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化的夜

槟子 2017-08-11
快到凌晨的时候,黑夜融化了。
有种说法,大概是说,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或者是说黎明前是最黑暗的。大概是这样,忘了那话到底是怎么说的。
反正是在后半夜,天最黑的时候。
我开着台灯,什么都没干。真的什么都没干,发呆而已,看着墙壁。窗帘拉着,墙是粉色的。有首歌在唱,“送我入睡,在我死去时,将我唤醒”。
这么多的“我”,这么多的“我”。
就是在这个时候,最黑的时候,传来液体滴落的声音。滴答一声。
漏水的水龙头?
电影和小说里的俗套,在焦虑的人身边总得有一个漏水的水龙头,滴答不停,在水池里留下锈迹。水龙头被修好的时候,就是剧情发生转机的时刻。但在那之前,水龙头总得滴答作响,即使没有一滴水流出,也要发出规律的滴答声。
如同一颗定时炸弹,永远不会爆炸的定时炸弹,爆炸的时刻设定在永远,于是真正的永远真正到来之前,都只有不停息的滴答声。
滴答,又是一声。
或者,是滴落的血。警探用拇指揉揉额角,觉得自己迫切需要装着威士忌的酒瓶。
还不如想象翻到的酒瓶。它打翻了,琥珀色的酒液从桌子边缘滴落。滴答,滴答。
又是一声,滴答。
声音是从窗口传来的。
我站起来,拉开窗帘,看到黑暗从窗台上滴落下来。
看起来就是这种感觉。窗台上已经全黑了,黑暗像液体,...
快到凌晨的时候,黑夜融化了。
有种说法,大概是说,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或者是说黎明前是最黑暗的。大概是这样,忘了那话到底是怎么说的。
反正是在后半夜,天最黑的时候。
我开着台灯,什么都没干。真的什么都没干,发呆而已,看着墙壁。窗帘拉着,墙是粉色的。有首歌在唱,“送我入睡,在我死去时,将我唤醒”。
这么多的“我”,这么多的“我”。
就是在这个时候,最黑的时候,传来液体滴落的声音。滴答一声。
漏水的水龙头?
电影和小说里的俗套,在焦虑的人身边总得有一个漏水的水龙头,滴答不停,在水池里留下锈迹。水龙头被修好的时候,就是剧情发生转机的时刻。但在那之前,水龙头总得滴答作响,即使没有一滴水流出,也要发出规律的滴答声。
如同一颗定时炸弹,永远不会爆炸的定时炸弹,爆炸的时刻设定在永远,于是真正的永远真正到来之前,都只有不停息的滴答声。
滴答,又是一声。
或者,是滴落的血。警探用拇指揉揉额角,觉得自己迫切需要装着威士忌的酒瓶。
还不如想象翻到的酒瓶。它打翻了,琥珀色的酒液从桌子边缘滴落。滴答,滴答。
又是一声,滴答。
声音是从窗口传来的。
我站起来,拉开窗帘,看到黑暗从窗台上滴落下来。
看起来就是这种感觉。窗台上已经全黑了,黑暗像液体,从窗台边缘滴答下来。
更多黑暗正透过纱窗的网眼渗进来。
我在画上,或者漫画上,看到过这场面——黑夜融化了,淌进屋里来。我觉得,我肯定见过很多幅表现黑夜融化的画作,或者多次看过同一幅,或者只是有一次看见过一幅画着黑夜融化的画作,但印象深刻。无论是哪种情况,造成的后果是,当看到黑夜渗进来时,我确信自己见过这种场景,并会再次见到。某种古怪的既视感,证明发生的是发生过的和必然会发生的。
这话毫无意义。
滴答。
我用手指接了一滴掉落的黑夜。它不冷,也不热,感觉不像水,也不像水银,它染黑了我的手指,散发出夏天夜里的气味,暴晒后变凉的树枝叶味道、雨水和蒸发掉雨水的土的味道、垃圾桶和变粘的酒的味道,还有一点夏天里人们用的沐浴液花露水味,混在一起。
滴答。
不知不觉中,从窗台滴落的黑夜已经在地板上汇集起来。房间地板上有一处凹陷的地方,下暴雨我又忘了关窗的时候,潲进来的雨就会在那块凹陷处汇集成一个小水坑。现在也是这样,黑夜在那里汇成一个小水坑,一小滩黑夜。
我伸脚踩进去。
不如说,抬腿迈进去。
然后,陷进去,落下去。非常简单,而且非常迅速。虽然“陷进去”听起来缓慢且黏糊糊的,实际上很快。毕竟是陷入黑夜,或者陷入黑暗,陷入黑夜或黑暗总是迅速的。
被黑夜裹起来也是迅速的,并且安静。不再有任何声音,也没有光,但不觉得四周粘稠,只觉得空,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热。我觉得我闻到夏天夜晚的气味,可能是错觉,夏天夜晚的气味来自回忆。我闭上眼睛,不觉得害怕,不觉得充满希望,也不觉得绝望,其实什么感觉也没有。
我在夜里,直到……直到……我不知道那是多久之后,直到看到光亮。
好吧,其实我真正想讲的,我在这里讲的是:很简单,我就是这样诞生的。
天啊,这么多的“我”。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槟子
作者槟子
3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槟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