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蹦迪 和 蹦迪的正确性

yinghe 2017-08-11
来自话题 2017已过一半
一直很喜欢vice的tagline



「世界在下沉,我们在狂欢」

世界是否在下沉变得更好还是更坏见仁见智还无法定论。不可否认的是,过去的几年,世界一致向左,地球村渐渐消失,国的围墙人的边界重新被树立,平等自由与政治正确相爱相杀。人们藏在互联网里键盘后,与意见不同的人撕扯。在现实中,戴上面具微笑沉默叹息。开始越来越封闭保守,对周围麻木,只盼望过好自己的生活。 然而对于生活,我们又要因的太多而不可得痛苦。


我们确实需要去狂欢。
去打破。去爆发。去交流。

没人在意你跳的好不好看。动作大一点 ,胳膊抬起来,双手举过头顶,跟着节奏晃就对了。在双脚离地那刻,忘记繁文缛节,感受音乐的召唤,跟随身体的本能反应去舞动。就像远古时期的肩搭肩篝火晚会,某种程度上,我们回归原始。这样的回归,并不是道德文明的落败,而是我们终于在这一刻准备就绪,放下欲望,焦虑和这现代社会给的一层层属性外壳



“狂欢是在封闭下开放地了解周围的一切,狂欢是在Self Hate下坦诚地探求自己的内心,狂欢是在隔膜间真诚交流一切,狂欢是让更多的有趣被发现、更多的边界被打破,狂欢是为面对未来高度无法预知地平线的未来准备。”




当然这...
一直很喜欢vice的tagline



「世界在下沉,我们在狂欢」

世界是否在下沉变得更好还是更坏见仁见智还无法定论。不可否认的是,过去的几年,世界一致向左,地球村渐渐消失,国的围墙人的边界重新被树立,平等自由与政治正确相爱相杀。人们藏在互联网里键盘后,与意见不同的人撕扯。在现实中,戴上面具微笑沉默叹息。开始越来越封闭保守,对周围麻木,只盼望过好自己的生活。 然而对于生活,我们又要因的太多而不可得痛苦。


我们确实需要去狂欢。
去打破。去爆发。去交流。

没人在意你跳的好不好看。动作大一点 ,胳膊抬起来,双手举过头顶,跟着节奏晃就对了。在双脚离地那刻,忘记繁文缛节,感受音乐的召唤,跟随身体的本能反应去舞动。就像远古时期的肩搭肩篝火晚会,某种程度上,我们回归原始。这样的回归,并不是道德文明的落败,而是我们终于在这一刻准备就绪,放下欲望,焦虑和这现代社会给的一层层属性外壳



“狂欢是在封闭下开放地了解周围的一切,狂欢是在Self Hate下坦诚地探求自己的内心,狂欢是在隔膜间真诚交流一切,狂欢是让更多的有趣被发现、更多的边界被打破,狂欢是为面对未来高度无法预知地平线的未来准备。”




当然这份难得自然。
是属于真的蹦迪者。
不是社会王哥 和 卡座里自拍的兰兰。

摄影@菜包

——————————————————————————————————————————

真迪野史

蹦迪场景时尚的演变,从第一天开始就伴随着house音乐发展,致幻剂和来自西班牙IBIZA岛的俱乐部风尚。

英国DJ Paul Oakenfold,Danny Rampling 和 Nicky Holloway 被认为是早期的地下rave场景的推广者。1987年夏天,三位在伊比沙岛经历了一场首屈一指的party 狂欢。并将他们的经验带回英国。Oakenfold和Rampling开设了电子音乐俱乐部。Holloway则致力于迷幻事业。

当时很多人穿着设计师服装。 “目标是站在酒吧,看起来很酷,”Oakenfold说。




到了一九八九年,时尚俱乐部里的装扮是宽松而多彩的,充满视觉刺激。孩子们穿着工作服,笑脸T恤,鲜艳的挑染发型。玩具口哨和明亮的塑料珠替代了精美的首饰。


俱乐部风格受到IBIZA club和Summer of Love风潮的影响从资产阶级时尚转向波西米亚。



在 SUMMER OF LOVE是1967年夏天期间发生的一种社会运动,当时多达10万人,大多是年轻人实行嬉皮士打扮和行为风格,汇聚在美国旧金山,还有加拿大和欧洲的许多地方。

嬉皮士,有时叫flower children(花的孩子),是一个兼容的组织。他们怀疑政府,拒绝消费主义价值观,普遍反对越战。少数人对政治感兴趣,其他人更多关注艺术(特别是音乐,绘画,诗歌)或宗教和冥想。音乐家John Phillips 1967年创作了"San Francisco (Be Sure to Wear Flowers in Your Hair)”以推广歌咏嬉皮文化,一经推出就取得了巨大反响。


但是场地不能整夜保持开放状态,所以俱乐部的孩子们搬到被遗弃的建筑物,飞机机库和开阔的田野。当狂欢的景象传播到美国时,英国的移民将他们的rave装备带到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嬉皮士占领街道,美国狂欢开始。




加利福尼亚很快成为一个重要的狂欢中心,一个新的风格开始占主导地位:受嘻哈影响的孩子们带来了阿迪达斯贝壳头和宽松的运动裤,色彩缤纷的冲浪风格和街头混搭。好看的少男少女带来的是他们背后的整个艺术社区。



在那段时间,参加这些派对的艺术学生开始创作图形。 Rick Klotz的公司Freshjive,则恶搞了大企业品牌;比如一件命名为truth的衬衫上汰渍洗涤剂的标志,还有对Crayola(玩具品牌)和7-Eleven's Big Gulp(大杯饮料)的玩弄。




除了Stussy之外,Freshjive是90年代初期最重要的街头风格的品牌。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每个人都穿着像学龄前的孩子们,穿着大型毛绒动物装,米老鼠手套,苏斯博士帽子和小马手镯。你能看到一个女孩跳舞到Sasha&John Digweed身边甩动她闪光的马尾,脚穿彩虹吊带袜背着一个玩偶背包。与她在一起的男士同伴则是Mr.Pacman(吃人豆游戏那个),也许还带着安抚奶嘴或涂抹了Vicks的面罩。画面复杂。





后来的一小段时间狂欢场面已经失去了势头,部分原因是政府的管制打击。


到了三十年之后的今天,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电子音乐成为主流和巨大的商业EDM环境的时代。宽大的牛仔裤变成了超短热裤。
“当时Raver孩子们是怪胎和怪人,现在的他们已经不是了。”

“当时呢,有更多的人关注的是音乐方面,现在有一半的人甚至不知道音乐。”
当然,从过去到现在,狂欢的文化依然是关于幻想,摆脱日常生活。无论你是穿XXL衬衫,超级马里奥服装还是亮片比基尼,都是如此。


最后
希望你蹦的不是假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来自公众:红眼飞行
了解更多青年文化内容 不定期安利纯正尖货
跟我起飞><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yinghe
作者yinghe
2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yinghe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