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面

hakunamatata 2017-08-10
       坐在1号大厅里,摄影器材的曝光灯打在侧脸上,整个身处的环境如同梦里,只是不知是清玄老师梦见的我们,我成了他梦里的观众;还是我的梦里,正在上演召唤回忆的一幕,诡异的出现了清玄老师。
      而这种恍惚更让我迷茫的是,此刻无论出现的是谁,都无法拉我一把,从庸俗里救我一命。不过是我挣扎了那么久,终于可以歇息一小会了。
      清玄老师从第一排的座椅走出来,戴着一顶黑帽子,身穿香云纱的黑袍,尖头薄底的皮鞋,在舞台背景绚烂刺眼的灯光下,像一位深藏不漏的老巫师。
      他摘下帽子,头顶亮得出奇,像打了蜡的泡在亚丁景区溪水里的石头,仿佛这里本来就不该是头发该呆的地方。
      老师并不是全秃。除了头顶,围绕头顶都有垂直的长发。耷拉的面部皮肤,饱满的大鼻子,浑身仙风道骨,庞眉鹤发。听闻张大千养了一只鹤,至今仍活在世上,已有80余岁。清玄老师许是应了那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老话了。
      我认为天真有两种,一种是无知而天真,一种是大智若愚的天真。老师显然是后者,经历大半世纪的生死变幻悲惨淬炼仍然童心不泯,对万事万物都心怀宽容,所谓上善若水,活得可爱些幽默些,也是对生活的一种良善的回应。
      面对死亡是我最害怕也一直在逃避的事情。曾有过几次...
       坐在1号大厅里,摄影器材的曝光灯打在侧脸上,整个身处的环境如同梦里,只是不知是清玄老师梦见的我们,我成了他梦里的观众;还是我的梦里,正在上演召唤回忆的一幕,诡异的出现了清玄老师。
      而这种恍惚更让我迷茫的是,此刻无论出现的是谁,都无法拉我一把,从庸俗里救我一命。不过是我挣扎了那么久,终于可以歇息一小会了。
      清玄老师从第一排的座椅走出来,戴着一顶黑帽子,身穿香云纱的黑袍,尖头薄底的皮鞋,在舞台背景绚烂刺眼的灯光下,像一位深藏不漏的老巫师。
      他摘下帽子,头顶亮得出奇,像打了蜡的泡在亚丁景区溪水里的石头,仿佛这里本来就不该是头发该呆的地方。
      老师并不是全秃。除了头顶,围绕头顶都有垂直的长发。耷拉的面部皮肤,饱满的大鼻子,浑身仙风道骨,庞眉鹤发。听闻张大千养了一只鹤,至今仍活在世上,已有80余岁。清玄老师许是应了那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老话了。
      我认为天真有两种,一种是无知而天真,一种是大智若愚的天真。老师显然是后者,经历大半世纪的生死变幻悲惨淬炼仍然童心不泯,对万事万物都心怀宽容,所谓上善若水,活得可爱些幽默些,也是对生活的一种良善的回应。
      面对死亡是我最害怕也一直在逃避的事情。曾有过几次梦是梦见家中发生突变,或者家人变成了僵尸,都是哭着醒过来的。那是一种来得准备十足的悲伤,根本无处可逃,我也不愿再出一丝力气抵抗。
       老子说万物一马也,死生如昼夜,倏忽而已。生是气之聚,死是气之散,人和万物都是一气之聚散,故不必悦生,不必恶死,生死一个样。
       偶然降生,是应时而生;突然死去,是顺时而死,安于顺应时机,处于因循自然,则哀乐不能进入胸中。
       清玄老师说:“也许你们不想我死去,哪怕我活成妖怪。”
       纵使我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变成了妖怪,我也不想你们不与我在同一个世间。
      无论面对死亡多少遍,拼命迫使自己豁达,可这都不是真的,我痛苦,我难过,如果能活成妖怪,真的,不要犹豫!
      清玄老师要好好活着哦,活成法力无边的老巫师。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hakunamatata
作者hakunamatata
3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hakunamatata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