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 By Any Media Necessary

Excelsior 2017-08-11

书中提到的一些术语和事件背景 (Chapter 1~3; 5~7)


Clicktivism 网络点击行动主义

指的是使用网络作为影响公众对政治、宗教或其他社会问题看法的主要手段的行为或者习惯。方法包括网站发消息、网络请愿、或者群发邮件。用来形容社交媒体上不切实际的活动家,略带贬义。曾出现在2016年的白宫选战中,2017年被收录进牛津词典。


Yarn Bombing 针织涂鸦/毛线轰炸

由美国德州艺术家 Magda Sayeg发起,指用七彩编织毛线,包裹街道、灯柱、路牌,汽车、巴士、雕塑等大型物件的街头艺术,也可以用urban knitting、Knit-ffiti、Guerrilla knitting、graffiti knitting 表示。


Spreadability & Drillability

Drillable media is characterized by narrative complexity, encouraging die-hard fans to dig deep into the story world to mine new insights, while spreadable media is characterized by “horizontal ripples,” often aiming more at the accumulation of views than at long-term engagement.

Contextualizing #Kony2012: Invisible Children, Spreadable Media, and Transmedia Activism


Invisible Children 看不见的孩子官方网站

2004年成立的非营利组织,通过影片、创新及社会行动等方式,阻止约瑟夫·科尼在中非利用童兵的暴行。


Kony 2012 科尼2012(视频地址

约瑟夫·科尼为乌干达反政府武装“圣主抵抗军”(Lord's Resistance Army,简称LRA)首领,国际刑事法庭头号在逃罪犯,犯有绑架强迫儿童参军及虐待儿童罪行。短片《科尼2012》揭露了科尼对大量儿童的暴行,发布6天获得超过6000W浏览量。影片由IC创始人之一Jason Russell叙述并拍摄,目的在于通过社交网络引起人们的关注,呼吁美国政府,促成“逮捕科尼行动”,保护乌干达当地儿童。

关于童兵 @JirehLee

争议:

Kony 2012:这场实验玩了不止 27 分钟

Kony 2012: What's the real story?


Compassion Fatigue 同情疲劳

指经历过太多感同身受的同情后产生的淡漠情绪。比如在应对了太频繁或太多次慈善诉求后,而对苦难中的人们表示冷漠。

现更多被引用到慈善领域。媒体上痛苦灾难源源不断,募捐活动接二连三,捐助结果则让人失望。被悲剧和黑幕连续“轰炸”后,原本充满热情的善良公众,很容易因此进入“同情疲劳”的状态。


Digital Afterlife 数字身后事

当你撒手人寰之后,你无数的网络账户该怎么办?

社交媒体如何处理用户“数字身后事”


Context Collapse 语境崩溃

为什么社交网络上的原创内容越来越少了?

“你在网络上发布的内容可能会有无限的观众和读者(你很多时候控制不了读者是谁)。因此,和面对面的交流比,你缺少了营造独特语境,也就是应变和调整的条件。”

语境崩溃:YouTube 式社交的浅与深

“经过了个体意识的层层过滤,最终投射到网页上的,不过是一个人经过权衡之后能够呈现的内容。”

Facebook不再是社交网络,那它究竟是什么?

“人们原本并不希望把自己分享在FB上的信息公布给全世界,但随着FB的不断发展,加之普通用户的好友列表不断扩大,这种观念已经逐渐被打破。”


Culture Jamming 文化反堵

讽刺性地模仿广告,劫持广告牌,从而彻底改变其原先承载的信息。

品牌“吃人”文化反堵

反商业与流行文化霸权的文化反堵

文化反堵的目标更是直接针对商业主义和流行文化的霸权,其目标往往是为了创造一种在企业自己创造的形象与其对社会带来的实质负面后果之间的对照。一种主要的形式是所谓的「破坏广告」,另一个重要例子是街头涂鸦艺术。


