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老太

二五八十 2017-08-10
来自话题 离别

老王家最近几年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我们村,说大不大,但几乎碰上个就是熟人,不叫一声什么总是不好的。在我很小时候,每次路过老王家都要快步过去,因为每次门口都站着一个老太太,然而我每次都记不得管她叫什么。所以幼小的我心里总是抵触与她的目光接触,就像课上老师叫人回答问题一样。

在我印象里,她家褪了色的红色大门总是紧闭着,绿色的瓜秧爬满墙,右侧又紧靠着我们的大杨树园,在一棵十人合抱的大杨树旁显得门脸更小了。门口总是站着一个老太太,笑起来挺慈祥的,在我看来。怎么说呢,可能在我看来笑起来眼眯成一条缝的都挺慈祥,好比周冬雨。她拿个蒲扇站在那,等着有人来侃会天儿。

其实我抵触她好像不止是忘了叫什么的原因。我们村我的大爷大妈可以说随手抓一个就是,再不济随便叫一个什么也行了。唔我组织一下凌乱的语言…那么罪魁祸首可能就是小时候从长辈那里听来的那些事儿。具体什么你要问我我也不记得了,反正听完之后小小的我就隐约对她有了不好的感觉。小孩子嘛,最墙头的墙头草,听了后句问前句。指不定听了一耳朵就断章取义了。

今天晚上本是和妈妈骑车兜风,路过她家很远了,我本来都没看,我妈却说了句等会儿就往回跑。我走近些,隐约觉着是与平时不太一样了,她家大门灯大亮着,昏黄的光打在大门上,使干涸的红漆回光返照。由于她家位置偏低,我在马路上可以看到一些院子里面,灯火通明。空中也飘来妈妈和街坊的只言片语。我霎那间明白了。里面温暖的光只让人觉着空虚与不真实,一股悲凉之气笼罩在着附近。

老太太有个儿子,我小时候也我还是见着的,我喊他哥。起码在我最早的印象里,他是个很好的人。他卖过零食,发小有满满一盒分钱蹦子,我们还傻傻的拿去买过吃的,然后温和的被告知不能用。是的,和和气气,温温柔柔。那时候分钱早就告别钱币舞台了,只是我们太小并不知道。在我印象里温和的哥哥没过几年就离婚了,只剩他和老母亲一起生活。后来,他变得很胖,看起来很蠢。再后来,人也变得奇奇怪怪的。比如,他会叫住你说个不停,眼睛却一刻停不住;他还会喝很多酒,满嘴的口气和满眼的红血丝会出卖他。不过这些也停留在我刚上高中那会儿,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他。

我妈说,些太突然了,前两天看老太太人还好好的,现在就不行了。说是从医院拉回来的,回家等着走完这最后一段路。

上一辈的故事我不知晓,我只是伤感。像古人一样感慨世事无常,伤感着她走后,她那孑然一身的儿子要如何。

最后引用《入殓师》里的一句话:逝去并非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程,路上小心……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二五八十
作者二五八十
1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二五八十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