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母亲的信之三:笑,以及病

矛小雪 2017-08-10

我的同事张女士生病了。

这件事对我的打击挺大。从早晨太阳照到窗台上,照到背后的花朵上,一直到太阳转到窗外的山那边,到暮色渐起,到疲倦扛在肩膀上,到我们淡淡地在楼下说再见,一周有五天,我们呆在同一所大楼的一间写间字里。隔着不高的天蓝色的隔板。

在隔板后面,我们忙完要做的工作,就开始吃零食,看书,追剧,涂涂画画,为过去发一会呆,为将来发一会愁。

更多的时间是笑。我的笑点低,又迟钝。有一则笑话是这样的:有人向派出所报案:大桥底下有炸弹。警察赶到桥下一看,桥墩上涂了四个2.

我诧异了一上午。为什么呢?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又翻出这个笑话念。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呢?”张女士正在吃砂锅,夹了一个丸子悠悠地说:“你从不打牌吗?”

我刹那间明白了。一个人开始哈哈大笑。邻桌的人都开始看我了。我笑够了,说:“我这应该叫秒懂吧?”

张女士埋头吃她的丸子。很冷静地。

我这样一个迟钝的人,一直没有发现她生病了,直到她有一天没有来上班。

她住院以后,我突然开始想她。想起她的种种好处来。张女士脾气好。张女士能干。张女士沉稳冷静。张女士从不发脾气。她简直和我是两极。我是一堆干燥的木屑,一点小火花就着了。她是一潭深深的水,扔多少人石头进去,依然没有小水花冒出来。

有过很多很快乐的时光。一起去吃午餐的路上,说一些清淡的笑话。单位同事无伤大雅的小故事。不伤害自己,不伤害别人,顶着人畜无害的脸,气定神闲地走着。

但是她病倒了。病榻上她苦笑:“医生首先问我,是不是经常心情不好啊?我就说啊,我是活不过六十岁的。”

心里一震。这话似曾相识。妈妈,你也曾经这样说过。很多次。你说的时候,我多伤心啊。痛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不怎么要怎样挽留你,怎样改变你。但是夜晚来临的时候,我总觉是恍惚地觉得,那样的时候还远。还早。是一团不现实的阴影,不会来到我的跟前的。但是在一个温暖的春天里,你还是走了。

为什么断言自己活不到六十岁呢?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还是对现实的厌倦?阵阵寒意从背后升起,在乌鲁木齐这个炎热的夏天。

妈妈,我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一句话想起你。想起你恍惚的眼神,疲倦的身影。如果有天堂,请一定好好生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矛小雪
作者矛小雪
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矛小雪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