么究竟自己还算是活着吗?

—— 原来如此。你是从什么时候达到这个心境的?很小的时候吗?
回过神来就已经这样了。人自己一个人是活不下去的啊!

—— 你是有过什么刻苦铭心的经历吗?
不,你想啊……你就很单纯的来想,迈克尔杰克逊去世,不同的人心里都对他的过去有着自己的理解。同样的道理,大家遇到他的时间点,每个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大家在不同的时候知道有他这么个人。但是,当了解到之后,他就真实存在了。他去世这件事,有早上知道的人,也有晚上知道的人,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时间上的滞后了。那么活着的时间就已经不同了。所以说,人如果不存在在其他人脑海中的话,也就不算活着了。因此你自己想要创造出一个角色也是没用的,就像有采访者,跟被采访者,才能说这是一个采访现场。一个人的采访那不就是单纯的调查问卷么。采访所需要这样的环境和条件才能成立。

—— 是有什么契机让你发现这样一个原理的吗?
哎,估计天生的吧(笑)。

—— 帅(笑)。感觉你对人啊还有人的原理的问题很看得透,这么年轻就已经如此豁达。
不过像我这么考虑事情的人我觉得很少。

—— 你这种客观并且相对性的,不知道是不是该这么形容,就觉得这种视角怎样才能形成啊。
就是不去否定!

—— 以前肯定有过去否定啊、反抗的时期吧?
我觉得有。不过,反正觉得否定无法为你带来任何东西,我讨厌没有意义的事,所以应该就得出不去做没有意义的否定的结论了吧。

—— 不否定会带来很多好处吗?
嗯。

—— 所以说没有讨厌的工作。
嗯。不过我觉得否定其实是最轻松的做法。但是你肯定之后也是可以去否定的。肯定完之后,其实也可以否定。
  
—— 好深刻啊。二宫的一句话的背后,蕴含着大量的信息,感觉很考验理解能力。那个,我很久之前就在想一个事,我能问你吗?
什么啊?啊?别告诉我你要告白啊(笑)。

—— 不不(笑)。二宫君会给人很多提示,但是真正核心啊关键的根本问题我们无法得知。都觉得估计没有任何一个人了解真正的二宫和也是怎样的了。
真的会这样吗(笑)。

—— 你平常都是这样的吗?
嗯……嗯。到底自己是不是这样吗自己也没怎么想过。不是我故意隐瞒什么啊(笑)。

——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的问题如果再具体一点,你多少会好回答一点!?
所以说,一开始就叫我回答一些具体而微的问题就OK。

—— 这么一想,一开始这个采访的内容本来就是“叫你回答”来着。
嗯(笑)。不过我的人生其实也不是用一万字就能说清道明那么浅显的事(笑)。那还不如抛出一些暗示来……这样还能给人留出想象空间,多有意思?





—— 那接下来也请继续给出提示!包括刚才我们的沟通的过程,我之前一直有一个感觉,就是你都尽量忠于语言蕴含的意义。“想了解”,跟“给我讲一下”的区别;“高兴”和“愉快”的区别等等,认为如果用上去不合适的话,就不算回答。你这种语言文字的理解能力我觉得很厉害。想问是因为你小时候一直读很多书,还是说从小很有想象力什么的?给了二宫和也今天的小时候的二宫和也是个怎样的孩子?
哦~这个啊。我看了很多漫画,小说一次也没读过。

—— 从漫画里都学到什么了?
那个啊,我从来没有特意想过这些,没专门考虑过这件事……究竟如何呢?说不定有什么影响吧。

—— 你肯定很爱幻想吧?
嗯。

—— 你说过,有次沉迷角色扮演游戏,看天上像真的看到龙出现了一样。那个很震惊我。
想象啊幻想很有趣的(笑)。

—— 只局限于喜欢的事物上吗?
对。

—— 如果是喜欢的事,可以幻想到底。
嗯嗯,如果不喜欢就不会。幻想讨厌的事心情肯定不好啊(笑)。

—— 讨厌的事是?
也没有很多,但是有特别多不感兴趣的。

—— 有道理啊。还有,二宫君经常会接到比较孤独啊,或者是忧郁的角色,我想这也是因为你其实是有背负着一些东西的。你觉得是不是这样?
嗯……没什么(笑)。其实剧本也不是直接交到我手上来的,我拍的全都是已经接到的东西。而实际上来的剧本究竟有多少我也不清楚,我知道的只有递到我手上的剧本而已嘛。

