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改版--战术配不上战略

刘安妮 2017-08-10

我的第一個豆瓣帳號在2011年10月註冊。

我是很喜歡豆瓣的。豆瓣是文艺的地儿,是小众的。

2008年的时候,阿北说过一段话:

【纽约有了网络没有变成硅谷,剑桥有了电视也没有变成好来坞。豆瓣有了日记和相册,只会有更多人搬进来,过得更多彩。你的选择多了,但你在豆瓣上的世界,依然是你自己决定的。】

现在的初心还是那么清澈吗?

10年后的现在,阿北要准备将豆瓣海外上市了,提出精简业务线与以“豆瓣时间”为核心,成立营收为目标的内容事业部。

还是要进入资本的世界了啊。

网站的营收,一般为广告,销售产品(豆瓣本子日历等周边),增值服务(豆瓣时间)。营收的多少即与用户数十分相关。所以豆瓣战略上需要增加用户数量,同时提高盈利率。

我認為这次的升级,算法升級得十分不好。不是技術角度,是用戶體驗角度。

現在的主頁,推薦給你的東西,是滾不到底的。且每次下拉刷新,會自動更新6條內容。少即是多,多即是無。在這個信息爆棚的時代,message氾濫,那麼多的內容推薦真的好嘛?

特別是對於有強迫症的同學,估計要捉狂死。我有個同事,她在微信關注了二三十個公眾號,每天必須要把更新全部讀完才能安心睡覺。估計她要棄豆瓣了,不然永遠不到睡的那一刻。

相对比,我喜歡 'one',每天給你推薦一篇文章,一部電影,一首歌。精心选出来的,读起来有感。刷完今天'任務' 也完成了。只要我有空,每天都会打开。

讽刺的是,阿北自己豆瓣的介绍语句是”less is more".

再來講推薦的內容。保持友鄰日記;學習了微博--顯示'好友喜歡','好友推薦'。【然而這就暴露了我喜歡的列表了啊(这是我自己心里的OS,毕竟原来手机版别人是看不到"我的喜欢“这一项的)。】還有大量的,是超級大量的,根據我瀏覽內容的推薦。

最近我用豆瓣看了不少影評與書評,於是乎粗略估計,主頁60% volume以上都是我”想看的“,”看過的“書與電影评论推薦。然而,算法算漏的是,我極少看沒有看過的書與電影評論,因為那會劇透啊!所以這些內容等於廢掉。

对于我来说,我在主页的停留时间是缩短了的,内容的不相关使我的用户粘性下降了。我没有数据支撑,但是豆瓣可以做一下用户研究。看改版了之后用户开APP 次数,停留主页面的时间及刷新频率,文章點擊率与之前的数据对比。估计就能有一些结论了。

再来讲讲收入的一个关键,广告。改版後首頁廣告位置多了很多。估计豆瓣的广告跟淘宝对接上了,我今天在淘宝下的单,下次登陆豆瓣,主页会给我一模一样的广告推荐。关键就在于这里,”一模一样“。我这两天才买了,我怎么会马上买一模一样的东西呢?你看淘宝京东,推荐给你的是基于这个品类的延展内容,或者相关联品类。譬如我买了可口可乐,算法会推断我是个喜欢喝碳酸饮料的人,会推给我不同口味的可乐,以及百事,美莲达,雪碧。而且淘宝买的耐用品比快消品多,购买周期不会那么短的。除了淘宝,我的广告里面还有另一个分支是”外语培训“。如果这个广告的背后没有programmatic algorithm,哪我只能建议豆瓣快点引进技术。不然这种一网打尽的广告打法,效果必然不高,怎么跟广告主要钱啊。且,那你的广告主也太单一了,广告团队需要开发客户啊。如果有算法的话,哪也太不精准了,请增加技术人员并积累或者购买更多用户细分数据。

还要吐槽一下豆瓣的选举系统,无论是首页推荐,还是摄影大赛,都需要以喜欢(心心LIKE) 多来排名。以至于大号们多数是这些的常客。哪就失去了豆瓣的意义了,还是KOL的天下。我曾经好奇一个大号是怎么从小号练成的。研究了一下,搜索了淘宝,买一个赞,0.5-1元。

资料显示2011的时候 ,豆瓣还依靠品牌广告为主要营收,老豆瓣用户们打出“让豆瓣活下去”的口号,发动群众去频繁点击广告链接。正是这一分一毛地支持,让豆瓣等来了挚信资本和贝塔斯曼亚洲基金的 5000 万美元融资。。

但是如今豆瓣要用“文艺”去赚钱了,就请用配得上战略的战术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刘安妮
作者刘安妮
35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刘安妮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