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

贺叮铛 2017-08-10

爸妈年纪大了。爸爸六十二,妈妈五十五。爸爸有退休工资,妈妈没有。家里开了一个小店,这个小店一直以来都是爸爸外出进货,妈妈负责营业。

可是,爸爸说,我老了。他的战友都已经开始了快乐的退休生活,而他,还要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他希望他能什么事都不做。

妈妈的一辈子很辛苦,身心俱疲。爸爸生过一场大病,差点离开。就是这场病,让她幡然醒悟,她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支撑。当然,她有女儿。可她是个要强的人,不愿意成为累赘。这个小店就成了她的支柱。如今,妈妈每天很辛苦的操持着家务,爸爸去住院。妈妈会对我们说,我每天都在忍耐。往日里,爸爸会经常拿战友的老婆来和妈妈做对比,会用无比羡慕的语气提起战友的生活,如果我是妈妈,我的心理也会长了刺。因此,爸爸说,他在包容。他们喜欢相互抱怨。于是,我对婚姻失去了最后的一点兴趣。我想,如果以后我结婚,我一定不向孩子说这些,毁了他们的人生。

或许是我太脆弱。

但是,作为女儿,我理解他们。老一辈的婚姻终究逃不过将就。

可是,无论他们怎样,我都觉得他们是我最好的亲人。我会把他们所有的不如意都归结于我的不优秀。

是我的无能让他们的晚年如此不快乐。

是,都是我的错。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贺叮铛
作者贺叮铛
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贺叮铛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