—— 已经敲定的角色,还有过去接的角色,有很多都是孤独的感觉。
那个说不定是因为整个时代的关系。

—— 你是说当时的风向、风潮?
嗯,我觉得是因为时代。就是以前觉得那种有点慵懒的感觉就很帅,那种。当时的风潮不就是那样。




—— 二宫君出道前就对幕后啊制作啊很感兴趣对吧。
嗯。

—— 为什么会对制作感兴趣呢?
因为能制作啊。

—— 按自己脑中的想法制作。
嗯,我觉得因为这个。

—— 自己写歌,是因为可以按自己想的去写?
对,我会写歌……但是也难说吧,现在这种想法没过去强烈了。

—— 将来不知道会不会制作啊。
嗯,将来希望有机会。

—— 如果能做有意义东西,想做?
嗯,不过我反倒觉得还是年轻的时候更有意义。

—— 全都了解之后再做……是吧,能学的都学了,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这个时候再来制作……我这种人来做,像我这种人,结果感觉会做出来很普通的东西。

—— 喔……
好难解啊(笑)。

—— 你现在有什么感兴趣的事?
现在感兴趣的事?嗯……好像没什么……

—— 那如何提高自己的积极性,才能把没兴趣的事情开心的做下去的?
嗯……就不是积极性还是什么的,那只是一小部分而已。活着也不是非要有兴趣才能活,跟人简单地聊聊天就挺有意思的,跟经纪人闹也挺逗的(笑)。这就够了啊。

—— (笑)那么,之前你不是在好莱坞说过,我不是演员,而是偶像吗?你是怎么看待偶像这个领域,岚这个地方的呢?
(思考了一阵子后)……很好的地方(笑),特别好的地方。

—— 请再说的详细一点。
那个啊,其实那个话是因为《热情大陆》的剪法很上道,所以感觉听上去是那种的。当然最后传达出了我想说的岚是我的骄傲这个想法,我很感谢。其实啊,那个……岚啊,嗯……真的很难回答,无法回答的很好。

—— 我倒是能理解你说这是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不过在这个圈子里,这里还是二宫君的根。
嗯,当然了,一切的基本。因为有它,个人也才有工作做。那不就代表了一切吗。毕竟我在这个圈子里的生命是从那里开始的,嗯,真的是这样的。

—— 你对岚感兴趣吗?
我对岚有兴趣啊,想知道接下来会做什么,会走向何方。

—— 还想问你一个,我一直以来都很想知道的事。
都说了不要跟我告白了嘛(笑)。

—— (笑)。你能瞬间观察出对方是怎样一个人,语言也好,态度也好,去看或者不看对方等等,去做反应。所以大概不同的人对你的印象也都各有不同。想问是因为你能看透,还是因为只是偶然而已……到底是怎么才能做到这样呢?肯定是经历过什么才能做到这样吧?有时候会觉得你真的很会观察。
嗯。首先,那个反应应该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估计。但是去想那个原因是什么,肯定也想不出来。怎么说呢,我本来就不会把事情考虑的很复杂。因为你摔了跤肯定会疼啊!撞到了一会疼啊,被打了也疼。你不会想为什么摔了好疼。为什么困了要睡,为什么饿了要吃饭,你想过吗?我就不会想。这跟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是同样一个道理,我不会太复杂的去看待人事物。多累啊,这种(笑)。

—— 但我觉得你肯定想过。
完全没有啊。

—— 不是说想到极致,想法就会变单纯吗,同样,现在也是因为经过那个时期不是吗?我记得过去在一个采访里面读过这样的内容,“明明水不是蓝色的,却要称之为水蓝色呢?”
水蓝色吧?是我说明明水就不是蓝色,为什么会有水蓝这个形容词。

—— 哇,你记得啊!这都是很久之前的报道了。
因为它就不是水蓝嘛!蓝的是天才对,那不应该是天蓝色嘛?为什么会用水蓝色去形容?我一直都觉得奇怪。
*注:日文中的“水色”代表浅蓝色,也就是水蓝色,但是没有“天色”这个词,没有天蓝色的说法。

—— 喔~原来是这样啊!等等,那就是你还是会想啊。
啊?但是你不觉得奇怪吗?用天色就好了啊,天空反射出蓝色嘛,为什么非要专门说是水色呢?

