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传销的那些年

四爷 2017-08-10

讲一讲那些年我误入传销组织的经历,也是看到最近某高校大学生被传销组织致死的事件,不免有些小情绪,话说实属幸运吧。那些年我进入的传销组织没有那么猖獗,反而愈加怀念那段时光,当然并不是说传销组织是好的,我痛恨传销组织,只是怀念那段时光,短短几天一生难忘。
10年的国庆,也是刚毕业的我急需一份能够解决生计的一份工作。也是百无聊赖在网上58各种找,找到了一个g城的食品安检员的工作。打电话联系到对方,说需要面试。因为离北京还是有点距离,第二天一早就从北京坐长途汽车驶向未知的g城。记得那时候天气还不是不错了,一路上云彩很多,心情也很好感觉有时候还是要出来走走的,可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这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旅途。
第一天
到了g城,电话联系了他,就叫他t先生吧。年纪不是很大,带着眼镜,着装很正式的那种,感觉像是某地产中介,当然我们碰面的时候为了避免误会,他主动亮出了他的工作牌,很显然我也没有看清楚,他就收了回去。随后就带我去所谓的工作地点,途中说就改口说先去宿舍把东西安顿好了再过去吧。我欣然答应了,虽然不是很累也想去宿舍看看。跟着他走了大概有十多分钟,进入了一个村子,这个村子离县城很近,跟着他走进了一个院子,类似老家的大院子一样的房子。进了大门...

讲一讲那些年我误入传销组织的经历,也是看到最近某高校大学生被传销组织致死的事件,不免有些小情绪,话说实属幸运吧。那些年我进入的传销组织没有那么猖獗,反而愈加怀念那段时光,当然并不是说传销组织是好的,我痛恨传销组织,只是怀念那段时光,短短几天一生难忘。
10年的国庆,也是刚毕业的我急需一份能够解决生计的一份工作。也是百无聊赖在网上58各种找,找到了一个g城的食品安检员的工作。打电话联系到对方,说需要面试。因为离北京还是有点距离,第二天一早就从北京坐长途汽车驶向未知的g城。记得那时候天气还不是不错了,一路上云彩很多,心情也很好感觉有时候还是要出来走走的,可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这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旅途。
第一天
到了g城,电话联系了他,就叫他t先生吧。年纪不是很大,带着眼镜,着装很正式的那种,感觉像是某地产中介,当然我们碰面的时候为了避免误会,他主动亮出了他的工作牌,很显然我也没有看清楚,他就收了回去。随后就带我去所谓的工作地点,途中说就改口说先去宿舍把东西安顿好了再过去吧。我欣然答应了,虽然不是很累也想去宿舍看看。跟着他走了大概有十多分钟,进入了一个村子,这个村子离县城很近,跟着他走进了一个院子,类似老家的大院子一样的房子。进了大门大约有三四个人在厨房做饭,我们直径走到前厅坐下,随后就有人上来问我从哪里来啊,准备呆几天啊,问了各种问题。但是年纪也很小,戒备心也没有那么强。感觉好像新朋友很亲切的样子。大概有会儿的聊天功夫,饭做好了。t先生说先吃饭吧,我们吃完饭给你安排一下住宿。今天天夜晚了就先在宿舍呆着,明天开始工作。我当时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妥,便答应了。一起吃饭,饭很朴素,土豆、红薯、还有馒头和米饭。等吃过饭,所有的人大概也都认识齐了,一共有两个女生,一个男生。算上我一共四个人。t先生就是其中的男的。两个女生,一个性格特别开朗,说话还有举止都很大大咧咧的,还有一个女生也就是我后来的师傅,她感觉心里很多事情,话很少,一直默默吃饭。
天黑,大家吃完饭后,很多时间是无聊的,但是他们表现出很井然有序的感觉,有扫地的,有收拾东西的。还有洗碗清理厨具的。我是个新人当时我很热情地想帮他们做点什么都被他们拒绝了,并且保持让人难以拒绝的微笑。真心觉得这个小环境里的人真好。
等所有人都忙完手上的以后,真的想电视里说的那样,所有人都聚在一个小房间里。席地而坐,坐在被子上。聚在一起,中间放着瓜子还有一些零食。大家一起聊天,说一些关于自己的故事。我知道这是拉近和他们之间关系的一个重要手段,让你放下戒备心。大家聊到很嗨的时候,开始玩牌。几个人都很欢乐,唯独看到那个女孩感觉心事重重一样。我在观察人的时候会注意到一些微表情,这也是我后来能够坚定下来的一个重要因素啊。那个女孩我暂且称她为s吧。因为未来的几天她一直会跟着我,直至我离开的时候。
