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自我觉醒 第八章 社会发展的目标 第二节 文化教育

雷涛 2017-08-10
要想管理人的思维意识,你就需要知道每个人的思想在什么样的水平上。如果你对思维层次有了解的话(或者您可查阅NLP资料),那么下面将要从此开始用图和数学的方式来阐述。
估计在1万人中,有明确的自我实现意愿的人不超过50人,有明确信念和价值观的人大致有1000人,而能力一般,仅能依靠自己的工作的人居多,而且从事维持人的基本生存的工作的人也多(特点是工作可替代性强,技能要求很低甚至不需要技能的体力劳动者),如餐饮、物流、零售店、一般的基建工程施工人员等。依次数据绘制图形如下:

面对什么样的思想成分状况,该做出什么样的思想教育不言而喻。接下来再把图形稍作调整,此时看起来像三角形:


再做抽象化,并且结合马斯洛需求层次的理念,把能提供保障人的生理和安全需求的称为武装思想影响力,把能提供保障人的社交和尊重需求的称为经济思想影响力,把能提供保障人的自我实现的需求称为文化思想影响力,这几个影响力的数学结果(面积)你可以与国力并论,而形状你可以说是政治体制。可能有下面几种情况:

在上述几种构型里,三角形的面积是最小的。文化影响力相比其它,所起到的杠杆作用是最强的。形成文化影响力的最有效手段无非就是教育...
要想管理人的思维意识,你就需要知道每个人的思想在什么样的水平上。如果你对思维层次有了解的话(或者您可查阅NLP资料),那么下面将要从此开始用图和数学的方式来阐述。
估计在1万人中,有明确的自我实现意愿的人不超过50人,有明确信念和价值观的人大致有1000人,而能力一般,仅能依靠自己的工作的人居多,而且从事维持人的基本生存的工作的人也多(特点是工作可替代性强,技能要求很低甚至不需要技能的体力劳动者),如餐饮、物流、零售店、一般的基建工程施工人员等。依次数据绘制图形如下:

面对什么样的思想成分状况,该做出什么样的思想教育不言而喻。接下来再把图形稍作调整,此时看起来像三角形:


再做抽象化,并且结合马斯洛需求层次的理念,把能提供保障人的生理和安全需求的称为武装思想影响力,把能提供保障人的社交和尊重需求的称为经济思想影响力,把能提供保障人的自我实现的需求称为文化思想影响力,这几个影响力的数学结果(面积)你可以与国力并论,而形状你可以说是政治体制。可能有下面几种情况:

