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余光中的(听听那冷雨)所想

点钱师太 2017-08-11

暂时,我还没有很痴迷他的文字,只是夜深人静读他的散文,会觉得很安心。

他说自己是五陵少年,因为他也写过一首诗--就叫五陵少年(诗歌附后)。

同姓余,余秀华那自我膨胀的苍白呻吟跟他一比,真是云泥之别。

五陵,是汉代类似于长沙国王陵北津城遗址一样的君王陵墓护卫邑;皇帝上位就会给自己开始择风水宝地修陵墓,几十年下来,为旺人气迁户去的贵族官员上层人士也撑起了一个城市的繁华,作为上层家的孩子年轻未入仕途前基本都是吃喝玩乐游马赏花,颇有才华的余光中自称纨绔子弟,是谦虚了的--凭这一点,我就喜欢上了他。

听说我在看他这本记忆像铁轨一样长,有人建议我听罗大佑吉他版的(乡愁四韵),可是,我现在压根难得有闲心去百结这愁肠、费力劳神去哼唧啊,连我妈都说跟你电话你也跟我倒一倒苦水嘛我才有存在感啊……有啥好倒的?

所有的情绪,不都叫做庸人自扰嘛?

自己走过的错路,不都叫自作孽不可活,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嘛?

干嘛呻吟?中年妇女的絮叨破坏力连碗都会炸裂、蚊子都会住嘴、小强都会自尽的。

真要说什么,也要像余光中这样深刻的优美的有力度的情感表述,才行吧。

痛痛快快的吐个槽吧。

余光中--五陵少年

台风季,巴士峡的水族很拥挤

我的水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

黄河太冷,需要掺大量的酒精

浮动在杯底的是我的家谱

喂! 再来杯高粱!

我的怒中有燧人氏,泪中有大禹

我的耳中有涿鹿的鼓声

传说祖父射落了九只太阳

有一位叔叔的名字能吓退单于

听见没有? 来一瓶高粱!

千金裘在拍卖行的橱窗里挂着

当掉五花马只剩下关节炎

再没有周末在西门町等我

於是枕头下孵一窝武侠小说

来一瓶高粱哪,店小二!

重伤风能造成英雄的幻觉

当咳嗽从蛙鸣进步到狼嗥

肋骨摇响疯人院的铁栅

一阵龙卷风便自肺中拔起

没关系,我起码再三杯!

末班巴士的幽灵在作祟

雨衣! 我的雨衣呢? 六席的

榻榻米上,失眠在等我

等我闯六条无灯的长街

不要扶,我没醉!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点钱师太
作者点钱师太
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点钱师太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