大家玩了很晚,准备休息了,女生去到隔壁间睡觉,而我们就是睡在这个房间里,地铺不算很简陋,被子也很厚。入秋的天气,晚上会有些凉爽。那一晚睡的很香,期待第二天的工作。
第二天
大概是昨天玩的有点累,起的有点晚。印象很深,我睁眼的第一眼就看到我脸前的床头放了一个挤好牙膏的牙刷放在已经倒好水的口杯里。说实话,当时没有感觉到什么,后来细想真的很贴心,然而我看到窗外大家同样很有序的活动。好像这个事情很平常,大概是我太缺爱了吧,才会这么感觉,总之那时候我真心觉得大家庭很温暖。吃早饭,粥,一些土豆还有馒头。主题来了,我问t先生吃完饭是不是可以去工厂工作了,t先生看到我有点着急,边急忙说等你吃晚饭了我带你去见我们老板,聊一下工作的事情。说着就带我去隔壁的一个房间,我坐在那个女的对面,她年纪比较大,没有太多表情。具体说的什么我也给忘了,是关于她们产品然后讲了一个概念叫本土直销,说以后就有供应商了直接是直销,把传销说成直销我也是很佩服此女对于偷换概念的能力。我也慢慢对这个所谓温暖集体产生了怀疑。很显然他们没有工厂也没有所谓的产品,大家都是靠一张嘴去说去忽悠;上午依旧呆在宿舍,没有上班。等到中午大家还是聚在一起吃饭,气氛就没有那么好了,我看出了他们的端倪,我还是比较镇定的,毕竟他们没有对我有任何人身限制,没有抢我的手机,更没有扣我的身份证件。只是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到了下午t先生叫我过去房间一起聊天。好像他们也发现了我明白了些什么就坦白了一些事情。关于她们为什么要来到这,就是因为什么本土直销啊,还有想做一番事业什么云云。t先生给我说那个开朗的女孩家里其实不是很贫穷。父母都是做工程的,也愿意过来一起说明了他们产品多好多好。我看到这了感觉他们是想让我慢慢熟悉,并接受它们所谓本土直销的概念。然后那个女孩就站起来在挂在墙上的黑板上写了一些概念,没错,现在开始听课。他们让你强行的去接受这些,我是那种拿着不走前者倒退的那种人,自然不会听,听其他人的一些案例说不不听就要挨揍,然后问你服不服。我真心没有遇到过,我只是很捣蛋。故意拆穿一些事实,他们也很无奈,但是并没有怎么找我,大概是人手不够吧。大概课讲完后,t先生说,s以后就是你师傅了,她带着你,以后你要听她的。我心中暗自欢喜,正好我也想了解一下这个沉默寡言的姑娘。师傅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我也终于有机会出去一趟。走了大概有两条街,中间遇到几个人师傅也很欣然微笑的给他们打招呼,这是团伙的伙伴吧。路上我也是不闲着,各种问师傅各种问题,师傅显得很不耐烦,自然也就不说话。到了一个铁门的院子里,刚进门就被阵阵有词的声音吸引。推开门看到几个像我一样大小年纪的男男女女坐在旁白呢,一个女的在想他们讲些什么。让他们眼睛发亮,像打鸡血一样,看到我来了,大家很热情的拉我坐下,感觉像革命年代遇到了战友同志一样。然后我很错愕的坐在一旁,他们拍手我也牌手,对面讲课的女的,看到我有些局促,眼睛像是看到我有些不情愿的表情。她观察到我不像他们的学员对她百依百顺。我估计她在想这小子需要调教调教才听话吧。
从那边走了,师傅看下午的时间还很多,也没有急着回去,我提议去县城转转,她也没有拒绝,反正就是一直跟着我,我们在一个公园椅子坐下,我有机会仔细看到她的面容,她并不是很白,感觉像是在非洲带过好多年回来的一样,总之呢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她有些气质还是吸引了我,很少说话。我问他问什么来这个地方,许久我在等她的回答,她只是说对生活没什么期望,活着没啥意思之类的话,感觉很非主流,但是绝不是那种故作玄虚的语气。感觉是经历了一些什么,总之对生活很消极,我也是很调皮的故意挑逗他,希望她能开心一点。一下午,公园呆了一会去了书店。完全没有感觉倍传销组织控制,相反我真心觉得那段时光是很美妙的。等天差不多黑了我们也回到宿舍,这一晚并不轻松,首先女老板找我谈话,说考虑的怎么样了,愿意不愿意加入。我真心觉得这种技俩根本对不起传销这俩字。根本不走心啊,我这种人最怕走心,他们依然没有说服我,就不再说什么了。当晚我只是觉得气氛比较怪。就没多想睡了。
第三天