在上述几种构型里,三角形的面积是最小的。文化影响力相比其它,所起到的杠杆作用是最强的。形成文化影响力的最有效手段无非就是教育。
古代历史上,皇帝的几个孩子那都是举全国之力来教育的,希望获得意识的复制,可是收效甚微。
教育的目标是什么?
“培养下一代成为这个社会有用的人”,我想这一点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不会反对。那么,什么是对社会有用呢?
社会发展的目标从哪儿来?
社会为什么要发展?是因为人有需求,一个人的需求变成了行动力,所有人的需求就是社会发展的动力。社会发展的目标就是不断的满足全人类的需求。有人就会说了“全人类的需求也包含我的需求,我想要这样,想要那样,可是社会发展的车轮似乎没有朝着这些方向”,做这样一个比喻吧,把我们每个人的需求当作是一滴水,很多人的需求汇在一起就变成了一条小溪,我们知道小溪总是要流入到江河的,所以我们能预见到浅显而短暂的目标,那么在这条蜿蜒的溪流里,一些水滴在还没有到达江河时已经蒸发了,一些水滴在激流中遇到阻挡的石头,而被溅到岸上,甚至整条溪流都慢慢渗入到地下而干涸,所以,我们很难因为预见到的一个小目标而感知整个人类的方向。那是不是就完全没有认识的可能吗?也不是的,这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顺势而为,就是要找到大趋势。
现代科技的发展已经教会了我们很多。尤其是现在经济的发展进步,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想要成为某一领域的领军人物,就必须找到适合这个行业的明天的最大需求点,而且这些需求瞬息万变。很多企业已经学会使用大数据来分析,或者说正在学习的路上,总之,利用大数据分析,可以了解到至少是当下的主要需求,而聪明的企业不仅利用到分析结果,更是大力的追赶下一个可能的需求。中国由于时代发展过程的一些原因,正在经历着盲目消费的膨胀期,而经济放缓的现实还不足以引起转变,除非遭遇经济严寒才有可能使人们的消费观念转到理性轨道上来,要么就是时间。
我们要想预知社会发展的目标,也是有很多方法和工具的,当然这些也可能都被我们政府的最高部门掌握。其中也一定用到了大数据分析。那么在使用这些工具的时候,我们也只是了解到了现状,没有这些工具,我们仍然能了解我们的世界现状,不过是你有没有慧眼能看得更深入。
再回来说说教育,目的不仅仅是将下一代人培养成能满足社会发展条件的人,更是希望能具慧眼,引领人们继续发展的人。社会发展的趋向一定是文明的,文明包括了社会的、经济的、人文的方面的进步,那么我们的教育是否是在促进这些方面吗。就我目前的认识是,我们的教育是在制造和筛选能步入文明社会门槛的机器,就制造而言,我们知道车就是地面上跑得车,制造只能改善跑得快与慢,稳当舒适可靠性等,没有涉水的设计,车是不能过河的,目前教育就是这样的现状,设计不足,而最严峻的要数中国,很多无益于经济的领域不再有人涉足。
我们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个艰巨而严峻的事业,然而经过十六年的学校教育,步入社会后发现,现实跟教科书很不一样,也就是我们的教育没能与时俱进,与现实脱节了,关于这一点,并不一定是说教育的坏处,举个例子,学校教育告诉我们“过马路要看红绿灯,红灯停绿灯行”,而现实是“凑齐一拨人就走”,“虽然是红灯,可大家都在走,我不走显得我傻瓜”。道理上讲,我们必须要认可学校教育,并坚持住。然而现实怎么办?只能说社会再教育的缺失问题,而近年,很多城市都在重要路口配备了巡查的交警,并通过义务宣传和处罚来教育人们,应当是起到了一定的良好示范效应,可是,要想观念深入人心,还任重道远,但要坚持住,十年之后再回看现在的努力,绝对不会惋惜。在扩大的设想一下,很多可挽回的轻度的犯罪、违法事件,在露出苗头的时候,我们是否有这样的机构来教育,而不是发生了严重后果的时候,交给死亡,交给脚镣去看管。可以建立轻度事件教育机构,或者说是心理问题互助组织,有类似问题的一群人互相帮助,得到自我教育。这一点在美欧似乎不鲜见了,至少很多美欧的电影里是这么讲述的,而在有着13亿人的中国,还没有出现。
当然社会再教育的问题不仅仅在预防犯罪,毕竟那只是极少数,更重要的是,要让我们能保持学习,保持思考。这世界变化快,更快的是物质的丰富,以及科技的进步,也许你很有钱,每一部手机的最新款都能收入囊中,可你知道每一次的小小技术进步能给世界带来些什么变化吗,如果导致人类走向灭亡的结局,你还会买吗?电影《终结者》带给我们震撼的同时,引发了很多人的思考,是否你也有过呢。人类不断的在向地球无限制的索取,假如有一天地球完了,那么会有谁能幸免呢?都不能。试问我们不断向地球伸出索取的手又少了谁呢?所以我们能否找到既能不断伸手索取而又不至于毁灭的方法呢?这就是我们要思考的。要不断的提高我们的认知,使全人类都能达成一致的共识,那就是保护环境,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生存家园,至于如何保护环境,如何利用有限的环境来提高我们的发展空间,那就更需要我们都来学习。
再来回味一下“教育的目标是什么”的问题,难道对这个社会有着现实的用处才叫有用吗?看不到有什么用处的是否意味着真的没用呢?对社会是否有用取决于个人的能力,所以任何组织都会关注能力强悍的一些人,不论科学家、社会活动家、企业家,还是艺术家,能成为行业里的佼佼者或者领袖人物,都是有着非常不一般的能力,我们都是先看到他的个人能力而后才会渐渐了解其个人魅力,也就是性格。一般来说我们都习惯于分析其现在的性格和现在的能力(成就)的关系,而很少分析性格的成因,有意思的是最近看到的一篇文章,来自中科院的调查,说近30年1000名高考状元没有一位成为行业领袖,而且,调查的几百名行业佼佼者中,仅有科学家的成就与学校教育有一定关系。
性格所表现的个人能力,其中与认知有着较大关系,认知来自于理论和实践两部分,谁都知道这两部分要结合,但能不能干脆合二为一呢,“当然不能,你在胡说”,是啊,这本是两个不同层次的事情,有些人非要往一块捏。相信您能看明白下面列表的意思。将认识更加细化为四个层次:多个理论的总体思想、一个理论、落实到实践的理论、一个实践,这四个层次上会成长起来四类人才:思想家、学术专家、咨询专家、实践性人才,而这是社会都需要的,只不过需要的数量不一样多而已。

