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 guy

Dony 2017-08-10

现如今不知道他是什么样子,没有见过多少次,包括照片,想了一下,好像真的可以用手指数出来,无奈。

第一次见他,在QQ的视频里,他没有说话,我只能看到他,不能听到他,但我知道,他说话也很好听,嗓音好,大概长得好的人嗓音都不会差。屏幕里全是黑,除了他那张黄种人皮肤的脸,估计裤子也是黑的,很符合当年乡镇少年的审美,他好像一直在笑,浅浅,记忆里他都是浅浅的笑,没有见过他大笑,不像我,哈哈,他兄弟朋友应该见过,一边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好像能看到一点牙齿,很符合言情小说里的酷酷男主,高冷男主,帅帅男主,他在我心中,就是男主,无论属于谁。不记得聊了什么,只有当视频接通看到他那一刹,心真的会开始不由自主地乱跳,那一刻,体会到悸动,少女的悸动,还有激动,完全止不住,敲键盘的手都是微微颤着的,肾上腺素的作用,很强烈。之后回校,某天和好朋友聊天,聊到他,只会说他真的很帅,或许在你看来不是,但他真的很帅!很激动,也是完全止不住。

第二次见面就很快了,因为我找了个借口,当时快要会考,不确定某个地理知识点,在我爷爷的裁缝摊位那,感觉这是个好机会,直接就问他有没有那本地理书,那时他们刚放假,我也刚放假,好像比他们早一天,我在市里的中学,他在镇上的中学,他回有,我当然就立马向他借,他当时已经出校门了,但是他特意回去拿了那本书,内心的狂喜与激动,不可语 ,就在我爷爷那摊位那等着,也是心乱跳,狂跳,一点节奏都没有,脑里完全被冲昏,就在那等着他发来信息,等着。

他来了,在那条拥挤的街道,因为是集市刚散的时间,那时的少年一般都会开摩托,因为酷,坐在停着的摩托车上,是我喜欢的女式摩托车的款式,等着我过去,我走近了,拿了书,不懂用我们的方言怎么说谢谢,就拿了普通话说,谢谢,忘记他回了啥,或许也没有回,车开走了,我也往回走,嘴里的笑一直没掉过,而且弧度很大。当时我刚褪掉刚剪完短发后那丑得像极了村姑的发型,顶着一头长长了的碎发,自我感觉还可以,不然也没勇气见他,嘻嘻。那晚问他我好看吗,我应该是问了,不然他怎么会有好看这个回答,现在想想,好不知羞,也好喜欢自己对这方面的直率,当然,更喜欢他的回答,虽然也许是被我缠得不行的回答,也许是当时他也很开心,也许是他就没注意看,反正他当时回答好看,我很开心,嘴角已经咧得不能再大。我怎么会好看呢,除了现在偶尔照镜子刻意弄出,我是怎么也不觉得我自己好看的,实在不想昧良心说话,但他真的很好看,当时看他坐在摩托上,心就荡得更欢,穿过喧嚣的忙了一天集市收拾东西回家的人群,走近在道路中间的他,回忆真的会让周围的人静止,只有我,走近他。

那本地理书我当然会好好地翻,每一页都翻,仔细地看里面的内容,没啥内容,字也很丑,真的很丑,但还可以看清他写了啥,偶尔地乱涂乱画,画也是简单粗暴的涂抹,并没有发现啥,除了一张夹在里边的地理试卷,分数当然不会很好,卷面也不是干净的,折痕很多,很乱,但他那个分数好像及格了,比及格还好,然后在卷子里看他会写的题,遇到认为他不会但写对的,就很觉得喔~这道题他会写啊,心里一阵开心,幼稚又可爱的心思。

那本书一直在我书柜里放着,不是我不还,我巴不得还,这样就可以再见一面,但他拒绝了,留他那也没用,这是他的理由,我向来不会找借口,那次正常发挥,不懂再找什么理由还书,就没再坚持,那本书,就一直在我书柜里立着,前几年收拾的时候还会偶尔翻翻,但后面再没收拾到那块地方,也就再没翻过,现在,也不想翻,已经没啥意义。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Dony
作者Dony
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Dony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