一早大家吃过饭,说今天又个聚会。大家准备一下,准备参加。师傅也告诉我,到了地方最好老实一点。我从她话里听出了一丝不安和惶恐。t先生带我们过去,走了大概十多分钟,来到一个破旧的小学里,大概也是这个县城很破吧,这种地方几乎没有外人,走进学校内,进入到教室看到像是上学时候一样的场景,座位上都是人,年纪大小相仿,师傅和我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到此刻我终于知道了这个集体才是彻彻底底的传销团队。我决定要和他们决裂,准备撕破脸了,我跟师傅说,如果不放我走我就报警。师傅看了我说等大会结束吧。看到台上一个人很卖力的讲本土直销理念,讲的热血沸腾。真心感觉如果这个团队用到了公司上,公司肯定能辉煌腾达,一览无敌啊。等大boss讲完话。大家热烈鼓掌后,接下来就是新人才艺表演部分,我也是其中一份子,等我上台的时候我很犹豫,师傅说你去吧,没事。现在想想真感觉像在做梦一样。很多事情发生的那么不真实,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记得那天天气很好,秋天依旧很热的天气,空气里还弥漫着一些青草气息,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站在讲台上表演才艺,整个教室安静下来等我唱歌。我唱了一首小薇。我现在记不起到底唱完没唱完了,总之那天下午很漫长,也很快就结束了。很难忘,我瞟了一下台下师傅仿佛露出久违的微笑,我也很开心。
大会结束,我叫师傅出去。师傅出来,看到我想说什么,她只是不说话,看着我。我说我必须要回去,今天结束了我必须回北京。t先生也过来了,好像他已经知道了,他微笑道说那好等下回去收拾一下吧。便不再多言。
同师傅一起回去,院子里又多了一个女的,这个女的看上去很不耐烦。问我问什么要走,我跟她陈述了一下说要回去。她开始用一些话来刺激我,比如家里父母怎么样?现在过的幸福吗,你不想他给他们幸福的生活吗。他们也不想你又出息吗之类的话。说加入我们如何如何赚钱,如何如何体面。众说云云,其实我很清楚,好多人也可能是真是想出人头地,也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家里也比较贫困,就误入歧途想成就一番事业。结果被传销组织给蒙骗。当然这一套跟我不好使,好在我遇到了一群“善良”的传销人,所谓善良是因为并没有因为我不就范而对我采取暴力措施,比如打骂和威胁。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很感谢当年他们苦口婆心,软磨硬泡的精神。我跟他们表明了立场,第一我家里人很幸福,最起码不会因为贫穷让自己的孩子误入歧途。第二,我有自己的思想和见识。并不是你们能够控制的。后来她一言问一句,怼的她也不想在劝了。用眼色让t先生赶紧送我走。不想再看见我了。那一刻我不知道是不是胜利了,也许并没有什么胜利可言,我只知道我要离开了。唯一放不下的是师傅,貌似师傅也很不情愿,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不想回家。也不知道呆在哪?只好一直在这个鬼地方。
走的时候t先生和师傅一路护送我到车站,t先生苦笑道小伙子你是做设计的,以后我的名片还要找你设计嘞!我很认真的问他qq号多少加一下我,我回去就给他设计。我并没有食言后来我真个他设计了。再后来我们就断了联系了。跟师傅呢,后来还有联系,她11年来了北京,然而我也没有去看她,只是觉得当时大家都忙。现在想想不免遗憾。再后来她结婚了,qq上还跟我聊天。我们还保持联系。现在看以前真的像往事云烟,什么事情都慢慢淡掉了。记不起了,很多文字我也是绞尽脑汁想了很久才想到合乎逻辑的文字。所以时间真的会冲淡所有所有的关系,唯独留下的是的一些支离破碎的回忆而已。
那天,t先生和师傅把我送到了车站,我坐上了驶向北京的大巴,车没做停留我上了车,车就启动了。车转身我看到他们在车站驻足,望着我,我坐在座位上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流下来了,也许是因为我很庆幸我逃脱了。也许是我很怀念跟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没有打骂、没有争执,尽管一切是假象,如果在一个不幸的家庭里的孩子,他们会宁可在这个虚假的善意集体里沉醉。而我很清楚我必须离开,关于他们我走心了。。。。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四爷
作者四爷
5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四爷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