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游晋祠

little douban 2017-08-10
离开平遥,本拟次日上午去晋祠,查看了路线,到晋祠估计下午三点,于是临时决定直接去太原方向,目标晋祠。
最早知道晋祠,还是父亲出差带回的薄薄的一本关于晋祠的游览手册,黑白的画册,被我插在自己的书柜藏书里。几十年过去,书早已经不知所踪,父亲更是阴阳相隔。
晋祠应该是位于太原郊区,临近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车到离晋祠不远的环岛路口,被几个胸前带着卡牌的人拦停,说晋祠在修缮,有人会引导不知情的游客去假晋祠,边说边将车往另外的方向指,犹豫间突然发现不对,原来是李鬼假冒李逵,好在发现得早,假称要先住下,赶紧溜之大吉。
进到停车场,停下车,先进入的是晋祠公园吧。应该是建于1979年或者更早,宽阔的园区,是各个地方都常见的类似“人民公园”的那种风格,但因为同晋祠一样,备靠悬瓮山麓,所以自有一份契阔的景象。游人往来穿梭,时见游园的小学生排成队列从身旁穿过。
沿着公园继续往里走,就是晋祠了。路过太原几次,却是第一次来这里。先来的即是圣母殿,这也是晋祠最有名的建筑之一了。传为姬虞之母邑姜而建,而比之这位尊贵的女性,现今更为世人所熟悉的却是其身前侍奉的侍女了。大殿早已不开放,隔着栅栏看着十几米外寂然无声的她们,想起当年那本游览手册上那些黑白却又丰腴...
离开平遥,本拟次日上午去晋祠,查看了路线,到晋祠估计下午三点,于是临时决定直接去太原方向,目标晋祠。
最早知道晋祠,还是父亲出差带回的薄薄的一本关于晋祠的游览手册,黑白的画册,被我插在自己的书柜藏书里。几十年过去,书早已经不知所踪,父亲更是阴阳相隔。
晋祠应该是位于太原郊区,临近时候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车到离晋祠不远的环岛路口,被几个胸前带着卡牌的人拦停,说晋祠在修缮,有人会引导不知情的游客去假晋祠,边说边将车往另外的方向指,犹豫间突然发现不对,原来是李鬼假冒李逵,好在发现得早,假称要先住下,赶紧溜之大吉。
进到停车场,停下车,先进入的是晋祠公园吧。应该是建于1979年或者更早,宽阔的园区,是各个地方都常见的类似“人民公园”的那种风格,但因为同晋祠一样,备靠悬瓮山麓,所以自有一份契阔的景象。游人往来穿梭,时见游园的小学生排成队列从身旁穿过。
沿着公园继续往里走,就是晋祠了。路过太原几次,却是第一次来这里。先来的即是圣母殿,这也是晋祠最有名的建筑之一了。传为姬虞之母邑姜而建,而比之这位尊贵的女性,现今更为世人所熟悉的却是其身前侍奉的侍女了。大殿早已不开放,隔着栅栏看着十几米外寂然无声的她们,想起当年那本游览手册上那些黑白却又丰腴的面庞。
沿圣母殿往上,亭台楼阁处发现一个陌生的名字,公输子庙。好奇地拾级而上,进去发现原来供奉的是著名的鲁班,连小学生都知道的一位工巧明家,现今很难找到与其比肩的人物了吧。
从公输子庙下来,就是晋祠一景难老泉了。俯身下探,时有游客沿泉边石阶到泉眼处,掬一捧泉水入口,图一个不老的愿望。再美的愿望也只是幻象。就像十几年前我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在故宫时的一幕——面对落着尘土的殿宇内寂寞褪色的字画、摆设,堪布曾伤心不已。当年那不可一世的帝王,曾经在这雕梁画柱的宫殿里,处心积虑,算计筹划。然而,想把江山和人生握在掌中的帝王的双手,却抓不住时间,几百年岁月在指尖匆匆滑过。他们身后的宫殿,纵然维护翻新,亦挡不住朽坏的脚步。为了终究要消逝的东西,欠下无力偿还也无法摆脱的债务,没有比这更冤枉的了。
晋祠如此,作为游客的我们不也如此吗。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little douban
作者little douban
1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little douban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