—— 你好有趣啊(笑)。不管是产生的疑问还是兴趣,面对对方做出的反应,都来源于当下的感觉。
嗯,是的。为什么会有兴趣?并没有为什么。

—— 我不知道有什么招数能够应对像像你这类型的人,我知道自己问问题的方式不行,谢谢你都很直接了当的做了回答。不过光有这些暗示还是没办法完全展现出真实的你。
我也没有故意隐瞒什么……嗯。

—— 有能说的过你的人吗?
我又没争(笑)。干嘛要争……

—— 没有必要?
没有必要!如果真的很想说的话,就正常说(笑)。

—— 这个也都是看对方吗。
嗯,对方如果对方非要聊的感觉的话,那我就聊。但是还是不会了解我的,因为我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啊,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笑)。





—— 你也一直都说,你对自己没有兴趣。
嗯,从根本上来讲,我对自己就没兴趣。

—— 真的会这样啊?跟你说话有种玩文字游戏的感觉,老觉得挺有意思的,虽然这样不合适。觉得你的解释啊,还有具体的例子都举的特别到位。
是嘛。

—— 可能真的没有想过“为什么”吧。
嗯,是。

—— 一方面特别的细腻又复杂,一方面又极为单纯,这真的很不简单。竟然能轻松说出“没想过”“对自己不感兴趣”这种话。
对自己哪有什么可感兴趣的。

—— 别人不觉得你很怪?
说我怪我也顶多就是哦是嘛……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把我跟谁比(笑)。

—— 是哈(笑),这么说就代表是跟人比较之后的结果。
对。

—— 像这种……怎么说呢,对你来说,可能是一瞬间就经过很多个阶段来到最后的结论,你经常直接给出这个答案,但是对常人来说,省略掉中间那两三个阶段的回答,理解就跟不上。你的思考速度太快了,强度太强。如果你能把想到结论之前的经过也能讲一下的话,多少能帮助我揭开这个谜。
嗯,是啊(笑)。这个我也觉得啊,不过啊,如果是说话的话,这样比较轻松吧?如果不是这种的话,极端来讲,用案卷调查就能回答了,如果只需要我做回答就好的话。

—— 啊,如果是问卷的话,你就回答了吗?
问卷的话我会回答啊,我会很认真,很努力的写出“回答”(笑)。

—— 的确,你会很认真的去寻找这个问题合适的答案。
如果这样也行的话我当然完全没问题,但是因为不是这样,没这么简单,所以才要问不是吗?

—— 你会感觉采访开心吗?
嗯,开心啊。跟人聊天开心啊,这是基本。思考应该怎么回答就很有乐趣。例如你最近沉迷什么事,最近发生了什么事等等,想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就很有趣啊。所以偶像杂志就挺有意思的,一到二月肯定要聊情人节,同样的问题一遍又一遍出现。但是想该怎么回答就很开心。有时候自己也会努力地尝试跟去年做一模一样的回答(笑)。有意思啊,特别有意思。

—— 这种采访如何呢?会被问到自己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种(笑)。
嗯,与其说不知道怎么回答,应该说本来没有答案吧。

—— (笑)怎么感觉要变问禅了。
我不行啊。对我来说那就跟问我为什么活着一样嘛。

—— 为什么会活着呢……很好的一番话,相当考验人的理解力。
那只能恨自己没有理解能力了(笑)。女人特别追求形式,不管对待什么。比如说交往几个月纪念啊,想让对方说我喜欢你啊,等等。男人觉得明明喜欢才跟你在一起的啊,跟你在一起就已经是最好的答案了,但女人还是想要答案。我这么说,本身可能就已经是提示了……然而过于追求答案最后反而会看不清周围。我一直觉得很可惜。不过,如果要了解一个人……真的想了解的话,那就不能跟别人在一起啊。如果跟别人在一起就无法了解了,哪有那么美的事儿啊。如果真的想了解,是吧。但是又不可能真的这样啊,既然要活下去。所以说,说不定想要了解这件事本身就有问题。

—— 这样啊……
感觉到就行了吧?想了解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啊。

—— 你当我活了多少年啊。是吧。
(点头)谁都无法了解的。如果一个人想了解一个人……从一出生开始,就遇到完全不同的人了。不可能的。不行的。

—— 是啊,就变成自认为了解了,以为了解了。
所以说,这种感觉就够了吧?跟刚才说的有点重复了,不能老是否定……否定一次搞不好永远都是否定了,否定是可以放在肯定之后的。

—— 无论关系多好,你都不会觉得自己了解对方?
嗯,没有觉得了解过。

—— 嗯,的确是不会真的了解透一个人的。
绝对不会啊。简单来讲不就是这个道理吗?要是想知道一切的话,必须要跟这个人从头到尾都一直在一起才行。

—— 你也没遇到过想要了解这个人全部的人?
没有。本来就没有这个可能性,怎么可能会想知道一切……

—— 那对你来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
我想想……不过没怎么想过啊,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产生了联系吧。人与人的关联……嗯~没考虑过啊。

