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微课堂实录 l 著名作家三盅:作者唯一需要作出的调整只有两个字

三盅 2017-08-11
【新闻链接】http://www.sohu.com/a/142884737_534418

从传统文学创作到影视化故事创作,作者唯一需要作出的调整只有两个字:舍弃。
5月18日晚20:00,华云文化签约作家三盅做客文化咖微课堂,与我们分享了IP热下的作家转型,在内容创业的下半场,要如何从文学创作到影视化故事创作。
点击收听三盅微课音频部分内容
(音频)
以下是三盅讲课内容
分享环节
从偶像派转型为实力派,那是我的玩笑话,其实我从来也都没有偶像过,实力主要体现在饭量和体重上。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两方面的转型,都与创作本身有关。一个方面,是从虚构类小说往非虚构类散文的转型。
这次转型实际上并非是从小说界退出,而是根据大众阅读口味的变化,稍稍调整了故事的形态和叙述的方式,可以称它为叙事散文,也可以称它为长篇散文体小说,都可以,语言风格决定了,无论它被划入散文还是小说,它都是叙事体,而且都采用散文语言。它的构造很轻巧,以现实生活中真实的我为主线,写发生在我生活中的故事,我的故事,我身边人的故事。
这次转型对我而言是具有很大意义的,我借着这次转型,用真实发生的、相对浅层的故事找到了一个阅读群体,这个群体的数量相当庞大,基本...
【新闻链接】http://www.sohu.com/a/142884737_534418

从传统文学创作到影视化故事创作,作者唯一需要作出的调整只有两个字:舍弃。
5月18日晚20:00,华云文化签约作家三盅做客文化咖微课堂,与我们分享了IP热下的作家转型,在内容创业的下半场,要如何从文学创作到影视化故事创作。
点击收听三盅微课音频部分内容
(音频)
以下是三盅讲课内容
分享环节
从偶像派转型为实力派,那是我的玩笑话,其实我从来也都没有偶像过,实力主要体现在饭量和体重上。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两方面的转型,都与创作本身有关。一个方面,是从虚构类小说往非虚构类散文的转型。
这次转型实际上并非是从小说界退出,而是根据大众阅读口味的变化,稍稍调整了故事的形态和叙述的方式,可以称它为叙事散文,也可以称它为长篇散文体小说,都可以,语言风格决定了,无论它被划入散文还是小说,它都是叙事体,而且都采用散文语言。它的构造很轻巧,以现实生活中真实的我为主线,写发生在我生活中的故事,我的故事,我身边人的故事。
这次转型对我而言是具有很大意义的,我借着这次转型,用真实发生的、相对浅层的故事找到了一个阅读群体,这个群体的数量相当庞大,基本上能够代表国人对文本的大众审美,他们没有大块的时间,养成了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他们对文艺生活、新鲜事物、情感乃至人生哲学抱有极大的热情。《生命的每一天都是奇遇》是无龄感系列的第一本,因为这本书,我很轻易就被他们找到了。接下来,无龄感2马上就要上市了,无龄感3早就写好了在那里排队。这两本书的书名分别叫《唯有一人爱你灵魂至诚》和《我们都是自命不凡的人》,继无龄感1的无龄感生活理念,第二本和第三本分别是写无龄感爱情和无龄感事业的,生命的构成无非就是这三大要素,生活、爱情、事业,所以三本合称为无龄感生命三部曲。这次转型,说白了就是文体的转型,技术层面的转型。
另一次转型,是从文学创作往贴近影视化故事创作的转型。我想,当今中国,只有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老师才敢于讲出这样一句大实话: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只有他才敢于把小说的内核是故事这个真相放大了之后大白于天下。在他之外,在他之下,绝大多数传统作家是没有勇气也不会那样说的,他们认为,光是讲故事,谁不会?但真的是这样吗?我看未必。在小说创作中,很多人把语言看得很重,却忘记了语言是为故事服务的。从文学创作往贴近影视化故事创作的转型,最初也是受我的老大姐汪总的影响,她让我明白一件事,同样是写故事,能够被影视化的故事,其传播广度和力度不是纸质出版物能够比拟的,绝大多数人喜欢更直接的、更为具象的、视觉化能够轻易抵达的文化传播方式。那么我为什么不能深入这种方式当中做点事?
我最新上市的长篇小说《贫果》,其实2013年就写好了,只不过是拿到今天来出版而已,我和我的编辑米娜,为了让这部作品更加符合影视改编的需要,来来回回改了好几稿,米娜告诉我,稿子非常棒,但人设得改,男一号李思达应该更年轻更英俊,而且大多数时间生活在阳光下,即使阴郁,也该是爱情的不如意带来的,不能是人生观出问题。
从这些合作的细节就能看出,如今大家都很重视文学作品的影视开发,有的甚至是从源头就开始了。到目前为止,我已经陆续有几个项目在启动了,是否能成功,真的不敢说,但我敢说这种尝试是绝对值得的,一个不行,两个,两个不行三个,一直尝试下去。这次转型,不单纯是又走回到小说的老路上,或者干脆这么说,接下来我要讲更多受影视行业欢迎、符合影视审查制度,而且更容易被实现出来的影视故事。
其实转型对我来说早已不是新鲜事,在这两次转型之前,还有一次转型,我最初是不搞文艺类创作的,十几年前,我写财经、写时评、写杂文。其实那才是我创作道路上的第一次转型。我认为作家不是天生只能写一种体裁,即使是在同一种体裁之下,也存在转型的可能性,类别的转型或题材的更迭都算,拒绝转型的作家只能不断地自我复制,把处女作一份接一份地克隆出来,在一条路上来回踱步,单纯从人生的角度来审视,这是不是也太无趣了呀?
