皱纹

DLZDYL 2017-08-10

有个地方挤出了一个皱纹,我们便去看看。

五点钟起来之后,躲过黄山脚下的牛,我们吃了鸡,然后上了山。

票上写这是景岗山,我们自然是不会信的,另外,我们心里明白,再多个“对任意”都和一个是一样的。

另外有一些黄色帽子的人也上山,这是明智的,因为这样一定不会走丢:黄山上有谁会戴黄色帽子呢?

戴黄色帽子便不会走丢

我们也发现了别的颜色的帽子,不过,我们很快注意到,最白的是女人的脸,此外我们心里清楚,这些所有的颜色,女人脸上都有。

黄山要竖个门,就能卖门票了。

有门就有门票

在山上不久,我们发现了一头四脚朝天的牛,为什么它要这么做也许是我们无法知道的,不过有人相信,这个问题的解答能将人类的认知水平推进一大步。

然后我们发现了一些黄瓜正在被卖:黄山上自然是有黄瓜的。

我们看到了“禁止行走”的牌子,不过我们忽略了它,并很快到达并超过了第二个“禁止行走”的牌子。

向上爬(不是字面意)的路上,我们看到一棵被命名为“孔雀松”的松树,它让我们的大脑有事可做:为什么是用孔雀命名松树而不是相反?是因为松树众多而可以大量模仿其他物种而孔雀比较骄傲?所以松树因为它的适应力而失去了某种地位?很快我们意识到这都像一派胡言。

在一处山顶,我们看到铺陈的群山,在千万年的尺度,它们也必然如海浪般起起伏伏。山和云的区别是什么呢:云起伏在分秒的尺度,而山在千万年的尺度。当然,它们都只是时间之海里的一瞬。

到达宾馆后,我们注意到,这里的商品标价都缺一些小数点。

小数点?

在估摸太阳很红之后,我们离开宾馆,发现两块石头已经先与我们千万年等着她了。

第二天四点钟起来,我们等待了不短不长的一段时间,看到了一个按钮。人群很厚,我们几乎觉得一层人挤满后可以再叠一层,如此往复,当然,人们也是高高矮矮,于是也便像按钮一样。所以,便是小按钮们看一个大按钮。另外我们注意到,小按钮们都激动地按着手中一个方形扁平物体上的按钮。【此外我们想到,只要一直向西走,就能不断看到这个景象。】【另外,我们等待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响起,不过这没有发生。】

按钮

在乘着透明盒子滑下绳子之前,我们折路看到了小学课本上的“迎客松”,不过我们发现课本没有提到的一点:在这棵松树不愿意继续迎客后,人们用铁索吊起了它让它继续迎接客人。虽然我们怀疑我们并不被它欢迎,我们还是假装微笑着在它面前拍了一张照片。返回途中我们惊讶地听说,原先一棵被命名为“送客松”的松树因为喝了太多的泡面汤枯死了,我忽然回想起昨天晚上吃的泡面,想到我把汤都喝下去了,我惊恐而心安。

被迎客松

接着我们便滑下了山,途中遇到了两位各交了90元的垃圾桶。

最后看了一眼皱纹后,我们用大巴搅拌了一会早饭,分道扬镳,驾驶各自的高铁或者铁奔向家乡。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DLZDYL
作者DLZDYL
2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DLZDYL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