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滇讀詩記 之 十八

脉望 2017-08-10

在石屏城裏亂轉悠。看到老州衙旁邊一處院落修整得漂亮。尤其當門一棵老蒼奇古枇杷樹。正是從陳老蓮的畫裏長出來。忍不住進院打探。居然遇到前兩天去沙巴的團友。而他又正是這處即將開業的民宿的主事者。這樣的偶遇很有些意思。主人熱情地邀請我們喝茶。坐院子裏。一大面牆繪著放大版的《谿山行旅圖》。

這是山水畫史裏重量級的作品。臺北故宮的李霖燦先生是我很景仰的前輩學人。他的美術史游記隨筆我見一本買一本。還高價搶過一本他簽贈給彭歌先生的隨筆集。落款的印章是東巴象形文。相當獨特。他認為自己很驕傲的一件事便是在《谿山行旅圖》繁密的枝葉裏找到了“范寬”的署名。雖然這事還有爭議。但李先生文筆之好。識見之高。際遇之佳。依然令我欽佩。沒想到在小院裏能看到如此清晰的放大復制版。

主人領我在院子裏四下轉悠。細節處理頗見巧思。遺憾的是尚未開業。這個夏天在這裏是住不成了。叨擾幾杯茶後。從小院子轉出來。不遠便是石屏火車站。瞻仰完這一處就把箇碧石鐵路上的重要站點尋訪了一個遍。雖然依舊破落乏人問津。回來古城又進文廟。當地老年人三五成群坐著打牌下棋。夫子若見也當莞爾一笑吧。和文廟一牆之隔有很多小吃店燒烤店。夫子當年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此地的格局想必能引起他老人家的嘉許。

今天這樣的日子和心情適合讀淵明的《辛丑歲七月赴假還江陵夜行塗中》:“閑居三十載。遂與塵事冥。詩書敦宿好。林園無俗情。如何捨此去。遙遙至南荊。叩枻新秋月。臨流別友生。涼風起將夕。夜景湛虛明。昭昭天宇闊。皛皛川上平。懷役不遑寐。中宵响孤征。商歌非吾事。依依在耦耕。投冠旋舊墟。不為好爵縈。養真衡茅下。庶以善自名。”

這首詩其實是淵明兩難選擇之後的決斷。“詩書敦宿好”是我很喜歡的句子。仿佛是和投契的老友把酒言歡慢慢變老一樣。中間幾句便是寫自己在澄明夜景中逐漸冷靜下來。知道接下來想要的是什麼。淵明並非無煙火氣之無情漢。最終的決定一定不會是一時一日的率爾衝動。唯其如此。淵明才獲得真正的自由。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脉望
作者脉望
560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脉望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