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一场烂醉好过一碗鸡汤

白小蝎 2017-08-10

秦牧坐在警察局的长椅上,心情是绝望的、他以前丧虽然是丧,但是一个月进两次派出所,还是面对着同一个警察,也真的是没救了。他想找个地缝义无反顾地钻进去。

警察倒是很放松,见又是他,身后还跟着一群低头的人,便好奇地问:“小伙子,你这不对啊,我是让你好地方发展,你不能去培养黑社会啊。”

秦牧一脸哭丧的表情说:“我如果告诉你,这一切和我没关系,你信吗?”

警察还没说话,底下这群蹲着的小混混可是信了。他们还纳闷,怎么这人就这么牛,敢拉着一个姑娘直接闯进他们火拼的现场,照这个情形看,这小伙子在这派出所里是有人啊。两群混混对视一眼,达成了共识。强龙难压地头蛇。服个软就算了。所以他们一致说:“我们信,我们是大哥叫过来给大嫂助兴的。不是真打。”

警察大叔狐疑地看着他们:“不是真打。”

他们齐刷刷地看向了秦牧。秦牧被这一眼看懵了,他是实在没明白现在是什么走向,于是便说:“啊,没错,也没打架,就是我准备跟女朋友求婚,找一些江湖上的朋友捧捧场。”

一群小混混深感秦牧大恩大德,纷纷鼓掌。

警察大叔这时走到了方玲面前,仔细端详了一下,恍然大悟:“小子可以啊,这个小姑娘不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小姑娘,你这一个月就拿下求婚了。你也是人生赢家。行了,你们走吧。到时候喜酒得叫我,我也算媒人。”

方玲刚想张嘴辩白,被一群站起来的小混混们生生给架了出去。

秦牧在后面对着警察叔叔点头哈腰,一边说:“一定一定,办酒席的时候一定得叫上您,不准随礼啊,随了我跟你急。”

警察叔叔一见他们走远,便对秦牧说:“快去吧。不随礼哪好意思。你这媳妇性子烈,得好好管教着。这可好,今天自杀,明天求婚赶着像火拼一样,下一步不得毁灭全世界啊。”

秦牧握住警察叔叔的手,说:“你说的太对了,我回去肯定严加管教。”

他赶忙退了出来,追上了那群小混混。小混混们放下方玲,再一看,罗启云抡着菜刀直奔警察局。秦牧的大脑已经短路了,这事情一桩跟着一件,实在是太刺激了,刺激的他已经招架不住了。他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妈妈抡着菜刀。那群小混混一看,这一家全都不是省油的灯,放下方玲转身就跑。

方玲倒是不怕,迎着刀就上来了。

罗启云一见人都跑了,不理方玲,走到秦牧面前,把刀狠狠地塞进了他的怀里,说:“你好自为之。今晚你们回来吃饭吗?”

秦牧看着一脸失望的方玲,然后转过头说:“我今天会和方玲说清楚,如果还是不行,我就让她搬家,或者送她到精神病院。

罗启云叹了口气:“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懂,但这么疯疯癫癫的,你没办法。今晚我不带你的饭了。你看看你带回来的这些麻烦,一男一女,两伙混混。不过还好,估计之后,就不会再来了。最好是你能说好,然后,好好过日子吧。我也知道你是为啥把他们都弄回来。或者总比死了强。我先回去了。”

秦牧看着母亲的背影,突然觉得背影有一点佝偻。她的岁数也大了。

当然秦牧现在需要对付的是方玲这个定时炸弹。他拉着方玲,方玲有点不情愿。她现在一心想死,她使劲挣脱着。秦牧放开她的手,朝她吼道:“你不是想死吗,你跟我喝顿酒,我告诉你,要死也得吃饱了死,要不然亏欠你自己。吃饱了,咱们一起死。他们跳河,跳楼,跳房子,怎么都能死,你就说行不行。”

方玲一想,这话说的在理。饿着死的确是有点惨,就跟着秦牧到了撸串的地方。

到了夏天,撸串的地方成为北方各大城市的一道风景线。说实话,大夏天,吃一串大腰子,真的是人生幸事。三五个朋友聚在一起,一箱啤酒,喝得开心,畅快,冰镇啤酒再一下肚,比喝多少杯冰水都畅快的多。

秦牧和方玲现在就在这样一个大排档里。他们正恶狠狠地盯着对方。秦牧正吃着一个鸡翅吃的满嘴流油,看对面,方玲正吃着一个流着油的肥肠。

秦牧端起啤酒,敬了方玲一杯,说:“说句实话,那天救你下来,要是知道你是现在这个状态,我不如直接就随你死去。”

方玲端起酒,豪迈地说:“我不怪你,你是个好人,只是你救错了人。”

秦牧:“我没有救错人。既然咱们现在是最后一顿,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死?”

