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军医寻找生命出口之路的那些年

军旗猎猎 2017-08-10

作者:军渡

邂逅1

那会正是2015年3月,我毕业下来蹲苗满第二个年头的初春。两年的光景,让我对眼前的这种生活早已熟悉,无波无澜,平静甚至是死寂。相信大多数同侪都体会过这种生活。但是年轻人终究还是有一颗躁动的心,一个兼职的出现打破了我这种平静的生活——“兼职翻译”。那是我在逛医学网站时不经意看到的,加之我以前有过写英语文章的经验,于是我就不知天高地厚,联系了“老板”,简单的试译之后,开始上手翻译了。

2

和大多数人的工作经历一样,刚开始的时候,初来乍到,陌生领域,流程不熟悉,操作不熟练,花费好多时间而不能得到满意的结果,狼狈不堪……而天资愚钝的我更是这样,那时候,完全就是和自己在较劲:无数次核对用词,和谷歌学术上的文章对比;精力消耗过快,那就咖啡浓茶提神;时间不够,那就熬夜。虽然尽心尽力,但是等到上交翻译过的文章时,还是少不了被“老板”骂,个中心酸,只要是曾经打拼过的,都深有体会。不过,话又说回来,每次挨骂,是我最兴奋的时候,因为在这种平静的日子里,挨骂代表可以找到自己的不足,学习到新的东西,从而产生一种正在进步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这种大学毕业之后久违了的进步的感觉,才是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里最宝贵的东西。

3

就这样兼职着,几个月后,翻译渐渐熟练起来,很少因为翻译熬夜了,也不需要太过较劲,就能达到不错的效果,翻译量淡季少点,旺季多点。虽然,“老板”恨其不争的骂声仍然不断,但是这种日子里,我找到了像普通人一样做普通工作的感觉。除此之外,每个月都会有平均几百块的外快打到支付宝里,也让我蛮开心。有时候,“老板”看翻译质量尚可,心情不错,夸我几句,我也会乘机“嘚瑟”:我是为了浸淫在医学相关的环境中,多学些东西才做这份兼职的,感谢老师给我这个机会。

4

如所有的工作一样,兼职翻译的职业病也开始惠顾我:全天超过十几个小时,坐在那里盯着电脑,眼睛、颈椎、腰椎,都难受的厉害。不过沉浸其中的喜悦冲淡了这些负面东西。后来我也自己分析,我们医学专业的翻译技巧和英语专业比起来,差了好多,但是语言是用来交流的,我们的专业知识懂得更多,术语、行文习惯我们更熟,因此我们翻译的文章,国外的医生和编辑更能够看得懂。

渡我1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基本上,对英语论文的常规格式、常规格式中常规的句式,以及病例中叙述技巧,检查报告里的常用句子,都了然于心,虽然还没有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也已经入得山门。基本上,如果有一篇汉语论文或者病例摆在我面前,我会轻轻松松地翻译它。然后,我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2

当初想翻译的初衷是为了学习,学习英语和医学相关的知识,我现在已经基本学到了,而且翻译水平也遇到了天花板——如果我想在翻译上有进一步的发展或将来以此为职业,势必要开始做英语方面的功课,包括熟悉语法、背更多单词、读更多国外的文献和病例,这将占用我绝大多数的时间。而这时,我从一直未曾释手的《伤寒论》中,读出了好多心得,需要有更多时间去总结零散的idea,写成论文,也许有一天能够形成自己的学术观点。最终,和翻译之间,我选择了我的中医。

3

2016年的4月,我把假期休完(中间在假期里还给一家公司翻译了两篇病例),回来之后,又给“老板”做了两个月的翻译,以报师恩,因为是这位“老板”教会了我关于翻译的一切。之后,我开始用几个“善意的谎言”不再接翻译的稿件,而“老板”也不勉强。渐渐地,我开始把大多数时间用在了《伤寒论》以及注解《伤寒论》的古籍上,寻章摘句,尝试写成论文……

4

曾经的这些,现在也只是谈资而已。回想当年的心情,还会兴奋异常——努力走进一个完全未知的领域,不论多么艰难,不论多么复杂。因此,我也希望各位还在因为没有方向而停止脚步的战友,努力迈出第一步,将来回头看时,其实没那么恐怖。

欢迎分享朋友圈,商业转载请先联系授权,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军旗猎猎
作者军旗猎猎
165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军旗猎猎的热门日记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