Freedom Riders 自由搭客视频地址

1961年,种族隔离制度在美国社会中大行其道,许多州甚至采用极端的手段来执行种族隔离政策,而当时由肯尼迪担任总统的联邦政府忙于国外事务,对国内矛盾不闻不问。直到某天,一支大学生乐队的全体成员决定孤注一掷,乘坐长途汽车前往南部各州。他们自称“自由搭客”,希望能设法使总统和美国的民众正视种族隔离制度,并纠正这种困扰着国民的不公正的人权待遇。退伍军人出身的斯坦利•内尔森所导演的这部励志纪录片,是第一部描述这支勇敢的美国乐队的长篇作品。


Harry Potter Alliance 哈利波特联盟(官方网站

2005年由Andrew Slack成立的非营利组织,将哈利·波特世界与现实世界联结起来,关注现实存在的各种人权问题。

《狂粉是怎樣煉成的》:「哈利波特聯盟」如何促成公平貿易巧克力?

From Young Adult Book Fans to Wizards of Change


Nerdfighters(官方频道

发起者为“The Fault in Our Stars”的作者约翰·格林。他和弟弟一起于2007年在YouTube上创建了VlogBrothers频道,鼓励人们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自己拥有的力量。

如2014年发起非盈利募捐活动“Project for Awesome”,邀请人们提交关于各自最钟情的慈善项目的视频并捐款。互联网著名人物的一段48小时的实时视频流,引发了平均分钟100条以#P4A作为话题标签的推特。

约翰·格林的TED演讲:"The Nerd’s Guide to learning everything online"


Third-wave Feminism 第三波女性主义

第三波女性主义被视为等同数个不同派系的女性主义运动,和自1980末期开始的研究。其运动的主力认为第二波女性主义已经失败了,而且过时了。第三波女性主义者不仅批评男权与父权,也批评第二波女权主义者,这让他们和第二波女性主义者分别开来。

“來,看清楚女性主義者的女性主義”


Semiotic Democracy 符号民主

现代消费者的领悟与反思

符号民主学乃费斯克在研究电视文化时所发展出来的理论,主张在现实生活实践时,电视节目的观众并不会被动地照单全收节目制作人透过节目传递出来的资讯和讯息,而会主动地以电视节目作为文本,为自己制造新的意义和愉悦。


Post-object Fandom

在影视剧集、小说等(如哈利·波特系列)完结后,依然保持活跃讨论的粉丝群体。

“Post-Object Fandom: Television, Identity and Self-narrative” By: Rebecca Williams


Fan Activism 粉丝(迷群)行动主义

由粉丝文化衍生出的公民政治参与行为,基于已有的流行文化、粉丝活动、人际关系。包括为少数群体发声,为某些组织筹集捐款,要求被砍剧集继续拍摄,保护粉丝产物的著作权等等。

书中将其分为以下两种:

- Fannish Civics: participatory political practices that directly build on existing fannish practices.

- Cultural Acupuncture: deploying elements of the content world (and their accumulated meanings) as metaphors for making sense of contemporary issues.

"Cultural acupuncture": Fan activism and the Harry Potter Alliance

Cultural Acupuncture and a Future for Social Change

前者要求对虚拟世界语境有深刻了解,后者虽然也由粉丝发起,但则覆盖范围可延展到粉丝圈外的更多人。前者呼吁开展实际行动,后者重点在于提高更多人的关注度。

HPA&Imagine Better发起的两项基于《饥饿游戏》的运动:

“Hunger is not a game”:呼吁人们关注世界饥饿问题

“The odds in our favor”:呼吁人们关注世界贫富差距


Three Finger Salute 三指礼

A gesture symbolizing the resistance of the impoverished districts against the prosperous Capitol and its tyrannical leader, President Snow. A gesture of admiration, gratitude and saying goodbye to someone you love.