采访环节
Q:文小咖
A:三盅
Q:三盅老师经常有个困扰就是自己的笔名被误读误写。这里小编要向三盅老师道个歉,之前也犯过错误,如图:

所以今天想请您介绍一下您的笔名“三盅”的由来,相信不少读者也很好奇。
A:确实有很多人顽固地把盅念成蛊,写成蛊,有些场合遇见一些人,也不知道是真认识我还是装作认识我,离老远就很热络地跟我打招呼:蛊叔,来啦?蛊哥,最近忙什么呢?我说,你敢叫得更亲热点吗?你要是敢,好,那你就叫我蛊蛊吧。其实我这个三盅,既不是蛊,也不是一个贪杯的人在向人暗示自己的酒量。它是有含义的,人生难得三盅悟,清茶一盅品甘苦,浊酒一盅话悲喜,薄粥一盅写春秋。在寂寥中触摸灵感,于无声处倾听幸福。自古凡书大悲悯写大情怀者,无不于唱尽沧桑声嘶处,擿一朵野花自珍。
Q:您最初是学计算机的理工男,后来是怎么走上文学之路的?在创作的道路上,随着年龄增长和阅历提升,您的创作风格和题材的选择又发生了哪些改变?
A:我中学作文很好的,后来一直没有放弃写东西,最早是写诗歌、散文,业余爱好,没写出名堂来,后来读了工商管理,开始写时评、财经、杂文,都是些理性大于感性的文章,篇幅也都不大,而真正走上文学之路,应该是十年前,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我在文学这条路上也在不断成长,最初是写类型文,科幻《时间玩家》,罪案《七宗醉》这些,后来又以《七宗醉》同名写了爱情中篇,但这个没发表过。后来渐渐走出了类型,以都市社会为背景广泛取材,形成了包罗万象的都市生存手册,也就是了解我的人首先会接触到的都市丛林系列。一路走来,风格改变是蛮大的,技法也是一步步往上走,到了《贫果》这本书,已经获得了“国内少数几个最懂小说的人”的认可。不过,尽管我努力使用最浅白的语言写出了《贫果》,它却依然不会是人人都看得透的一本书。
Q:作为“都市丛林文学”创始人和“无龄感”理念的发起者,您如何看待这两类作品传达出的生活态度,两种概念从无到有的过程我们很好奇,能不能简单分享一下?
A:这两个系列从无到有的过程,我前面或多或少都有提到,但假如把这两个系列作为两个概念来探讨的话就比较有意思了,都市丛林系列其实是在我感觉自己已经有能力驾驭一个书系的时候开篇的,大约是08年北京奥运的时候,我计划要写五个大故事,都要从现实生活中取材,要独立存在,连人物都不挨着。这个概念单从系列名称上就能感觉到某种灰暗的色调,丛林,唯一的规则是什么,弱肉强食的食物链,从某种角度看上去,这才是真实的都市。
我的“都市丛林五部曲”,聚焦都市生活,把目标锁定在都市人群。其中有做着一夜暴富梦的小人物,有想钻法律空子的投机者,也有坐拥亿万却内心空虚的“慈善家”……他们白天衣着光鲜,出入各种高档场合,交友无数,可每当夜幕降临,独自面对黑夜,却感到空虚和寂寞。都市是混凝土筑成的丛林,它一样充满了危险,灯红酒绿诱惑着一个个负债累累的“伪善家”,在巨大的生活压力下,他们迎来送往,尔虞我诈,竞争合作,暗中角力,也互相背叛。他们主动或被动地做出一个又一个选择,以为可以掌控未来,却不料全被生活击败,最终误入歧途,等待救赎。
但是,“都市丛林”往往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系列的作品最后总是会以大彻大悟式的人性升华为终点,为当代都市生活探寻一条又一条光明之路。“五部曲”当中,有发生在职场、商场、生意场、校园、旅途中的场景故事,也有社会广泛交际融合、跨阶层、跨属性、跨文化、跨地域的反映都市生态全景的故事。到了最后一部《贫果》,视角更是大到几乎扫描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阶层的萌芽,二代们的生存状态,所谓二代,我的选取是最具典型性的官二代、富二代、贫二代。这个概念就很贴合都市人群的审美口味。
而要说贴合,“无龄感”的概念就更加贴合,它换了一个面目,再也不是灰暗的色调,变得光鲜亮丽,以正面的、积极的方式来阐释人生,这是一套关注现代社会生活的图书,从生活方式、爱情、婚姻、事业、爱好、梦想、理想等多角度去阐述无龄感的人生理念。适读人群范围非常广,因为“无龄”嘛,是读了立即就会获得身心愉悦的读物。这两类作品,假如要用它们所传达出来的生活态度来区分的话,那么都市丛林文学是在深层次思考:“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而无龄感理念则是在回答这个提问,简单让人们相信:“这个世界完全能够变得更好!”
