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1

将心向月 2017-08-11

今晚的月光皎洁,我刚发现的。

第一次抽烟的时候,是小学二年级,我和姐姐在奶奶家玩,百无聊赖。我问她有没有抽过烟,当然没有。我从爷爷的烟盒里拿出一支,问她想不想抽,她犹豫了下,接了过去。

我们打火的时候没有吸气,烟很难燃。好容易点着了,吸了一口,她和我一人一支,从六楼扔到了楼下。

那之后爸爸戒烟几年,又复吸了。我很生气。第一次买悠悠球,因为抓到爸爸吸烟,他带我去文具店,买了粉色的、女生款的“幻光轮”,我特别珍惜。

David也吸烟,他吸烟之前会拿风扇吹,问我吸烟吗?我说不会。

第二次。因为刚知道Z他常年吸烟,我是喜欢不吸烟的男孩子,有点失落。旅行结束我们错过了一趟火车,只好从北京买了站票回包头。买了茶座,准备一整晚不睡。火车上太冷,他拿了一件没拆吊牌的衣服披在我身上,让我趴一会。本来我们三个人买了三张茶座票,但旁边的老人带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孩子生病了,身上还有绷带,老人抱着孩子想尽量不占我们的空间,但做不到。我们不忍心让这位老人委屈了孩子,所以只好三人之中有一个人坐在过道的小凳子上。又累又冷。

绿皮火车的空调很可怕,我们每个人都瑟缩成一团。半夜的时候他趴在空位置睡着了,我把衣服披在他身上,和曼曼去了吸烟区。

拿了Z的烟,我俩又是一人一支。我只知道点烟要吸,但我不会抽。曼曼也不会。旁边的大爷打趣我俩“你们在烧烟。”

掐灭回去,也没发生什么。但我发现当你把烟点燃那一刻,所有烦恼好像都酷了起来。

也仍然是烦恼啊。因为旅程结束,要确定之前的一切似梦非梦,真的是梦啊。

第三次在大学。Free真的很难过。“想抽烟吗?买娇子去吧?”香橙味,我第一次抽,之后把这烟藏在柜子里。半年后宿舍夜谈,每人一支,大家点燃,烧了起来,结束,交心,睡觉。

之前有个朋友说过他喜欢我。说自己抽了烟又戒掉,说带来一盒蓝莓爆珠要送我,没送。后来尝到蓝莓爆珠是在北京,广院旁边小区三十余层天台,卿的弟弟给我一支。

后来是《晚歌》创作时期,那段时间的我很要强,不想失败,面对这部戏,抽烟喝酒摆脱烦恼。呕吐哭泣之后,挠着头在烈日炎炎下排练,恩威并施,像个可怜人。演出结束,太阳还没完全落山,跑到广场上大哭,给妈妈打电话。半小时后收拾好自己,感谢所有人。

刚刚发现月光皎洁,仍然有些心思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发现意淫成本很低,但绝对是对身体最坏的事。人的抑郁心情本源于此,对结局的幼稚预测,自以为是的理性懂事,装酷和耍小聪明。挽救自我,再拒绝深陷其中。

我其实是不吸烟的,但也不知怎么,还是学会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将心向月
作者将心向月
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将心向月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