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谷子

Can 2017-08-10
给我妈打电话,家里正式进入秋收了。这几年家里打谷子也没得那些年辛苦了,很多外地的收谷机都排队揽生意,价格也很便宜,大家都乐意解放劳动力了。

小的时候,每年打谷子是除了过年之外最隆重盛大的事了。在外打工的男人们那几天也是会齐刷刷地赶回来。现在回想起来还真的有点庄严神圣使命感一般的味道。回来当然是挑大头,肩挑背扛的“肩挑”是属于男人的,他们往返于田间和家里,一担担把谷子挑回家里坝子里堆起,等到从田里“背扛”的女人回家再摊开晒。家家户户都热火朝天,小孩子也没有闲着的,往田里送点茶水,送点馒头稀饭类的东西,我们管那个叫打半顿。因为农活太消耗体力,所以两顿饭中间需要补充一下。女主人一般会提前回去准备丰盛的午饭(晚饭),满满的一桌子,然后等田里的人回来吃饭。人也是一大桌一大桌的。打谷子的习惯是大家相互帮忙,今天你家收,大家就一起去帮你割,然后在你家吃饭。明天该我家收了,又一起帮我家,在我家吃饭。

天气热,又没有空调,只有头顶旋转的吊扇或者饭桌旁边立着一把座扇呼呼拉着风。男人们大都喜欢肩上搭一条毛巾,边吃饭边喝啤酒边擦汗。跟现在那些在健身房优雅地擦汗水不一样,因为他们粗狂豪放太多了。天气多热大家就有多高兴。因为一季的收成或者说一年...
给我妈打电话,家里正式进入秋收了。这几年家里打谷子也没得那些年辛苦了,很多外地的收谷机都排队揽生意,价格也很便宜,大家都乐意解放劳动力了。

小的时候,每年打谷子是除了过年之外最隆重盛大的事了。在外打工的男人们那几天也是会齐刷刷地赶回来。现在回想起来还真的有点庄严神圣使命感一般的味道。回来当然是挑大头,肩挑背扛的“肩挑”是属于男人的,他们往返于田间和家里,一担担把谷子挑回家里坝子里堆起,等到从田里“背扛”的女人回家再摊开晒。家家户户都热火朝天,小孩子也没有闲着的,往田里送点茶水,送点馒头稀饭类的东西,我们管那个叫打半顿。因为农活太消耗体力,所以两顿饭中间需要补充一下。女主人一般会提前回去准备丰盛的午饭(晚饭),满满的一桌子,然后等田里的人回来吃饭。人也是一大桌一大桌的。打谷子的习惯是大家相互帮忙,今天你家收,大家就一起去帮你割,然后在你家吃饭。明天该我家收了,又一起帮我家,在我家吃饭。

天气热,又没有空调,只有头顶旋转的吊扇或者饭桌旁边立着一把座扇呼呼拉着风。男人们大都喜欢肩上搭一条毛巾,边吃饭边喝啤酒边擦汗。跟现在那些在健身房优雅地擦汗水不一样,因为他们粗狂豪放太多了。天气多热大家就有多高兴。因为一季的收成或者说一年的收成都在那几天,大家都想太阳热烈一点,这样便可以把谷子收回来两三天晒干进仓了。如此,一年一度的狂欢就可以告一段落。

但其实天公常常在这几天不作美,万里晴空的天,可能下一秒就乌云密布,然后田里的人都匆匆赶回家,因为坝子上晒着的那成片的金黄金黄的谷粒要赶在雨落下前收进屋。大家也是分工明确的,你用刮袍,他用扫把,你来措,他来担的,很快就又是一块干干净净的坝子。有时跑赢了老天,收完了雨还没下来,大家就很庆幸地摇着蒲扇坐着等雨来,也偷得个自得其乐的惬意凉快。有时雷打得太响,雨来的太急,总是在快要收完的时候大雨倾盆而泄,谷子难免被打湿,然后主人家就会念着,“遇得到哦,你晚点点来也好哇”,“这个谷子不能捂到了,不然就要遭生秧了”,家里宽的话也会考虑在家里摊开通风,因为这样谷子就不会发芽了。

不管刮风下雨也好,还是持续秋老虎也好,总之最后是要谷子全部进仓才算完一桩事。当季的新谷子打了米煮了饭,大家都是很欣喜的,第一顿也算比较讲究的,要先祭天,感谢老天赏饭吃,其次要孝敬老人,所以要老人先吃,然后再是大人,再是小孩子。而且那个时候我们常常被威胁不能剩饭,因为是新米饭,倒了要遭天谴,因为暴殄天物。小时候对这些无感,反正大人说怎样就怎么喽,现在越发觉得这样的传统很好,对大自然有很多敬畏,也算是对生活一种原始的热爱了。有点遗憾的是,现在似乎很少人遵循这些老习惯了。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Can
作者Can
6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Can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