Q:作为作家,您的不少作品正迈向影视开发之路,那么您对影视改编的IP热潮怎么看?反推,IP热会对您的创作产生了什么影响?
A:IP热潮是资本推动出来的,而资本是逐利的,别指望它会一直保持脑热,就像股市一样,指标显示超买,很快就要回调,IP市场也有指标,狂热是有迹象的,比如连一首歌的歌名这样毫无内涵可言的东西都能成为大IP,那么市场肯定是过热了,又好比是某个被全世界追捧的名牌,它知名度够高,但它可以没有生产能力,完全外包,然后贴牌。这都是虚伪的存在,市场的假象,不该成为创作者的追求,我想绝大多数人都有着相似的想法,我希望你是因为我的东西好才来询价的,而不是因为我的东西看上去能倒卖一把。
Q:在您看来,传统文学与影视化故事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从传统文学创作到影视化故事创作,作者本人需要做出什么样的调整?
A:这个区别很大,这是抽象与具象的区别,艺术与娱乐的区别,精神食粮与快餐的区别,品茶与喝茶饮料的区别……从传统文学创作到影视化故事创作,作者唯一需要作出的调整只有两个字:舍弃。对应以上区别,舍弃的是想象空间、艺术性,精神创建,品茶的耐心……剩下的,只不过是一堆技术活。这是一次从艺术家向技工的蜕变,必须完全放下姿态,假如还像以前那样端着,那这个新领域会排斥你的介入。
Q:越来越多的作家开始往编剧、导演等更多行业转型发展,您有想过加入吗?对未来创作您目前是怎么规划的呢?
A:这种转型我就算了,我没有当编剧和导演的志向,我只做我喜欢的事情。尽管我不会去当编剧,但我前面说了,我会做价值相似的努力,比如,把故事创作前置,直接用需求来推动我的后期创作。
网友互动环节
Q:网友
A:三盅
Q:那个“引诱”三盅老师走上文学道路的人,在三盅老师创作的历程中给了您什么样的力量和鼓舞?三盅老师在创作这条道路上面对自己的初衷,有没有实现自己内心世界的呈现?
A:你说的那个人是钱钟书先生,但他除了让我无数次感到自卑以外,并没有给过我什么像样的力量和鼓舞,像我这种狮子男,力量和鼓舞通常是来自于一次又一次成功的征服,而不是挫败感。但很显然,钱老先生怎么是我所能征服的呢。第二个问题,我的初衷很简单,我爱写东西,一段时间不写就难受,给我钱让我不写很难办到,哪怕是倒贴钱,我也要写,再加上我不想按部就班上班,也不想跟人为了生意而吃饭,我想自由,我想一觉睡到十点半。这两个因素碰到一起,那就既不上班又可以写了。既然是写作,呈现的自然全是内心世界。
Q:三盅老师,有人说IP文学是快餐,严肃文学是饕餮大餐,你怎么看?有些网文作家和传统作家一样,几年一部作品,精益求精,那么是不是可以说IP作家和传统作家也可以没有差别?
A:IP文学是快餐,严肃文学是饕餮大餐,讲这句话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嫉妒IP赚大钱的文人,另一种是爱装逼的读者。第二个问题,不能这么说,网文都是几百万字一部,有的号称永不断更,而有些传统作家一生也写不了那么多字,网文作者都是日码上万字,传统作家一个月憋出几百字属于正常,一本书的字数还不够网文作家发免费章节的,2014年,我一整年只憋出了一本书的开头两千字,第二年年初还全被我给推翻了。至于说哪个是精品,这种评判永远都不要做,交给搞理论的人、评论家去做,你就记得各有各的好,一定是正确的看法。
Q:出书是为钱还是图名?如果是为钱,那挣多少钱才算多?如果是图名,出了名你有啥打算?
A:出书的目的有很多,因人而异,我只能告诉你我的目的:我是想做我喜欢的事,也就是写作这件事,自由、不用上班。我是逆时代潮流,弃商从文的,为了利,我不可能做这么傻的选择。再说名,这个当然有,但它也不是我的初衷,最初的想法中没有这些,只不过人真到了一步一步往上走的过程中,名气就会成为相伴而生的一种需要,以及标配,我就算够低调的了,放弃用真名,起了这么个让人懵逼的笔名。
文化咖微课堂本期抽奖中奖名单:
烧锅炉的孔雀
Star
不管事的班长
妖妖灵
妍妍
恭喜以上五位幸运的群友获得
《最痛的礼物》或《贫果》
请以上5位群友于5月26日前
提供联系方式及收货地址到文化咖后台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三盅
作者三盅
22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三盅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