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的阴谋——诡诡怪怪的脑洞

juaner卷耳 2017-08-10

晚上九点三十四分,c的邀请微信语音聊天界面赫然出现在我的手机屏幕上。我犹豫了几秒钟,点了接听键。 “找到工作了吗?”c直接问来这句话。 “还没有。”我回答。 “哦。”他毫无情绪的应道。 实际上,我已经跑了好几家公司面试,但是都没有结果。 “再看看吧,工作这事不要着急。”c说,语调到了最后忽然下抑。 实际上c早就对我这样懒散的工作态度感到不满了,奈何他并没有任何责骂或者耻笑我的资格,起码我觉得是这样。 “嗯,谢谢关心。”我礼貌性的回了一句。其实我对这样的关心并没有抱着感谢的态度,相反,我倒是特别讨厌这样的关心,像是无中生有的毒疮,溢流而出的恶心的脓水能染满皮肤,然后被脓水沾染的皮肤又变成了毒疮,如此反复,长时间才能愈合。 “对工作有什么期望或想法吗?总不能没有目的去找吧?”他缓了缓又问道。 我原以为他说出那句结尾语调下抑的话时会结束工作这个话题。 “嗯,边看边找吧,什么都去试试呗。”我有些不耐烦了。 “嗯,不过也千万别勉强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做,不能做的事情勉强了也苦了自己。”他说出这话,好像取得了某种胜利那般,很有成就感。 “谢谢提醒。”我用微笑的语调答复他,他却并不知道我在屏幕这边朝他翻了好几个白眼。 “毕竟这个世界,这个宇宙这样设定了你的位置,你要学会利用它给你的资源嘛。”他用轻快的口吻说道。 “嗯,我不会浪费它给予我的所有的。”我默默应和。 “你啊,就是不懂这个宇宙的真实面貌。”他接着说:“你别想着去违抗它任何意思,它给你设定了剧本,你逃不了的,那不如去享受,你说是吧?”他的反问语气让他颇为得意。 “嗯,你说的没错。确实应该遵从。”我附和。 “就像我以前,刚接触这个职业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是那么让我激动。没错,是激动。我创造出很多属于自己的新生命,就在计算机里。那个时候我还给它们都取了名字,也就是他们所谓的编号,其实每个人的名字都是编号。我让它们交错沉睡,交错运行,即使它们发生了碰撞,不,那不是碰撞,那是我给它们写好的预演剧本,是大戏剧里的小插曲,正是这样的小插曲才让总体更加精彩。我让它们运行,第一天的时候还是一副简单得小孩子看到都会笑的平面律动图,一直到第七天,你肯定没想到,你一定不会想到的。哈哈,你知道造物主造人用了几天吗?就是七天。我让它们碰撞了七天,一直到第七天,它活啦!哈哈!”他的语调快速转变,时而激昂时而缓慢,始终不变的是骨子里的骄傲。 “你说,你设计的程序,活了?” “没想到吧?就说了你的想象力太局限了,你真应该好好来看一遍我操作的过程。唉,可惜啊,你看不到。” 我开始不太明白他说的话了。 “你不懂没关系,我让你懂你就懂,不让你懂的,不用懂。”他肆是狂妄。 “哦,反正你很厉害就对了。”我无话可说,只能这样聊表一句。 “我跟你说,别妄想解读我,你是看不懂我的。我可以彻彻底底的看透你,你觉得我是个怪人,很狂妄,很傲慢,但是不论如何,你还是敬佩我的,对吧?”他狡黠一笑。 确实,他说的没错。虽然很不屑他的说话方式与他的傲慢,但我还是由衷的敬佩着他。正当我在心里疑惑他怎么会这么了解我时,他哈哈笑了两声道:“记得你第一天还是一片画面的时候,我就在脑中率先给你写完了你一生的剧本。我给你设定为受尽折磨,四处碰壁,人生态度消极怠慢,总之就是悲观主义。按照我的预料,你确实是这样的,我给你灌输了找工作和面试的思想,导致你的所谓的潜意识是能够意识到你曾做过这些事的,你现在的消极指数已经到了一个极点了。但是我给你又设定为表面毫无波澜,实则暗流汹涌,按照接下去自然的运行程度,你必然会走极端。但是我并没有给你加入自销毁程序,所以你是做不到的。后面的设定里,你会拨开云雾见青天,一切都往好的方面发展,你也会变成一个爱笑爱跳爱闹的活泼人了。你的剧本是我写的,所以你没有办法,只能按照我的操作流程自然而然去实现。”话结尾时他又变得尤为认真。我也好像听懂了他的话,我不过是他的一段代码而已。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会按照你的操作指令去运行的。”我很平缓的答他,这种平缓的语调应该也是他设置的。 “那么,你要记住我的一些话,然后好好活着哟。”他忽然间变得俏皮了。 …… “喂,喂,你还在听吗?” 我回过神,发现手机正开着微信语音对话。c在那头喊我。 “嗯,咋了?”我回过神来问道。 “没什么,你没事就好。” 挂断语音后,我在想,这个宇宙将我安排在这个位置,我应该要好好享受的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juaner卷耳
作者juaner卷耳
6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juaner卷耳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