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秒钟的记忆你会保持多久

飞雪夜奔 2017-08-10
                                                                一

溪晨关掉电脑,倒在床上要睡去的时候,手机QQ响了起来。
他在半睡半醒间,举起手机,看到手机QQ里的小喇叭在闪现。点开一看,有陌生人申请加好友,网名是戚戚。点击接受,显示添加成功。
头像闪动,戚戚:你好,没睡?
溪晨:你好,在睡……
戚戚: 哦,打扰你休息了。
溪晨:还好。你是哪位?
戚戚:熟悉的陌生人。
溪晨:什么意思?
戚戚:意思就是,我认识你,你不一定认识我。
溪晨:我们见过么?
戚戚:见过,但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谁。
溪晨:???
戚戚:!!!
好奇心让溪晨一下清醒了,这是谁呀?大半夜的心情这么好,QQ玩得这么嗨呀?
溪晨:我们说过话么?
戚戚:说过……很久以前了。
溪晨:那你到底是谁?
戚戚:你猜。猜到了我请你吃饭。
溪晨:这怎么猜得到?给点提示。
等了半天,戚戚没有回复,估计她睡着了。溪晨打开戚戚的QQ资料,资料很简单,没什么线索。他又打开空间看了看,把日志一篇一篇挨着看了,最后终于撑不住也睡着了。
 
                                                                   二
          
第二天中午,溪晨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咖啡馆门口等人。远远的,还能看见学校巨大...
                                                                一

溪晨关掉电脑,倒在床上要睡去的时候,手机QQ响了起来。
他在半睡半醒间,举起手机,看到手机QQ里的小喇叭在闪现。点开一看,有陌生人申请加好友,网名是戚戚。点击接受,显示添加成功。
头像闪动,戚戚:你好,没睡?
溪晨:你好,在睡……
戚戚: 哦,打扰你休息了。
溪晨:还好。你是哪位?
戚戚:熟悉的陌生人。
溪晨:什么意思?
戚戚:意思就是,我认识你,你不一定认识我。
溪晨:我们见过么?
戚戚:见过,但你大概不知道我是谁。
溪晨:???
戚戚:!!!
好奇心让溪晨一下清醒了,这是谁呀?大半夜的心情这么好,QQ玩得这么嗨呀?
溪晨:我们说过话么?
戚戚:说过……很久以前了。
溪晨:那你到底是谁?
戚戚:你猜。猜到了我请你吃饭。
溪晨:这怎么猜得到?给点提示。
等了半天,戚戚没有回复,估计她睡着了。溪晨打开戚戚的QQ资料,资料很简单,没什么线索。他又打开空间看了看,把日志一篇一篇挨着看了,最后终于撑不住也睡着了。
 
                                                                   二
          
第二天中午,溪晨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咖啡馆门口等人。远远的,还能看见学校巨大的红色宋体字校名,那些字今天红得耀眼,执着地挤进溪晨的眼角。不过,以后很难见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已经拿到,假期打工也结束了,溪晨只等着过几天去大学报到。
等了不多一会儿,有个女孩远远走来,整齐的刘海,修身的连衣裙,拎着一个大大的黑包,对溪晨明亮地一笑。
溪晨想,应该就是她了,那个戚戚,好像确实曾经见过的样子。
盛夏已经过去,秋意不远。在溪晨的感觉里,这个女孩修长的身影,就像芙蓉园里一株摇曳的水草,在将至未至的秋色中独自从容。
溪晨试探着叫她的名字:“何茗雨?”
女孩点点头,“猜对了,我说话算数,请你吃饭。”
 
