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爱情故事

发条君 2017-08-10

“哎我跟你讲,我们监区今天发生了一个爆炸的事情。”舍友眼睛放光。 “啥。” “同性恋!” “卧槽。”我得地精神起来。 我们女子监狱1至9监区生产衣服,10监区包括犯人伙房、新犯组、裁剪台、转运中心一类功能监区。犯人通常不能在监区之间随便流动,但是转运组的犯人可以在民警的监管下来往转运物料。新犯来了首先要到10监区去学习规章和技能,熟悉环境。监狱会给她们安排一个老犯当师傅。 我舍友就在10监区干管教。 今天上午10监区副监区长胡大,召集犯人和民警,点了裁剪台组长陈方的名。 组长是犯人的头,挑那些生产搞得好,又能镇得住组里其他犯人的人。10监区裁剪台组长陈芳我认识,一米七几的身高,犯人剪的一水的短发,她五官有些男性化。人家说她干活很行,性格也豪爽,其他犯人服她,民警也信她。 这会胡大当着大家,点着陈方。 “陈方!说!你干了什么不要脸的事!” 陈方不说话。 胡大仿佛是从犯人里揪出了张国妹,转运组的一个女犯。 “张国妹,你说!你干了什么!” 张国妹缩的简直没有了。 “我帮陈方递纸条了。” 没有犯人说话,但突然所有人就心照不宣起来。 “你用哪只手传的!” “……左手。” “放屁!你再说!到底是哪只手!” “我……我、不记得了……” 张国妹脸憋得像个李子。 陈方又给25监区的那个人传纸条了。 上个月,那个帮陈方给25监区传纸条的许琳在监区后面罚站了一天,上上个月是王晶,这次又轮到张国妹了。 转运组所有人盯着地。 上两次,胡大念在陈方一向老实肯干,是10监区最得力的组长,又要靠她管其他犯人,就口头教育了陈方,让她写保证书,大事化小了。 昨天,耳目又来检举,胡大心上一头火——自己几乎是被愚弄了。 今天一上班就来看监控,倒回了好几次终于抓到了陈方和张国妹传纸条的瞬间,非常隐蔽,看起来只是普通的交谈,小民警都没看清纸条怎么就到张国妹右手里了。 胡大想着就气,抓起划线尺就打张国妹的右手。 “你别打她!” 陈方冲上来,用两只手护住张国妹的右手。 “滚开!还没到罚你的时候!” 陈方不放,张国妹哭了。 胡大一直打到两个人手都红的发亮。 扔了尺,一丢纸条,“陈方,你自己读。写的什么。” “你在那里还好吗,我很想你。” “想个屁!你还问人家好不好!人家都快刑满走了!你看看你!”胡大脑袋上的筋一跳一跳的,“你他妈传纸条人家回过你吗!你看看你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样子!” “你他妈还想不想减刑假释了!今年第三批已经是在排摸了啊!传纸条!扣分扣到你妈都不认识!”胡大真是恨铁不成钢,这个陈方,在其他方面生产啊改造啊表现可以说出色,她要是一直这么就可以很快争取减刑假释。但是再这么违反监区纪律,连组长也当不了了。 那个女犯刚下劳改队的时候,被分给陈方当徒弟,新来的都不适应环境,生产压力和人际压力都大,还想家。她性格内向,老哭。陈方作为师傅就照顾她一点,哭的烦了,也劝几句。新犯逐渐开始依赖组里的老大陈方,在流水线上经常是陈方走到哪就粘哪。也看不出陈方有多喜欢她。 新犯刚适应环境的时候,就是分监区的时候。 10监区转运货物要求力气大耐力好,其它功能性的工作更需要技能。陈方的徒弟就被分流到了5监区。 走就走了,那天陈方看着她走了,扭头继续干活。 上上个月抓到陈方给5监区带纸条,民警也没想到是给她的。 是不想还是不敢?纸条从没从5监区回来过。 “陈方应该带过不止一个徒弟啊,她是经常给不同的人传纸条还是……” “就那一个。” “讲完啦?” “嗯。” “那你家胡大怎么处理陈方的。” “就……大概又是罚站吧,今天都当着大家骂她个狗血淋头了。我们老大吧,哎,其实还是。”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发条君
作者发条君
15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发条君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