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航(一)

少平 2017-08-10

离校的日子一天天临近,马上要离开生活了两年的这个地方,可能是奔波的久了,又或是已经随遇而安了,也许是离别的酒还没有喝够,煽情的话还没说完,此时却并没有太多的伤感,然而终究是要离去的。昨天走在路上,朋友开玩笑说:“现在你踩的每个脚印可能是在南航留下的最后一个脚印。”是的,或许是在这里最后的脚印与最后的记忆。 在江宁校区生活了两年来到这里,像突然从一个现代的城市搬到一个古老小镇,生活没了那么多便利,却有了许多别样的感受。明故宫校区,还是比较符合我曾经对大学的憧憬。房子不必很高,路也不要很宽,树要很高,也要有几栋老房子,当然大师也是要有的。有时会惊奇,热闹的城市中心,竟然还会有这样一个学校,曾经明朝的皇宫,辉煌了三百年,没落了三百年,如今又活跃了起来,已经说不清哪里是朱元璋的宫殿,哪里是蒋介石的机场,如今这里是我们的校园。 如果是去一个地方游玩,脑子里还会有几分条理,而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便只剩下记忆碎片混乱的堆叠,那些本该是让人惊艳的景色变得习以为常。 学校里的路不知道走了多少遍,然而还是叫不出每条路的名字,喜欢路两旁的法梧,除了春末时飞絮有些讨厌,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它是可爱的。开学时天气刚刚转暖些,玉带河边的柳树和枫杨开始慢慢吐出绿枝,法梧确是不着急的,枝头依然光秃秃的,可是到了四月,突然之间法梧有了绿芽,等到再反应过来的时候,绿芽已经撒开大叶,阳光透过树冠,投下星星点点的光斑。若是遇到春季里的小雨,恰巧没带伞,法梧可充当雨伞。夏天里,可以躲在树荫下,到达校园里的大部分地方。晚上,校园里的灯是比较暗的,校园虽小,但人也少,夜里的蝉不似白天那样叫的歇斯底里,偶尔有行人走过。 校园一直是美丽的,最美的时候在三四月吧。三月是花开的季节,玉带河河岸边下垂的迎春花已经开了有些时日,黄色的花瓣旁边多了绿叶的点缀,多情的女子折上几支带在头上定是更加漂亮。东华湖边樱花开始开放,除了招蜂引蝶,还引来不少拍照的路人,过几天花落,花瓣铺满整个东华湖。十号楼前的玉兰花也会在那几天开放,玉兰花有白色有粉色,白色花朵白的那么纯粹,花瓣又是那么丰满,像是马上可以滴滴出水一般。七号楼前的二月兰开也在那时开放,一小片兰花散落在雪松树中间,蓝色花朵开的那么灿烂和奔放,与南理工的二月兰相比也差不了几分,可它们是自由的,少了被人欣赏也就少了被人践踏。 御园里的亭子和椅子是歇脚的好去处,中间古井水池,旁边绿草坪,四周古木环绕,可终是脚步匆匆很少停留,好像一个人是很少感觉到疲倦的,即使疲倦也不会随意停留。 这两年里,除了寝室呆的最久的便是图书馆了,老校区的图书馆太普通了,四层小楼湮没在教学楼和宿舍楼中间,若是第一次来很难注意到它的存在。不过小也有小的好处,在我看来,图书馆有三种东西就够了:书、桌子和安静,每次去图书馆总喜欢找人少的靠窗的地方坐。那只白猫是图书馆主人,有饭吃有地住有书看还有人伺候着,每天的工作便是巡视自己的领地,累了后躺在台阶上晒太阳,把腿伸的直直的,摆明了一副“谁敢踩我的样子”。 玉带河还在流淌着,曾经的玉带河绕着皇城飘浮着粉黛胭脂,如今流过校园河上偶尔飘着落叶,河底吹起水泡,泉头涌动。 南航食堂的出镜率很高,今日的龙虾,明日的美食,食堂成了网红,倒是吸引了不少外面的人,看来,我航开个烹饪专业想必会很火。不过对于我这种对吃没有特别偏好的人倒是少了许多感觉。第一次吃觉得不错,一两月之后大部分尝过,也懒得选择,每天就那家,每天也就那几个菜。 这几天睡得晚,窗外偶尔传来一种奇怪的叫声,室友说:“听,这是鸟叫声,我家那边就有这种鸟”。我说:“那是狗叫声吧”。他很确信的说:“那就是鸟叫声”。鸟也好,狗也好,都是家那边的声音。奥,该回家了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少平
作者少平
1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少平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