                                                              三

在咖啡厅二楼,溪晨和戚戚对坐,各自点了一份套餐。
戚戚看着溪晨,“可以说了么,你怎么猜到是我的?”
溪晨昨天夜里翻看戚戚QQ空间里的日志。日志很多,挑着看了几篇,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后来突然发现有一篇《被点名了》。
点名游戏是盛传在空间、博客好友中的一种游戏,类似于击鼓传花,传给谁谁就得接着,必须认真对待,不能怕暴露隐私,否则就得挨罚。被点到名字的人,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所提的问题,并发表在自己的博客里。
溪晨打开一看,果然,名字一问里就是那三个字:何茗雨。
这是谁呢?溪晨真没有印象。
不过,今天早上,溪晨把名字发给戚戚的时候,戚戚确实大吃了一惊。溪晨故意不说怎么知道的,然后戚戚表示要兑现诺言,要溪晨来学校附近这个咖啡厅等着,这里好找一点。
原因就这么简单。戚戚一笑,“我真忘了有这么篇日志,回去就删掉。”
溪晨说:“你说我们见过面说过话的,我怎么没什么印象了?”
“真不记得了?”戚戚脸上有着小小的期盼,“高二那年,学校组织社团活动成果展览,我在摄影爱好者协会的活动室做解说,你跟一个同学来看照片,我给你们做解说的,你还问了我几个问题。”戚戚看着溪晨一脸茫然的样子,最后失望了,“不过,我想你是真记不得了……”
溪晨模模糊糊有点印象。他记得摄影活动室有几张照片拍得还不错,解说的确实是个女孩,但印象仅仅停留在性别上,长相就记不太真切了。溪晨感觉哪里有点不对。按说,同在一个高中,不认识也起码会很面熟吧,要在一个学校待三年啊!但他感觉对戚戚并不是很面熟。
戚戚说,那是因为,她在这个高中只上了两年,后来家里搬家,为上学方便,就转学走了。高三很忙,也不常回来看同学,所以印象不会很深。
“那你怎么会知道我的QQ号码?”溪晨最好奇的是这个问题。
戚戚张了张嘴,却没说原因,“这个嘛,以后告诉你。”
两人很放松地聊了聊高中的往事,然后总能开心地发现,许多看似无关的事情,其实总有彼此的亲身参与或与彼此有某种联系;只是,当时两人并未留意彼此的存在而已。
溪晨想,许多事情,看似两个人之中,只要有谁迟一步,或早一步,都会邂逅彼此;但事实是,命运就像是无心或是有心,总是没有安排彼此的相遇。
溪晨低头吃饭的时候,总感觉戚戚在悄悄地看自己。但等他抬起头的时候,戚戚却低眉垂首,在专心吃饭;她细嚼慢咽,匀整细密的手指关节一放一收,像在有条不紊地拨弄琴弦,动作很好看;女孩子总是有许多办法,把吃饭也搞得那么舒缓优雅。
 
                                                                 四

吃过午饭,戚戚要了茶,两人喝茶,默坐。
咖啡厅中午客人不是很多,也不算少,不过大家吃饭都是安安静静的,没有饭馆常见的喧哗。有钢琴曲轻轻在流动。溪晨喜欢这种缓慢静默的环境,可以随便点,聊天,或者想心事。
然后,戚戚打开了随身的那个大黑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水晶蓝色的笔记本电脑。戚戚说,坐着没事,看个电影吧。
溪晨坐到了戚戚旁边,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他担心太靠近了,戚戚会误会,又担心太远了会被戚戚笑他紧张。
戚戚扶起笔记本的屏幕,开机,打开一部电影,是《岁月神偷》,一部不新不旧的电影。
戚戚问溪晨看过没有,溪晨说没有。
戚戚说,那就好,我也没看过;听说不错,随便看看吧。
影片的色调是淡淡的暖黄,那种怀旧的颜色。故事里有艰难又不失温情和幽默的家庭往事,也有纯真的终究无望的爱情。看到有趣的地方,戚戚会回头看看溪晨,然后轻轻的一笑;看到伤心的地方,戚戚静静地坐着,随着剧情而面色忧伤。
电影中有个片段,两个人在谈论鱼的记忆。一个说鱼的记忆很短,只有三秒钟,三秒钟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另一个人说,有些事,它们一辈子都记得。
戚戚好奇地问溪晨鱼的记忆真的那么短啊?溪晨说不知道,看样子应该是真的吧。
戚戚轻轻叹口气说,唉,多残忍呀,三秒以后,什么都会忘记……
看完电影,夕阳已经渐渐下落,暮色开始慢慢聚拢。
戚戚接了一个电话。溪晨大约听到是戚戚的家人在找她,戚戚答应一会儿就回去。戚戚收起电话,说,我该回去了。
两人走出了咖啡厅,戚戚停步转身看着溪晨。溪晨也停下来,对戚戚说再见。
戚戚没动,长长地望了溪晨一眼,却低下头走过来,张开手臂拥抱了一下溪晨。溪晨稍稍一愣的时候,拥抱已经结束,然后戚戚扭头走了,没有再回头。
溪晨一直看着戚戚的身影隐没在来往的人群中,才慢慢离开。他听着满街滥俗的流行情歌走回家,竟然有种莫名的伤怀。

