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存档# Dying Slave

Son of Nebula 2017-08-11

你的形象是在碳条与直纹纸摩擦出的曲调中产生的:当滑腻的碳与粗糙的纸在我的手中产生碰撞,那些优美流畅的线条与那些朦朦胧胧的光影,就自然而然地构成了你。

我当初也没有想到,只是在草纸上的一次信笔涂鸦,就显现出你近乎完美的躯体与恬静舒展的至美。我想,这也许就是美神维纳斯的赐福——是她将灵感灌注到我凡尘的脑海,又驱动着我笨重的躯体勾勒出了无暇的你。我没有考虑过这样的信念是不是亵渎了我现在委身的宗教,我只知道,在艺术的领域,我是从来不信奉那位至高无上者的。

我挑选石材,我打磨工具,我用我对艺术永恒的热情与投入,想把你从薄薄的画纸中解放。但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阻力,太多的束缚,太多太多的阴翳与疲倦。在任务加身的时候,我频频回望;在最痛苦难捱的时刻,我踽踽独行。就这样,我最终还是将你带到了这个世界。

原谅我并没有将你打造成想象中的那样完美无瑕,我甚至刻意地留下了一些遗憾。因为你实在太过真实,我害怕当我将你完成的那个时刻,你会直接脱离冰冷坚硬的岩石,变得温暖而柔软。

不,这并不是因为我不爱你。我当然爱你,就像皮格马利翁爱着他的伽拉泰亚。但我并不是皮格马利翁,你也不可能是伽拉泰亚。你是我,不是肉身,而是灵魂。

我现在终于知道这几年间我的惶惶、我的辗转、我的难以忘怀、我的魂牵梦绕到底出自于何处。我曾经对科隆纳夫人说过,我只是一个模具,一个空壳,一个填满融化金银而后诞生作品的熔炉。但我的灵魂呢?我那最本质的,我之所以成为我的灵魂呢?

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才第一次知道了它的去处。我从你的体态、你的动作、你的面容中找到了它,也找到了我。你是用我的灵魂打碎后再重塑而成的,你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自己。

所以,我才不让你亲临这个一成不变,被权力与宗教抢夺的世界。也所以,我不去奢求爱与陪伴,不去祈祷苏醒降临,甚至还为了相反的结果,去哀求那位高高在上的权威。

我要你自由,要你解脱,要你保持在如同爱欲一般的永恒欢愉之中,免受痛苦、免受绝望、免受任何我在最浓稠的黑暗中隐藏的最晦涩的秘密。

上帝将人类的灵魂束缚在躯壳中,为了使他们历经苦难;而我将我的灵魂装在你的躯壳里,为了从无生命的石块中给予你解放。

其实我是那样地羡慕你,像嫉妒一般热烈地羡慕你。因为我是上帝塑造的,没有更高的力量给我带来自由,给我带来解脱。我不知道我的最后是否能拥有你这样的恬静与安详。

但我的灵魂已经成为了你,也许由此,我就能由衷地抱有几分希望——对那个静谧的彼端,那个任何人、甚至连上帝都不曾知晓的天堂。

于是,安息吧,我的造物。

——在那艺术与美的永恒殿堂。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Son of Nebula
作者Son of Nebula
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Son of Nebula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