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了。

I 甜老虎 2017-08-10
贴最后一段,出自《妈妈找到了我的漩涡》,共四万字。

第四章



我在想漩涡是什么,也在回忆那些漩涡形成的时间,涡流的形状,我在想这些涡流经过我们,我们早已习惯,就像水底的水草习惯了河水的冲刷,我还是想知道,漩涡到底是什么。
前几天我跟妈妈说我去洛阳,参加一个诗会,妈妈很快接受了我写诗这个事,其实以前她不怎么知道我写这个。妈妈于我,有一种薄薄的照耀,她对我的接受,就像没怎么接受就接受了一样自然。举个例子,她会看我电脑里的《柏林苍穹下》,这个电影,虽然她听不懂也看不清字幕,但是她可以把这个电影看完,她会拿起我的书,随手,翻开一本《文学与恶》(或是别的随便是什么的书),她会安静地读一下午,用一种放空的模式,电影看完了,书看完了,这件事发生了,关于书和电影,我不确定她理解了多少,但我猜测她会喜欢。
不是心生喜悦的那种喜欢。而是照耀般的。就像冷冷的空气里阳光照进房间,她照进我,带着她的一点暖。
妈妈接受了我,她不在乎,所以她很容易接受,她不那么在乎,所以接受,妈妈是一壶煮在煤气炉上的热水,散发着像是有些暖的雾气。
妈妈找到了我的漩涡,妈妈看着我的漩涡,我也看着,我正身处漩涡中,我们都看着这层迷人的水波纹,我会葬身河底,大概,妈...
贴最后一段,出自《妈妈找到了我的漩涡》,共四万字。

第四章



我在想漩涡是什么,也在回忆那些漩涡形成的时间,涡流的形状,我在想这些涡流经过我们,我们早已习惯,就像水底的水草习惯了河水的冲刷,我还是想知道,漩涡到底是什么。
前几天我跟妈妈说我去洛阳,参加一个诗会,妈妈很快接受了我写诗这个事,其实以前她不怎么知道我写这个。妈妈于我,有一种薄薄的照耀,她对我的接受,就像没怎么接受就接受了一样自然。举个例子,她会看我电脑里的《柏林苍穹下》,这个电影,虽然她听不懂也看不清字幕,但是她可以把这个电影看完,她会拿起我的书,随手,翻开一本《文学与恶》(或是别的随便是什么的书),她会安静地读一下午,用一种放空的模式,电影看完了,书看完了,这件事发生了,关于书和电影,我不确定她理解了多少,但我猜测她会喜欢。
不是心生喜悦的那种喜欢。而是照耀般的。就像冷冷的空气里阳光照进房间,她照进我,带着她的一点暖。
妈妈接受了我,她不在乎,所以她很容易接受,她不那么在乎,所以接受,妈妈是一壶煮在煤气炉上的热水,散发着像是有些暖的雾气。
妈妈找到了我的漩涡,妈妈看着我的漩涡,我也看着,我正身处漩涡中,我们都看着这层迷人的水波纹,我会葬身河底,大概,妈妈呢。


我人生的脉络,终于在漩涡里渐渐清晰,而我所有的隐藏,都源于童年时的羞愧,这羞愧不是因为我做错了事,也不是因为我自惭形秽,我并不低于任何人,我也不会为了人与人之间的比较而难过。这仅仅因为,这种情绪,历经这些年,仍然柔软。
一切渐渐清晰,我终于可以跟妈妈诉诸家常,这中间的弯道,可能几个运河都不止,河沟上被淹死的那些小猫的尸体,最后都去哪了?
这样的问题,我会问妈妈,就像我的孩子也会问我一样,小鸟在天空消失的日子,谷川润一郎也问询过,妈妈是雪原,贯穿生死,冰冷,又柔软,她们的肉体,承载这样的使命。而我。
而我是河,我好像打定了主意一样,一辈子这样清澈呢,我想起小时候拉着妈妈的手,手上戴着妈妈织的手套,吃着糖葫芦,在冰上行走,我想起我的孩子,我拉着他的手,在早上六点钟,我们一面急急地走向地铁站,一面就着冷风讲起新美南吉的小狐狸买手套的故事,哪只手,是小狐狸的手呢?
我问。
哪只手,又是妈妈的手呢?
再问。

妈妈,请你在水面上好好看着我吧。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I 甜老虎
作者I 甜老虎
44日记 57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I 甜老虎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