                                                                   五

那天以后,戚戚的QQ头像一直是灰色,她再没上来过。
溪晨每次打开QQ,都习惯性地看看戚戚在不在;她的“说说”和“状态”,都已经很久不更新了。
戚戚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有时溪晨甚至惶惑地想着:那顿午饭和那部电影,是不是一场虚无?——甚至那个突然而来的拥抱,现在想来同样那么虚幻……

                                                                  六

溪晨收到戚戚的电子邮件的时候,已经是冬雪初降的日子。
戚戚在邮件里说,事情一直好多,直到现在,才有机会给他发这封邮件。
戚戚说,她在高一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溪晨。她说,每次在楼道里看到溪晨走过的样子,感觉很好,慢慢就开始留心了。也许,感觉是一种很重要的东西吧。不过,平时没什么机会认识,而戚戚也没有那种直接去找溪晨认识的勇气。或者,正是因为仅仅是一种感觉,所以才没有达到必须去认识的程度。
高二那次摄影室的讲解或许会成为一个机会,但那会儿人太多了,来来往往参观的人,淡化了本来可以初次结识的可能。所以,平常戚戚所能做到的,仅仅是一种关注,这种关注一直持续到戚戚转学离开,再也没有了机会。
然后就是忙碌的高三,课堂上的拼命,还有呼啸而至的高考。
戚戚以为从此再无认识的机会。可是有一天,戚戚突发奇想,在网上搜索引擎中输入了溪晨的名字,见到了溪晨的实名博客。博客资料中,有溪晨的QQ号码,于是才有了那个猜谜游戏。
溪晨这才想起,自己确实有个实名的博客,上面留了一些资料,包括自己的QQ号码,是为了让以前失去联系的同学看到,方便再次联系。
戚戚说,因为高考结束后,家里商量,让她出国上学,这一去,真是海角天涯。她想在出国以前,能见见溪晨,一起吃一顿饭,看一部电影,最好,再有一个小小的拥抱,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她说她不敢奢望太多,而且,两个人也没有时间和机会有太多的可能,只要满足一下小小的心愿即可;毕竟,即将天各一方,有过多的牵挂,对双方也不大好。在这个飞来飞去,各自漂泊的年代,相遇即是美好,相离也不用执念。
戚戚说,真没想到,这些心愿那天能够全部实现。因为那天,是在国内的最后一天了,第二天就要离开……
最后,戚戚问了一个问题:还记得那个拥抱么?戚戚说当时拥抱的时候,她内心默数到3秒就放手。因为那部电影中说鱼的记忆只有三秒钟,她想这么短暂的拥抱,一定不会让溪晨记得太久,一定会让他很快忘掉——戚戚希望自己在溪晨的印象中,能够自然消失,不留痕迹。
溪晨在回复的电子邮件上打了一句话,来回答那个问题。溪晨依稀记得,这句话应该是那部电影中的一句台词。
然后,溪晨按下了发送键……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飞雪夜奔
作者飞雪夜奔
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飞雪夜奔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