方玲:“我的故事很复杂的,你有耐心听下去?”

秦牧又给两个人倒满了酒,说:“人生苦短,要是多点耐心,也许就没那么短了。”

方玲一听这话,笑了,两个酒杯一碰,啤酒稀里哗啦地洒了出来,转眼就下了肚。

方玲接着开始说:“我和一个男人相恋了7年吧,不短了吧。我知道这个混球是个什么调性。不就是劈个腿,一无是处,吸我的血吗,我愿意无所谓,真的。相爱七年,我每天在外面要死要活,累的像条狗,也无所谓。”

秦牧有点不明白了,说:“这人都这个样子了,你还和他结婚?”

方玲又干了一杯,说:“以前,他不是这样的,他对我很好,但是这三年,他像变了一个人。我不知道他是伪装的太好,还是我太傻。”

秦牧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是你太傻了。”

方玲没接话,接着说:“其实这些我都能忍,对我发脾气我也可以忍,不结婚我也可以忍,什么我都可以忍。可是你知道吗,就在我想跳楼的那天,他带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到我面前,说那女人生了一个孩子,是他的。所以,他觉得他陪了我七年,赔了这个没有感情只知道工作的女人七年,他觉得他好亏,他跟我要50万做补偿。”

秦牧也干了一杯酒,说:“真的有这么无耻的人?”

方玲摇摇头:“我看着那姑娘怀里的那个孩子,觉得自己该死了。人再怎么努力,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共度余生,所有的付出全都是消耗品。”

秦牧:“该死的根本就不是你,凭什么你要去死啊?该死的不是你,而是那个男人。”

方玲又干了一杯,又吃了一串羊肉串,打了一个嗝:“我想死,不是因为这个渣男,而是因为,我好像失去了爱的能力。该怎么去爱一个人,我不知道。很多人告诉我,爱就是接受。可是我好像已经学不会了。”

方玲的脸上突然一阵凉爽,秦牧把一整杯酒泼到她的脸上,对她破口大骂:“我他妈以为多大点事,就这点事你就要自杀?就因为一个渣男,人家乐呵呵地老婆孩子热炕头,你在这要死要活,苦情戏不是这么唱的,你这就是圣母了。我告诉你,你死了葬礼他都不会来,你图什么。你说你失去了爱的能力,你傻吗,那他妈是天赋,爱是天赋,不是能力。咱们能爱,都他妈是提前订好的。你她妈以前眼瞎,不证明你会瞎一辈子。伤心难免,但别绝望,没到时候。”

方玲怒火中烧,一个反手,一瓶酒从秦牧头上泼了下去,秦牧把手往脸上一抹,说:“浪费,5块钱一瓶呢。我喝了多好。”

方玲一把塞给她一瓶啤酒,自己一扬脖,直接吹掉了。

秦牧有点欣慰。

酒喝到位了,这世界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了。

方玲干完一瓶,很严肃地跟秦牧说:“我见过那么多男人,你是第一个泼我酒的,你说的对,我不会瞎一辈子。谢谢你。我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去迁就一个不对的人,我以为是伟大,伟大到去适应一段不适合自己的生活,现在想想,太他妈傻逼了。”

“喝。”

“喝。”

方玲看着眼前这个已经迷迷糊糊的男人,她知道自己找到活下去的理由了。所有鸡汤都在告诉我们生活不易,有那么多伤害你的人,你要做到百毒不侵,就是让自己强大。方玲干完这一瓶才知道,这些都他妈是扯淡。

一醉解千愁,不是因为酒精的作用。

而是因为,你在喝醉的时候,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他虽然已经吐得不省人事,但是他依旧紧紧握着你的手。

就算你对自己放手了。

还有一个人不愿意放弃你。

那还有什么去死的理由呢?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白小蝎
作者白小蝎
9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白小蝎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