2014年泰国政变时,群众频频发起小型示威,包括模仿电影《饥饿游戏》中的3只手指敬礼动作。报道说,这个招牌动作已成为对抗军人政权的象征。


DREAM ACT (Development, Relief, and Education for Alien Minors Act) 梦想法案

最初于2001年提交美国国会审议的议案,旨在为16岁以前随父母非法赴美、在美连续生活5年的无案底非法移民提供一条入籍途径。要符合条件,他们必须从美国高中毕业,或取得GED(一般教育发展考试)证书,完成两年大学学业或至少服兵役两年,年龄不得超过35岁,道德良好。


DACA (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 “幼年入境暂缓递解” (达卡)

16岁之前被非法带入美国的未成年人,如果正在高中就读或者已经高中毕业,年龄在31岁以下,而且没有犯罪记录,都可以申请。DACA身份申请一旦获批,可以申请得到工作许可和社会安全号,并考取驾驶执照,而不用担心被遣返出境。这是一个两年有效身份,但是可以无限期续延。


QUIP (Queer Undocumented Immigrant Project)

呼吁无证移民中的LGBTQ人群为自己所遭遇的种种障碍而发声。


Transmedia Mobilization 跨媒介动员

the process whereby a social movement narrative is dispersed systematically across multiple media platforms, creating a distributed and participatory so- cial movement “world,” with multiple entry points for organizing and for strengthening movement identity and outcomes.


501(c)3

https://www.501c3.org/what-is-a-501c3/

美国联邦税收法典(简称“国税法”)的501(c)条款规定了不同类型的机构为非营利性机构。501(c) 条款下的非营利性机构包括慈善组织、社会福利组织、商业协会、工会、社区联合会、娱乐俱乐部组织等等。但是,如果非营利性结构要想取得免税资格就必须按照国税法501(c)(3)的要求来成立和运作。其成立目的要符合501(c)(3)规定,其利润也不能为个人股东所拥有。

国税法规定的501(c)(3)的免税目的包括慈善、宗教、教育、科学、文化、公共安全测试、促进国家或国际业余体育竞赛、和防止残害儿童和动物。

美国政府对501(c)(3) 机构在组织所得税上的豁免和纳税人捐赠的税收抵税方面都给予了很多优惠。除非申请人能论证说明其组织是公益慈善组织(Public Charity)或私立管理基金会(Private Operating Foundation),所有的501(c)(3)条款下的非营利性组织都被国税局先假定为私立基金会(Private Foundation)。


“Big L” & "Small l"

一个libertarian(小写的“L”)代表一个相信自由意志主义理念的人,但他本人并不一定是自由意志党的成员。

一个Libertarian(大写的“L”)则代表一个相信可以透过现行政治体制有效而正确的推动自由意志主义目标的人,更明确的说,一个“Libertarian”在美国就代表了美国自由意志党的成员之一。


“Politics as usual” 政治如常

emmmm没有特别官方的解释 有一个讨论帖 也有说指惯于推诿的工作方式 另外 JAY-Z有一首同名歌曲


Futures of Entertainment

The Futures of Entertainment is an annual event which explores the current state and future of media properties, brands, and audiences and the way these groups interact and intersect with one another.


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Vol.10 (2012)

<Kpop, Indonisian fandom and social media>

其中比较感兴趣的一篇XD

"Fan activism, cybervigilantism, and Othering mechanisms in K-pop fandom"


This book has offered a range of examples of young people working together to try to change the world, some working within “the system” (institutional politics), some working around “the system” (seeking change through other mechanisms) but all imagining politics as some- thing that fits into their everyday lives, something in which they were invited to participate. They had found ways to share their own stories and express their own voices, often through producing and circulating their own media, to set the agenda and frame the message. We cannot understand these practices by bracketing off the cultural from the po- litical: for these youth, the cultural is the gateway into the political. They are seeking political change by any media necessary.


有用没有都算学习一下~

Hestia 2017/8/14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Excelsior
作者Excelsior
15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Excelsior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