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VE 2017-08-11

下午两点多,妈打电话给我,她说她在鼓楼街的肯德基里,买了一杯可乐坐着等人,问我在不在附近,我说不在,她问我四十分钟内能来吗。我说不能,出租好贵,公交车来不及。她说那就下次再见吧,你不是不久就又要回来了。我说好。然后冲澡,换衣服出门,打了出租车,再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肯德基,挂了电话,我也改了目的地。 每次和妈见面,她都呆愣的看着我十几秒,然后会评论我的头发理的不错,或者是太长了应该再利落一些,偶尔夸我又帅了一些,大多时候会讲我越来越像男孩子了。我们见面通常会趁着吃一顿饭的时间,她要抽烟的时候总会问,我能抽根烟吗,我点头之后她才从包里拿出烟和打火机,然后散漫的掏出一支烟放进嘴里,点着,用力的吸上一口,吐出漫长的白烟,然后跟我继续刚才的交谈。其实如果我摇头,她无非是念叨我几句再自顾自的掏出烟来抽。 这个女人已经越来越在意我对她的认知和看法。我们不多的通话中,最后我总会说你不用操心我,我也不操心你,有难了打电话讲。 我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她把自己的生活过的凌乱,我把自己活的如同她的生活一般凌乱。 我对自己的想法无动于衷,对自己的生活无动于衷,对漫长的深夜和短暂的白天无动于衷。 我开始依靠备忘录来生活,每晚睡前把把第二天需要的东西写进备忘录,把现在用着但明天需要放进背包的东西写进备忘录,把需要嘱咐的工作写进备忘录,甚至把要倒垃圾关窗户也写进备忘录,我知道我一定会忘,当我需要把出门前记得带钥匙记得反锁门写进备忘录的时候,开始难过,难过的是不知道把“记得看备忘录”写在哪里。 我还是不舍离别,眼睛容易流泪。 无法形容的是当被无望充斥的时候,没有磕碰淤青,没有失去什么,却偏偏过不好,睡不好。是无力和无奈的,是自己都无可奈何。这种状态就像明明有很多路可以走,可是往哪个方向都迈不出脚。这种感觉应该叫怯懦,觉得哪里都不是我该出现的。 可我也在努力生活。 好了,好好生活,慢慢的来生活。

17.07.17 01:19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ALIVE
作者ALIVE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