如果把职业教育学校看成是实践阶段的话,那么研究学院类的教育就该以理论为主导,2017年(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2017中国大学排行榜700强)排行榜上前700所大学里约170个学校属于理论研究型,且基本占据榜单首位,而其余的都是专业型学校(应该以实践应用为理念)。数量配置上如果说还算比较合理的话,那么在教育理念上的配置不知是否也合理。
教育就该是培养一个个性格健全的人,有独立的人格,独立的能力。随波逐流的水只能从高到低的流淌。有独立意识的人才容易有逆流而上的想法。敢于有独到的见解,才可能成为创新的源泉。还有一点认识的误区需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健全人格的培养不是指“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发展,前面也讲过,学校教育承担不了那么多,而主要是以技能培养为主(智力提高为主),品德教育也只能是一方面,还需要参与整体社会来完成。那么意味着应该并可以接受有一技之长的个体出现,例如写文章特别擅长的人,精于数学的人,或特别有艺术天分的人,或者体育运动上有特别能力的人,或者就是品德优秀热衷于公益事务的人。有媒体批评霍金在中国就难以成为今日霍金,因为我们要求全面发展,还有媒体批评比尔盖茨在中国也难以成为今日比尔盖茨(前微软总裁),因为我们要求全面发展,也许有不少的数学家因为英语很差而掉落民间,也许有不少的物理学家因为语文较差而成为民间高手,也许还有很多的也许,我们错失了却不能再来。因为我们以前的全面发展并不是真的全面发展,只是技能的多个方面,缺少思想性,更没有性格的完善谈不上全面发展。
教育也越来越成为中国父母们关心的大事,这一点从家庭支出教育的占比上、从整体国民的教育支出数据上,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我们是多么渴望自己的下一代将来能多么的优秀,能挣很多钱,能成为大企业家,音乐家、歌唱家等等,总之就是很牛的人,生活才过的幸福。我不评判这些愿望是不是好的,我们来分析如何实现,“能找到一份工作并能挣钱养家”成为了某社论评选的年度最低要求。说明我们的父母思想眼界之低,真是世界独一无二,甚至很多父母的思想理念成了孩子成长中的一大羁绊。即便如此,那么能胜任一份工作需要什么知识呢,除了必要的专业知识外,我想大多单位还提出了道德要求、人际交往能力的要求等。学校教育教的是什么呢,可以说承担了专业知识的传授外,已经难以再培养其它了。如果你怀疑大学里没有培养学生的人际交往能力,那是很不可思议的,就像是说不断有媒体报道关于学校学生的开放观念,各种事件等,都是不可信的。然而,学校毕业后走向社会的学生中,确实有不少人因为不善言辞,不合群,而难以在某一岗位上工作较长时间。更别说谈恋爱了,大学里开了婚恋课程的怕是极少数学校吧,就更不用提在中小学里教育大家如何交友了。所以,满大街单身汪的人潮中,很容易发现有些人不善交际。
然而你说要让学校来负责,很多人一定是极力反对的,有不少人认同家庭该承担一部分教育责任,让学校和家庭共同努力营造学习氛围,在西方国家,已经有很好的机制,而在中国才刚刚开始,虽然有学校和家庭的责任分工不明,责任不清的问题,但至少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说道家庭责任,有一个难以避免的窘境,就是家庭不能拿出较多时间来负担教育责任,家长们都忙于挣钱养家,而且家庭失责如何来监管,没有办法。
西方一些国家,家长如果失责,比如十二岁以下的儿童不能单独留在家里,必须有成年人的陪伴,如果父母多次违反,则可能会取消其监护人资格的,取消其监护资格后,儿童将由社会福利机构来监护其成长。在中国,或许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但是要立法取消失责的监护人资格,成立福利机构来监护这些儿童,是有相当大的难度的。甚至规定父母不能将十几岁的儿童单独留在家中,都很难实现,中国留守儿童问题,已经越来越得到社会人士的关注,严峻的考验着我们对社会发展的思考。
再来说说教育成本的考量。持续的投入是必须的,不过,教育是个见效缓慢,却影响深远的事情。教育是文化的传承手段,更应该成为思想意识改良的实验田。但如果说要从教育追求产出成果的话,素质教育更应得到发扬光大,然而,教育的投入和产出不一定成正比的。日本在二战后的教育政策就是很好的说明,充足的教育投入在70年代至80年代期间的国力提升上显得无比重要,且在90年代后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世界经济强国地位。
以前说国人坐公交车不排队,拥挤、抢座等常常发生,那是因为车太少、座位太少,不抢就没有啦;现在的交通投入多么大呀,你再看看,抢座的越来越少了吧,因为大家上车都有位置,谁都不会因为一个座位的小问题而失掉为人的作风,况且显得多二呀。如果乘坐火车、飞机,那就更是啦,每人都会有自己的座位。想象八十年代的中国,不抢着快点上车,你连站的地方都找不到,所以当时总有报道说国人多没素质,抢着上车,上车了占厕所,要么就是躺在座位底下,那都是环境逼的。那时候车里人多到什么程度,你要是不好意思挤,就有可能憋死。你要说现在国人的觉悟高了,我也不否认,但资源投入大了,一些现象自然就消失了是证据确凿。不过很难有人认同这是对于教育的投入。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技术又是从那儿发展来的呢,是文化环境孕育的,人类历史上每一次的技术进步都是在人类需求的旺盛期,在特定的文化条件下迸发的,在文化氛围中,教育又是第一推动力,可以说教育是文化的第一生产力,那么也是社会的第一生产力。
科学家首先就是思想家。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雷涛
作者雷涛
4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雷涛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