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别那么倔强

颜彦清 2017-08-10

1

清晨六点,校长叮铃铃的来电将我惊醒。天色微明,校门口长长的队伍,挨挨挤挤,一双双发亮的眼睛,今天新生报名。

我抱着的厚厚一沓材料很快被分光,接待室冷气机巨大的轰鸣,周围奶奶爷爷不时地询问,我微笑,我点头,头脑昏昏,情绪沉沉。

来报名的大多是爷爷辈,头发花白,神色紧张,解释几遍后仍然一片茫然:“这我哪会填啊?”

“哎,老师我问一下,我不识字,这些东西拿回家填行不行?”

“老师,我没戴眼镜,看不清,要不你帮我填吧!谢谢啊,谢谢!”

“哎,我问一下,无房证明在哪开啊,要那么多东西干嘛,户口本不就行了吗?”

………

细致回答后,很多爷爷奶奶点头,眼神仍是空空,看得出依然不懂,只是出于礼貌,不得不点头应承。

倒是孩子们挺不耐烦,频频扯着爷爷奶奶的手:“给爸爸打电话吧,你填不好,让你不要来,你非要来。”

2

一个老奶奶,满头银丝,头发却梳得一丝不苟,戴上老花眼镜显得优雅大方,翩翩然有书卷气。她把材料填好拿来:“老师,你帮我看一下,有没有填的不妥的地方。”

我手指着页面:“这段不需要你填,没看括号吗?以下由工作人员填写。”她仔细看了一下,显得气馁:“人老了,眼神也不济,看不清了,你再给我拿一张吧。”

我看看她,把笔拿起,刷刷地写:“我给你填好吧。”

她的脸浮现出恰到好处表示谢意的微笑,突然嘴一抿:“其实,我原先跟你是同行,只不过现在退休了。”临走时,特地等人群少了,过来与我握手:“今天谢谢了。”我目送着她缓缓走出接待室。

一个学生身边总是簇拥着一群人,每个人都眼神雪亮地盯着材料,一点一滴也没让孩子沾手。

所以他一出现就吸引了我的目光,破烂球鞋,简单短裤,身上的肌肤跟黑炭似的,神色很拘谨,先是每个台子来回跑,一片慌张,嘴唇颤动,明显是想张嘴又不敢问。

保安大姐估计看着有点疑惑,把孩子拉过去,说了几句话,把手往我们这边的台子指。他有些羞涩,台子前的人来来往往,孩子始终没开口。

我主动说:“你爸爸妈妈没来?”

“我妈让我先来,她待会儿就到。”

我拿起几份材料:“那你先填吧,到后面找个座位。”忙碌了一会儿,突然瞥到他,他在各个填表的人周围晃,歪着头看,破旧的布包露出补丁。

我把他叫到身边:“你先填吧,边填边等你妈妈。”

“我得等我妈妈来。”他有点倔强。

3

家长走了又来,人群来了又走,他到处晃,似乎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我没再看见他,以为他走了。出去上厕所,发现他立在门口。下午四点,外面像蒸笼,他脸上的汗珠往下滴,脸色涨红。

“进去吧,里面有空调,外面太热了。”

他摇了摇头:“我等我妈,我怕她来看不到我。”

我用手抓着他膀子,要把他带到里面,他却拼命地往后退,瞧着他倔强的神情,无奈,只能放手。

后勤给我们搬水,他看见了,急忙上去搭把手。主任拆开,一瓶瓶地递,大家边喝水边开玩笑。他黝黑的脸庞上都是细密的汗珠,膀子一动,用自己的短袖擦。

我上前给他递了一瓶,他有些想送回来,但终于没递还给我,打开瓶盖,咕咚咕咚,一饮而下。家长们渐渐少了,终至没有,抬头,外面天色已经开始黑了。大家收拾东西,陆续离开。

他还在门口,不过是在坐着。

“回去吧,你妈妈今天不会来了。”我说。

“她肯定来了,应该是在路上遇到事了。”他的眼神跟小鹿一样。

我看着他,心里蒸腾出某种雪白的雾气,像是踏进一地的月光。

—————

公众号:颜彦清的书房

文章多在此更新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颜彦清
作者颜彦清
121日记 35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颜彦清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