—— 了解。那么最后再来聊一下关于演戏。《大奥》是你的第一部古装戏,还有床戏等等要素包含在其中,想问这个经历如何?
经历如何?难说啊。很开心啊,一次开心的经历(笑)。演员阵容很强大,而且工作人员也都很厉害,这是最重要的吧。看了电影感受如何那就是观众的事情了。

—— 你都不怎么看放映会。
拍摄现场很愉快,然后拍摄结束了,接下来我只是想作为一个观众去享受作品。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尽量不看提前的放映。这次的话,还没找到到合适时间去看。不过扮演水野很开心。

—— 是从哪里感觉有兴趣的?
关于感兴趣,老实说完全没有(笑)。总而言之这次周围全都是主演级别的重量级演员,很多很高兴能够有机会合作的演员,包括布景在内很多很过分的要求,工作人员从一开始就绝对不会拒绝……首先大家都很为作品考虑,总之能跟《大奥》剧组的各位一起完成这部作品很值得开心。仅此而已。

—— 那么关于作品本身以及角色塑造呢?
本来我就会特别有意识的不让自己对角色有兴趣,从这个角度上讲我没有什么共鸣。不过导演说,希望他是一个有生命力的角色,这个部分我有特别注意。如何去注意呢……我是去通过考虑与之相反的“死”去做的。怎样会死掉呢?为了不死掉,应该怎么做呢?等等,感觉通过思考这些问题,才能够更加强烈的展现出“活”这件事。

—— 《大奥》中男女颠倒的世界还是挺神奇的吧?
不,对我来说男女逆转的大奥才是正常的大奥,理由在于,我所认识的大奥本来就是这样的。所以说世上说的那个大奥在我看来反而是男女颠倒的(笑)。

—— 原来如此。
也没有看别的古装剧做参考……也不是故意不去看,怎么说呢,我觉得片场就是一切。不过的确感觉那个时代是有一些事情是绝对的。

—— 这跟与角色产生的共鸣是两回事?
嗯,两码事。一次都没有产生过共鸣。连续剧的话,有时候甚至都不知道整体究竟是怎么个内容(笑)。电影的话根据不同情况,有时候会知道。

—— 毕竟结果还有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会做变更,有时候是暂定。
嗯。连续剧更是如此,所以我完全不读剧本,只读自己的部分。都读了也没意义啊……也就只能有种好像自己真的都读了的感觉。不是吗?如果全十集十一集的剧本都齐了,这才开始一口气拍的话我倒是愿意全都读了。你读了一整集,也只不过是全部十二集里面的十二分之一而已嘛。要觉得这样就算全读了的话,就没意义啊。

—— 电影或舞台剧的话,一般都会有整个剧本,你也不会读全体?
嗯,我也不会读(笑)。不,其实我觉得读也是可以的。

—— 明明不读,你是怎么做出那样的表演来的啊。
因为导演会告诉你要这么做……

—— 啊?就这么简单!?
(笑)

—— 接下来,十月开播的连续剧《打工仔买房记》已经开拍了吧。
是的。从开机那天开始就在狂风暴雨般进行着。那天预定结束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啊(笑),不过提早很早就结束了。

—— 这次的角色如何?
打工仔。

—— 可以的话,请具体讲一下。
打工仔在买房之前经历的漫漫长路(笑)。

—— 头发染回黑色是为了这个角色吗?
是的。

—— 读了原作吗?
读了。《大奥》开拍之前我就读了……到现在已经变成很久远的事了(笑)。《GANTZ》拍摄结束之后,我正忙着高兴呢,结果过了两三天吧, 就开始拍《大奥》了。

—— 一直都在拍电影。连续剧的拍摄上次还是很久之前的《流星之绊》。
电视剧有属于电视的观点,这次的阵容很有意思,而且有第一次合作的演员,也有认识的演员。嗯,想享受现场拍摄。

—— 会是一部怎样的作品?
应该会不错吧。这次啊,是家庭题材。这里不能详细透露,不过我是个悲剧的儿子,母亲因为得不到她丈夫的理解,抑郁了。然后这个特别严肃的、把自己妻子逼到抑郁的丈夫会是一个特别关键的人物。然后我听说这么一个特别关键的角色呢,是由我最爱的竹桑来扮演之后,真的是松了一口气。很期待跟竹桑一起拍戏!也想要享受拍摄,一定会是一部好看的作品哦!

(完)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おむつ
作者おむつ
381日记 46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おむつ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