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去之间。。

七道子 2017-08-10

回程的车上,稀疏的人群,不再是太匆忙的车站,并且有些随意的流动着,亦或是这个时间的车站比较安逸吧,我匆匆的寻找着熟悉的车辆,闷热的车厢里,时光一点点的流逝着,我扎进书本来,猛然的一抬头,我已经走过了一半路程。 依然破败的县城,脑门上的点点热气一点有一点的蒸发着,出租车都不肯在车站有多一点的停留,拉上我一个人,逃进了风里和树荫里。 一路称不上的颠簸,我熟悉的回到了坑坑洼洼的生我养我的地方,城乡公交绝尘而去,一片灰尘杨天而起,熟悉的干燥的不太适应的泥土气息飘然而至,我回来了。 一深一浅的我走到了那个破败的门口,招魂幡迎风飘扬着,我快步的走进院子,顾不上听院子里人们的打牌声、锅碗瓢盆的敲打声,快步的走进屋内,满眼的惨白,双膝着地的同时从周边,从我的喉咙里,我的心里一片哭声。 灵柩前是我看惯的不安静,我匆匆的在每个房间里穿行,在与每个人的寒暄中,我尽量的回忆着所有我记忆里发生在这里的点点滴滴,老人走了,这一切将不再继续,所有原来拥有的慢慢消亡,周而复始,天道循环。 停电了,炎热的天气,水晶棺也停止了运行,没有人焦急,仿佛一切不受影响一样,惨白的蜡烛顿时一点点的开始蔓延,灵位上,80岁。 开光了,水晶棺打开,我从一片白色里,寻找那个我熟悉的面容,塌陷了。头顶金,脚踩银,怀里抱着聚宝盆。生前节俭到极点的老人,80岁一直都不停劳作的老人,在祝福的富贵里即将上路了。 送盘缠的路上,一片寂静,在村口的空地上,一辆纸糊的红色汽车,孤零的守候着,长子托起扫帚,扫帚上是老人生前的一件破棉袄,老人上车了,火红的火苗窜起,奔驰的标志,刺目的牌照“天00001”。转过身,不许回头,不许说话,让逝者安然而去吧。 家门口,灯光有些刺眼,灵柩的周边是各种扯淡的笑骂声,打牌声,“嘿,给我换二百块钱儿,又他妈输了”,没有人顾忌你失去亲人的痛苦,他们只是习惯性的或者庆幸的找一个聚会的地方,乡下人淳朴印象在这一刻显得那么可笑。喜丧不喜。 手机屏幕上“4点38分”,我静静的躺着,在似睡和非睡之间,炮声轰然响起~~~ 火化的车,一样惨白,所有的人哭嚎着要再看老人一眼,执事的驱赶着,把善意变成了虚荣的炫耀,我耳朵突然传来“你也去跪下啊,哈哈”,怒气已然不在,麻木的让我悲哀。 昏厥了,腿跪的没有了知觉,在巨大悲伤的面前,人用生理的自我保护或者说天性,在保护着自己,变相的让老人走好,逝者安息,我们自会更好生活。 祭精,红布遮身,鞭炮齐鸣,乐声悠然而起,哭丧棒迎风飘荡。“啪”的一声,瓦碎的四散奔逃,灵柩缓缓而行。“尽孝啦”,白花花的跪满一地,最后的哭嚎声。 下葬,红色的遮身布,一条条的飘落在棺椁上,绕着葬坑,正三圈,负三圈,一把又一把的为老人填土,猛然,一个跳下去,拿走了全部的红布,人们嬉笑着,我已然无动于衷了。 回到老宅,双膝跪倒向已然磕头,从此这里将不再有你的气息,从此这里将再无人居住,几年后这所老宅将坍塌,崩溃,化作尘土,土里来,土里去~~ 仰天俯地,在每一条路上,逝者已然,悲痛似乎来得快,去的也快,人们又安静的去生活,逝者似乎仅是去了另一个地方,不再与我们见面而已,随着自我保护的记忆丧失,一切就像没有过一样。 生命到底是什么?尘土归尘土,当所有储存记忆的容器消失的时候,你来过与否又是否重要?世界在新陈代谢着,生存与灭亡,又如何去在意呢? 新生的孩子呱呱坠地,小侄女跑来跑去,一年又一年的改变着,对于生命无从着手,对于天地一片茫然,无可奈何,生命又岂止是伟大? 来去之间,扮起五色五识眼耳盲,一般芸芸众生相;记忆打包行囊,匆匆轮回忙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七道子
作者七道子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