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阿乔与北海 2017-08-10

假如明天就是世界末日 文/@阿乔与北海 在新闻上看到川疆地震的消息,内心十分沉重,总觉得想写点什么。 有人说中国人就是一盘散沙,自私,劣根,许许多多的不好,但是地震后才发现,原来团结是刻进血液里的东西,和平的年代,大家该干嘛干嘛,但是出了事情,便没有了你我之分。 空间微博朋友圈各大平台纷纷传来祈福的动态,以及通过“腾讯公益”,“支付宝爱心捐赠”进行爱心捐款的消息。不管钱多钱少,都为抗震救灾尽了一份绵薄之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没有谁会觉得自己多伟大,更不会因此而产生乱七八糟的优越感,只是因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是刻在我们骨子里的东西。 没有经历过,总觉得好像没什么大不了,这件事情过去,总会有其他的新鲜事物被你关注,关于“其他人”的生离死别,很快就会被你遗忘。于大多数人而言那只是一段时间,一篇报道,一次头条,可是对那端的他们来讲,已经是他们的一生了。 在我过去经历的十几年岁月里,我曾有过几次与地震相关的回忆。 第一次是在2008年5月12日,小学五年级的我正在和同学们一起为六一儿童节排练舞蹈,突然就有同学从楼上排练的教室慌不择路的跑下来,而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楼上跑下来的同学说刚才感觉到房子在晃动,老师让他们赶紧下楼去操场,有可能是地震。回来从电视上知道是汶川地震了,下午的第一节课学校组织全体师生默哀三分钟,可能那时候对地震的感觉还很模糊吧,我只知道,我的母校,在2008年5月12日下午仅仅因为余震在高层的楼房有过轻微的晃动,人群有过一时的慌乱,小孩子们还是能在一块快乐的玩游戏,但是同一天,远在四川的小朋友们,他们中却可能有人再也过不了儿童节了。 与地震有关的第二次记忆就是六年后的事情了,2014年三月前后,我生活的小县城也发生过一次4.2级地震,所幸的是震感不强,同时也没有造成一例人员伤亡的情况。这件事情让我觉得非常欣慰,一方面自512开始,无论是学校还是村镇对于地震知识的普及和重视都上升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高度,从小学到高中我经历过无数次的防震演练,从一开始的好玩,起哄到真正产生敬畏离不开老师对我们负责耐心的教诲,我的高中每周都会播放德育宣传片,告诫我们要敬畏自然,珍惜生命。 我清楚的记得,那次小型地震发生在晚上十一二点左右,高中的时候分秒必争,睡眠更是十分宝贵,半夜我被宿舍外面的嘈杂所吵醒,心里自然十分不悦,想着是谁半夜不睡觉弄这么大动静,室长出去一看说人都在往楼下跑,怕不是地震吧,就把剩下的几个人都喊醒了一起往楼下跑,楼下已经聚集了一堆人,很多人甚至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宿管阿姨估计从没见过这么大阵势,不敢贸然开门。过了二十分钟也可能更短,我们的各个主任,老师就都火速赶到了学校,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我们的政教主任,顶着一头滑稽的乱发在主席台指挥秩序并安抚我们,虽然那时候他在学校挺不招我们待见,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做的很棒。 当然更棒的是,出于人道主义,他免了第二天我们的早自习。 你经历过绝望吗?我经历过的,那天晚上大概是我经历的最漫长的一个夜晚了,我借了手机给我妈打电话,但是一直无法接通,我叛逆过不听话过和她对着干过,可是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联系不到她,世界安静了几分钟,然后我妈电话打过来了,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平常,她说大伙都起来了,刚忙着叫隔壁老人起床,人平安着呢。停了一会我说麻烦您老人家以后出门记得带手机,不要让你姑娘担心,后面那句话我没说出口,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 那次地震震感不强,学校建筑质量又过硬加之疏散及时,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老百姓该打麻将还是打麻将,幺妹养的向日葵照样长势很好,身边的一切似乎都还是那么稀松平常。平常的好像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今天你最想见谁?你最想做什么? 如果要告别, 如果今夜就要和一切告别, 如果你只能打一通电话。 你会拨给谁? 你有想打又不敢打的电话么? 在网上看到一个话题:汶川大地震九年了,你最想说什么。 下面每一个答案都太过沉重,不忍细看。千变万化的是人心,纹丝不动的,是命运。 我的家乡受到过几次余震的波及,但我从没有经历过大的地震,我无法想象当我经历的余震被放大几百倍几千倍甚至更多的时候,我要怎么去面对。怎么去面对余下的人生。 活着本身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也许这个过程会很难,但在这片浩瀚的宇宙中,我们还可以去爱可以去恨,可以去拼搏可以去逆流,可以感受到我们的存在。 很庆幸,那年经历过“生死”的朋友并没有因为时间和空间这两个大坏蛋而断了联系,远方的你们还好吗?我们都知道说的是谁,我们都彼此心照不宣。 最后,祈福川疆,多难兴邦!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阿乔与北海
作者阿乔与北海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