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10

ʟɪғᴇ ɪs ʙᴏʀɪɴɢ 2017-08-10
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不记录会死星人也开始慢慢学会了把叹息写在风里。

其实,我挺遗憾的,我害怕别人给我期望,我总是辜负别人对自己的期望,比如交际的美好远景虚设,以及那些突如其来的爱慕。

我不怕别人出于盲目的讨厌,我怕别人理解之后的讨厌,所谓别人真能理解自己吗?我不知道,我连自己都不怎么理解自己。可如果外人要说他能,那我也无从反驳。

我妈说像我这样眉毛稀疏的人感情淡薄,我承认,爱也好恨也罢,一份厚重的感情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对我来说总是难以长久。

我很早以前就已经不再畏惧毁灭任何一段人际关系了,对我来说朋友这玩意蛮廉价的,因为大家都是朋友。

在纠结朋友这玩意的时候,一开始我很奇怪,我甚至有点理解不了,我觉得朋友比起一些萍水相逢的泛泛之交是不一样的,档次就不一样,泛泛之交大概是过生日结婚不一定会邀请的那类人,而朋友反之。

可能是因为自己把别人当朋友结果被别人当泛泛之交这件事伤了几回,让我对有事情的认知从盲目到了麻木,最后变得有些绝情和极端。

即使不想承认,但内心深处可能真的是难受了,实实在在的难受。

他们总是说你不该这样看待事情,你该积极一些,世界上总是有美好的友谊和感情存在。我想是有的,确实是有的,怎么可能没...
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不记录会死星人也开始慢慢学会了把叹息写在风里。

其实,我挺遗憾的,我害怕别人给我期望,我总是辜负别人对自己的期望,比如交际的美好远景虚设,以及那些突如其来的爱慕。

我不怕别人出于盲目的讨厌,我怕别人理解之后的讨厌,所谓别人真能理解自己吗?我不知道,我连自己都不怎么理解自己。可如果外人要说他能,那我也无从反驳。

我妈说像我这样眉毛稀疏的人感情淡薄,我承认,爱也好恨也罢,一份厚重的感情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对我来说总是难以长久。

我很早以前就已经不再畏惧毁灭任何一段人际关系了,对我来说朋友这玩意蛮廉价的,因为大家都是朋友。

在纠结朋友这玩意的时候,一开始我很奇怪,我甚至有点理解不了,我觉得朋友比起一些萍水相逢的泛泛之交是不一样的,档次就不一样,泛泛之交大概是过生日结婚不一定会邀请的那类人,而朋友反之。

可能是因为自己把别人当朋友结果被别人当泛泛之交这件事伤了几回,让我对有事情的认知从盲目到了麻木,最后变得有些绝情和极端。

即使不想承认,但内心深处可能真的是难受了,实实在在的难受。

他们总是说你不该这样看待事情,你该积极一些,世界上总是有美好的友谊和感情存在。我想是有的,确实是有的,怎么可能没有。可是我没有遇到啊,你不能这样逼我接受,我只吃过酸葡萄,你却要我说葡萄甜,这样好过分的。

我没有羡慕别人,我信命,我觉得人各有命,这是我的命,我受着,我对别人没有任何怨言。我也不感叹命运的不公,我知足,比我惨的人多的去了,如果我这样也要伸冤那岂不是可笑。

我只是觉得,不能因为自己的那份美好而否认别人的不美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经历,而且都值得尊重。再说美好就是绝对的正义吗?美好凭什么能站在高处指责不美好。

根本没有那么多恩恩怨怨,也不用去演那么多的戏,只不过是曾经萍水相逢的老相识,对彼此的死活都无关痛痒,有些事情也根本不值得花什么时间心眼和力气去耿耿于怀。

很累啊,活着就很累,本来不在乎对方,又何必介意对方过得好还是不好,好不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能开心吗?那这种开心也太低级太无趣太悲惨了。

不要问我了,一次一次把我拉入难堪里面还不够吗,稍微仁慈一点吧,朋友们。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ʟɪғᴇ ɪs ʙᴏʀɪɴɢ
作者ʟɪғᴇ ɪs ʙᴏʀɪɴɢ
66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ʟɪғᴇ ɪs ʙᴏʀɪɴɢ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