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一颗成长快乐

张樱凡 2017-08-10

在实习的这段时间里,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几天,但从中感受到的现实的复杂与无奈与可能性,就像一个乱糟糟的毛线团,不知从何说起。人与人之间复杂的关系,不是用真实与欺骗,或者正确与错误,类似于这样的二元对立的话语就能说明白。很多事情也并不是按照它应该存在的运行规律而存在,而是适合的运行规律而存在,在我们这个专业,尤其如此。我的感触太多,如果说之前在读书时,是在以自我的角度来观察人性,那么现在则是再加上一道衡量,以社会的角度。在这几天里,我经常问自己三个问题: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于是我自己回答到:我是实习生,我在电视台,我要做实习生该做的事。按照理想化的标准,这样做应该就是正确的,其实不然,在社会关系之中,仅仅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远远不够,因为我自己认为自己该做的事情不一定是别人认为我该做的事情。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就在每一件细微的小事之中,而怎么去做才是关键。在强大的外界的压力之下,我以为一切都可以按照我所想的最合理的方式去实习,然而,“不合理”才是现实的魔幻之张力。相比于一些魔幻现实,我现在尤其觉得那些写在书上,虚无的、飘渺的大道理,看起来似乎有些庄严又愚蠢了,因为它缺乏一些专属于个人的真实,缺少每一个五味杂陈的充满细节的注脚。那些经过时间所沉淀下来的,毕竟是别人的经验与体悟,想象与思索,即使有在强烈的共鸣,也不属于我。我更加地认为读书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逃避,对现实的逃避,终日躲避在象牙塔里,以为靠古旧的知识可以了解一切,恰恰相反的是,这个世界永远都在变动,唯一不变的是变动。

作为一名新闻传播学院的学生,在电视台的实习中,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现实之中的“新闻”二字。资本家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而在宣传机构得看是谁的”狗“,正如一句老话”打狗也得看主人“。有些新闻是没有空间的,有的新闻顺着宣传思路,比如摒弃宏大叙事,寻找典型事迹、典型人物、典型特征,讲好中国故事,上升宏大主题,这类新闻则主要靠强大的评优奖励机制,而有的新闻,例如某些负面报道则永远不会出现,这便是杨改兰之所以自杀的原因之一了。就连央视也只能报道宁夏某村的扶贫贪腐,更不要说三线城市电视台了,我甚至觉得不仅仅杨改兰是蝼蚁了,基层的村长之类的小毛官,难道不也是吗?很显然,有很多的东西难以下笔,那些不能摆在明面上的,仅仅是因为这个社会的制度吗?许多人在批判时,却恰恰只批判了制度,而避重就轻地放弃了更为复杂的人性与社会。在这个一知半解的时代,在这个每个人都可以成名五分钟的时代,在这个每个人都在你追我赶的时代,我们正在言说一些我们并不了解却十分确信的东西,仍在拿老旧的模式去框定现实,而现实永远在变动,正如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这次实习有关本专业的新发现与再认识,有关社会的第一次零距离的接触,有关“我“本人在复杂的社会与人性中的重新寻觅,才明白,我们总是想的很多,而做的不是太少,而是很难,因为“乡土中国”这四个字,远远比我想的要透彻沉重得多,在这样一个以圆圈为结构的社会中,我们以为打碎了的,其实仍深深根植着,往上建立,该建立什么呢?

从象牙之塔走向十字街头,这本就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注定充满了怀疑、踌躇、感恩、愤懑、喜悦、伤心,总之,在实习中重新发现,重新认识,重新再造,重新构建属于自己的语言,我想,这些才是实习最终的意义。另外,实在是太想念学校了!!!

PS:下周可以回学校了,一边复习,一边把这段时间当作放空期,摒弃之前的抽象认知,从一个新的起点出发,去重新阅读那些书籍,去重新思考自己与社会的关系,摆正位置与心态,重新出发。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张樱凡
作者张樱凡
1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